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说案

练功让她付出惨痛代价!

2016年12月26日 14:49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张晓燕,四川省机械设计院的退休职工。在她退休之前,一家人生活平平淡淡,和和睦睦,与丈夫相亲相爱,女儿也很有出息,左邻右舍关系也不错。

  1997年9月从岗位退休后,张晓燕在家闲着没什么事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后听人说练习“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消灾避难,修身养性,学“真善忍”做好人。于是就跟着小区辅导站的骨干开始习练“法轮功”。开始她的生活还算是规律,每天除了早市去买菜,陪丈夫看报纸喝茶,就是读李洪志的《转法轮》。

  1998年5月,丈夫对她说:“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练法轮功了,总觉得练这个有问题”。她当时不以为然,没有听丈夫劝告,她反而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过了一段时间,丈夫又劝她不要练了,她却说师父的“法身”时刻在身边,希望师父能看到她和家人那份执着的心,反而蛊惑丈夫一起练。为了跟随师父一起“圆满”,她把修炼“法轮功”当做今生今世最神圣的一件大事去做。

  1999年2月,丈夫在家做饭,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因抢救及时,导致左半边身体中风。她当时正痴迷于“圆满说”,丈夫中风住院的事,让她恐惧,心想是不是平时练功不虔诚,被师父惩罚了。于是她急匆匆地找到“层次高”的功友打听,功友们听后大吃一惊,说道:“看嘛!你丈夫经常阻止你练功,肯定是被师父惩罚了,你赶紧把他接回家,天天虔诚练功,为他消业,他一定会慢慢好起来。” 于是她不顾医生的劝阻,强制把丈夫接回家,刚开始她还在练功之余为丈夫按摩擦身。过了几天,发现丈夫没有好转的迹象。这时又听到功友说:师父觉得你还不够努力,没有放下亲情,专心练功,所以效果不好。她听后便决定不受其他干扰,每天早出晚归到功友家练功,争取早日为丈夫“消业”。

  不到一周的时间,由于无人照顾,丈夫的病情更加严重,丈夫便偷偷叫回女儿。女儿回家看见只有卧病半瘫在床的父亲,失声痛哭,问道:“我妈呢?”这时丈夫才告诉女儿,“你妈自从迷上练功就不管家里的事,最近更疯狂”。女儿听完很气愤,马上就去找她,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直到晚上十点左右,她才迈着蹒跚的步子回家,一看女儿满脸怒容,心里疙瘩了一下,便听到女儿大声质问:“你到底在干什么!练个什么功,家也不要,爸爸也不管”。张晓燕听完又气又呕,说道:“我每天练功为他消业,为家求圆满,你居然敢吼我,你简直就是魔鬼,你给我滚!”

  面对无法理喻的她,女儿只有准备带父亲离家送往医院治疗,她一看心里就急了,边吼边闹:“我天天练功为你爸爸消业,为这个家求圆满。你现在倒好说带走就带走,岂不就毁了我这么长时间辛苦修炼的心血吗?看来,你们真的像师父说的那样,不是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在天国,那里有美好的法轮世界。不如我现在就送你们去天国吧!好让你们早点去享受天国的乐趣。”边说边对女儿动起了手,她使劲掐着女儿的脖子,在争斗中,她疯狂的举动把丈夫推下楼梯,女儿见大事不妙,赶紧叫来救护车,然而丈夫在去往医院的途中与世长辞。

  女儿从医院回来说:“妈!爸爸再也回不来了,以后这个家就你一个人了,爸爸再也不能陪你了!你不要再练功了,放弃吧!如果你早听爸爸的话,也不会造成今日这种局面,现在爸爸没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早晚也会把自己害了。”“你说什么?!你这是在侮辱我师父,是会有报应的,快闭嘴!”她不许女儿侮辱师父。“妈,如果你不放下心中扭曲的执念,那我们的母女情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这是女儿离开她时最后说的一句话。丈夫的葬礼之后,女儿头也没有回就走了。

  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她接到功友的通知,叫她不要听信政府的谣言,他们这么做早晚都会遭到师父惩罚,师父以前就说了,“叫你不练,你就不练了,你是为他修的吗?再说了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等等。功友们还劝她,说丈夫走了那是好事,他是到天国去了,那是一个极乐世界,叫她不要不开心,以后练功也没有人阻拦你,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放心吧!师父会照顾你的。

  看着偌大一个房子,此时再也没有丈夫在阳台上看报纸的情景,以前一家三口在家有说有笑的日子再也回不去,空落落的家,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回想女儿临走时说的话,和丈夫生前的日子,一幕幕的画面不停在脑海里翻转,她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大半辈子的夫妻,丈夫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离开了,女儿也走了,这就是“求圆满”的结局吗? 张晓燕陷入了迷茫和痛苦沉思之中。

  后来,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不断帮助下,张晓燕慢慢认识的所谓师父口中的“圆满说”也不过是一个华丽的谎言罢了,自己的痴迷和偏激导致丈夫早早离世,女儿离家出走。她多希望世界上有后悔药,让丈夫回到她的身边,相互陪伴,承膝下之欢,享天伦之乐。但醒悟来的太晚了,练功让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