当前位置首页 > 说案

我永远失去了孝敬母亲的机会

2016年05月16日 00:00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再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像我一样大的人,差不多都在盘算给母亲买什么礼物,而我再也没了孝敬母亲的机会了。

  母亲若是活着,今年才67岁,而因为我痴迷法轮功,害她早早地走了。

  1998年,我从北京市房山某中学考到北京师范大学,由于大学的生活相对高中轻松一些,我跟着一位来自河北的同学学了法轮功,为的是锻炼身体。可是没想到,我被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的《转法轮》迷住了,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讲了,人之所以生病,是因为前世遭了业造成的,并且说人要放弃名利情,就能摆脱病业,我觉得似乎有道理。因为那时候我母亲身体就不太好,我就规劝母亲跟我一起学练法轮功,而母亲为了挣钱供我上学,舍不得时间,那时母亲在房山一家餐馆打工。看着母亲辛苦的样子,再想想母亲一直患有高血压,还要吃药,我就很苦恼。下决心修练法轮功,让母亲摆脱高血压 。

  为了让母亲愿意跟我学练法轮功,我就坚持几乎每天都从学校回到房山的家,一开始母亲,不大信我讲的法轮功的好处,随着母亲跟我有规律的锻炼了一段时间以后,母亲开始觉得我这个儿子说的是对的,于是母亲丢弃了吃了很多年的高血压药。母亲不吃药了,当时在练功能好病的心理暗示下,似乎真的好了。其实,后来我才明白,母亲的血压其实并没有降下来,只是感觉不到而已,就像“大法研究会”的成员姚洁说过的,她痴迷法轮功时,自己走路飘飘悠悠地,就以为自己练出了功能,能飞起来了,而实际是高血压头晕的原因。我母亲没有姚洁幸运,像姚洁那样被挽救了,捡回一条命,而是失去了生命。

  99年初,考试补考再一次不及格,我有了不在上学的念头,因为李洪志说过人类的知识都是建立在错误的基点上。于是,我就背着母亲离开了大学,可是学校的辅导员找到母亲,母亲虽然喜欢法轮功,也支持我练法轮功,那时的她还是希望我能读大学的,可是她没想到,我为了法轮功连大学都不上,母亲很生气。

  为了拢住母亲,我就利用母亲觉得法轮功能健身的心理,给母亲讲了没身体啥也没了的道理,甚至编造了我患有肝病只有练法轮功才能好的假话,告诉母亲我们娘俩只要好好练功,其他都不重要。没有文化的母亲,很快被我哄骗过去了。

  不上学, 也能养家糊口,不会有危险。而相信李洪志的“消业”,有病不医治,却是有生命危险的。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和母亲都觉得国家弄错了,那是国家不了解法轮功,于是,我和母亲商量我们必须外出“护法”,后来觉得不妥,因为我父亲早逝,我奶奶还跟着我和妈妈,为了让妈妈照顾奶奶,我就独自去了河北,那时教我练法轮功的大学同学,也正好在老家,他也觉得法轮功是冤枉的,于是,我们在他老家石家庄建了一地底下窝点,打印法轮功反动宣传品。

  由于我不在家,母亲和奶奶都很想我,妈妈也担心我被抓,于是自己独自坐车到河北找我。河北那么大,她那能找到我。由于我怕母亲暴露了我的去向,我走时是没有告诉她详细地址的。由于旅途颠簸,加上心急上火,母亲的高血压加重了,但她相信“消业”,不敢吃药 。当时,我正在石家庄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按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再者母亲也是心诚练功,不该出问题,可是,问题却出了,我母亲永远地走了。而且走的那么凄凉,我没有在她身边,奶奶说母亲去河北找我回到家,就躺下了,奶奶以为母亲累了,也没多问,可第二天也就是11月2日的早晨,奶奶叫母亲起来吃饭 ,才发现母亲永远地走了。

  据当医生的邻居张叔叔检查说,母亲是突发脑溢血去世的。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没有感觉的悲伤,因为我相信母亲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可是,当我醒悟过来以后,我才明白是法轮功害了母亲。

  之后的日子里,每当想起母亲,我心就痛。今年又到了母亲节,哎,我这个30多岁的人,竟然没了母亲可孝敬,我恨死法轮功了。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