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说案

命陨邪教的中年女人

2016年12月26日 15:00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六月的武汉,持续阴雨,多变的天气让人不知所措,春夏之交的时节原本是会给人带来美好心情和良多憧憬的,而当下的阴霾和水患却无法让人抒怀。就像12年前的这个时节,杨青华不治身亡的事儿一样,给武汉市武昌区中华路的老街坊们带去的无尽的惆怅。陪着我们一起走入中华路社区的,是在这里工作近二十年的一个钟大姐,她和很多杨青华生前的老朋友们一样,已经陆续搬离这里,走到都府堤一带的时候,这里的老旧房子早已拆改完毕,没有留下太多过去的痕迹,只有街边的几颗老树,还凝望着这片承载太多过去的土地。钟大姐边走边回忆起杨青华生前的一些事情:

  确实没想到她会练功

  “杨青华1953年出生,也算我的知心大姐,跟她同龄人比,她读过一些书,算是比较有文化有思想的人,早先在我们武昌这边一个企业里工作,一直都是工会干事,专门做人的工作的,性格爽朗,爱说笑,给人帮忙从来不计得失,厂里的领导和工友们都比较信赖她,也曾经得过区里的劳模。我们一起的几个姐妹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给她说,她还总帮我们开导。确实没有想到,杨青华自己会走入法轮功,在我印象里,练功的都是些心态扭曲或者压抑的人,我们都觉得她练功挺可惜的,后来还丢了性命,难以置信。”

  伤了身体毁了家庭

  “可能导致她去学习法轮功的原因,就是她身上当时有高血压吧,偶尔有点头晕,看看医生吃吃药也没啥问题,她听信了很多人的话,说是有内火,需要调理生活规律什么的。后来厂里有两个练习法轮功的同事把她带着一起练功,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法轮功是邪教,和其他的气功一样,就那样做做动作,没什么警惕性。但当杨青华真正走入法轮功之后,她出现了一些变化,这倒是让我们产生了一些疑虑。一个是经常抱着法轮功的书看,走哪里都看,有时候开大会,她要发言之前,都在看那个书,还时不时地动员厂里的工友们也学学法轮功。二个是她的夫妻关系恶化了,倒也没什么别的,就是管孩子少了,家务不太做了,每天都东跑西跑去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后来和我们也很少交流了,碰到了也是一心说自己练功的事情,像是中了邪,还劝我们也练,我没听进去。大概是1998年冬天的样子,她突然晕倒在办公室,我和两个同事扶她起来,坐到沙发上,给她喂降压药,可她迷迷糊糊地就是不吃,说是已经停了一年了,吃药会影响修炼法轮功,会降低她的法力什么的。我和同事笑笑说她胡说八道,可她非常认真地强调这是真的。我们没有理会她,但也无法劝她吃下降压药,她自己解释头晕是因为上了层次,还没有适应身体的变化,我们很惊诧。后来我把这个事儿给她丈夫说了,她丈夫很生气,说杨青华在家里就说自己高血压早好了,练功练好的,不用吃药了,吵架逼她也没用。夫妻关系越来越紧张,连孩子也不喜欢跟她在一起了,总是躲得远远的,害怕她那副练功的样子。”

  病入膏肓坚持拒医

  “1999年夏天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杨青华被厂领导批评教育了一次,但她心里很抵触,坚持认为法轮功是好功,其他人劝说也都无效。家人和反邪教志愿者们奉劝,让她不去外面活动,她就转而在家里练,还偷偷跑出去和其他功友串门交流资料。而那时候,她不仅是严重高血压问题了,还有了心脏病,有病不看,药也不吃,身体状况变差得很快,我们身边几个姐妹心疼得不得了,但是拿她也没办法,最后一次去她家给她做工作的时候,看到她浑身浮肿,但是却比以前瘦了好多,以前整洁干净的形象完全没有了,也不太说话,我们说什么,她都不回应。直到我们提起,就算要继续练功,也得顾着身体,该看病还得看病的时候,把她激怒了,她极不耐烦地嚷着那是在消业,是走向什么圆满的过程,让我们这些凡人都不要管她,还说我们没救了。我看那时的她,已经真的没救了。”

  命陨邪教痴心不改

  “她走的时候,是2004年的这个时候。记得当时她丈夫把她送去过医院,但是并没有接受治疗,也死活不愿意吃药,强扭着待在医院好几天。医生诊断她已经到了重度高血压和心脏病,但是不配合治疗,谁也无法挽救她。弥留之际,杨青华还是依依不舍自己的法轮功,说师父会救她,大法会把她度向天国之路。家人亲友在一旁哭成泪人。终于,她死于脑溢血,是法轮功给她的生命打了一个催命针。她走的时候是51岁,今年是她去世十二年了,有时候想起她,想起这些事情来,我们几个姐妹都会眼眶湿润。”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