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说案

“消业”拒医郑姐命归西(图)

2016年12月26日 15:16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6月2日上午,炎炎夏日,笔者深入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遂州南路169号采访居民姚泽秀,她向笔者讲述郑方秀修练法轮功的详细经历:她说。我和郑方秀是邻居,同住一栋楼房,在遂宁文星街原居委会守大门,天天都要见到郑方秀,她比我年龄大,我称她郑姐,我们相处很好,相互了解。以下是姚泽芳的讲述:

  郑方秀年轻时,人才美貌,身体很好,对人很热情。很早以前,郑姐在遂宁服装公司工作,她和射洪县某单位职工孙进成恋爱结婚,婚后郑姐没有生育,她抱养了一个儿子叫孙林,现在外打工。在九十年代,郑姐从遂宁服装公司下岗了,她因上班积劳成疾,经常咳嗽气喘,颈部发生疼痛,一直在家休养,靠点退休费过日子。

  1997年的时候,遂宁出现修练“法轮功”热,南转盘、公园、南小区等路段到处都有人打坐练功。那些功友说:“练法轮功强身健体,不吃药,不打针,就能治好各种各样的杂症怪病,没病的也可以强身,又可以消灾;练上层次了成仙成佛,保全家平安…”郑姐听说练功好处多,于是她心血来潮,想通过练功治好她的咳嗽病和颈痛症。郑姐开始在南转盘练功,因那里离家很近,不到100米距离,街面很宽,练功的人也多。我经常看到她每天很早就在那里修练,练得很专心,不论天晴落雨,她都要去练功。

  一天早上,天气很冷,郑姐咳嗽厉害,她路过门卫时,我急忙劝说:“郑姐,咳嗽那么严重了,怎么不去医院治病?”她说:“我是大法弟子,要按‘师父’说的做,用练功治病,咳嗽病是我身上的业力作怪,‘师父’会帮我‘消业’的。”我说:“郑姐,法轮功没有那么神吧,要医院才能治病,你有退休工资,还是去医院治病好。”她说,“南转盘的功友都说练功好,能治百病,我还是信她们的话。”说完她就到南转盘练功去了。

  1999年3月,郑姐练功很痴迷,她从街摊上买回《转法轮》、《法轮佛法》、李洪志画像、练功坐垫、收录放机、练功碟子等法轮功资料和练功用具,我经常看到她在家一边听练功音乐,一边打坐练功,对李洪志虔诚得五体投地。当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郑姐想不通,她问我“姚妹,法轮功这么好,师父劝人‘真、善、忍’是好事,怎么要取缔?”我说:“郑姐,法轮功是邪教,练功不可能成仙,那是骗人的,千万信不得,以后不要外出宣传法轮功就是了,要遵守国家法律。”郑姐当时表示不外出练功,她只在家里练功,我也没作更多劝说。

  2001年3月的一天早上,郑姐和张姐(玉华)吕姐、郑某等功友到遂宁公园内打坐练功,并向过路行人宣传“法轮功”,被社区志愿者和巡逻民警发现,郑姐被依法训诫,执勤民警从她家里收缴多份法轮功资料,练功碟子等。郑姐当面表示接受教育,但是内心不愿放弃练功。孙哥(郑姐丈夫)见郑姐不愿放弃练功,心里很着急,担心她外出弘法宣传违法,给家里造成更大的损失。于是,孙哥苦口婆心劝说郑姐,以后千万别外出练功宣传了,要为家庭和儿子着想。郑姐不但不听劝,反而说,“放弃练功,我的业力消不了,功力还要往下掉,以往练功等于白练了..”郑姐说话神经兮兮的,把孙哥急的说不出话来。

  2005年5月的一天晚上,郑姐背着孙哥外出弘法宣传,她利用夜间,秘密到遂宁公园内,向游玩的过路行人宣传法轮功,劝人入教保平安。被社区志愿者发现,将她送到城南派出所,执勤民警再次对她进行了依法训诫。郑姐回家后,我多次劝她要遵守国家法律,不要外出宣传,有退休工资,好生保养身体,有病要去医院治病。郑姐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去医院,医院治病是常人的事…郑姐说话神魂颠倒的,实在难把她说转来。

  2010年的时候,郑姐的身体每况愈下,咳嗽病和颈部疼痛症加重了,走路困难,面容痛苦不堪。我劝她:“俩口子都有退休工资,为啥不去医院治病?病拖久了不好治哟!”郑姐仍然很固执地说:“我不能去医院,相信师父会用法身保护我…”她很生气地说,叫我不要劝,不要干扰她练功。我好心劝她遭到拒绝,真是不可理喻,从此我再也不劝说她了。

  2015年7月,郑姐的身体急剧下降,脸色难看,颈部出现浮肿,人已瘫痪在床,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郑姐家住3楼,我在楼下经常听到她病痛的呻吟声。孙林劝郑姐去医院治病,郑姐死也不肯去医院治病,她说:“病痛是‘师父’正在为我‘消业’,我要坚持练功消除业力...”她儿子孙林纳她没办法,只好顺其自然。

  2015年7月26日,郑姐身体急剧恶化,人已昏迷不醒。孙林立即拨打120救护车,把郑姐送到遂宁中心医院急诊:可是为时已晚,经医生检查诊断:郑姐属颈部淋疤癌晚期,病拖久了,癌细胞已扩散,现已无法医治了,医生劝孙林把郑姐抬回家准备办理后事。当天晚上。郑姐就离开了人世。

  

  郑方秀生前照片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