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说案

痴迷全能神,变成不孝女

2016年07月03日 14:29    作者:徐丽(口述)兰山(整理)    来源:凯风山东    [纠错]

  我叫徐丽,今年42岁,家住淄博市高青县徐家村。

  我丈夫从事运输配货业务,通过几年的努力,家庭经济条件逐步改善。新盖的楼房,宽敞明亮; 整洁的院落,布满绿荫花香。一家人生活得有滋有味。可因为痴迷全能神,害得我成了不孝女,美满幸福的家险遭毁灭顶之灾。

  我自幼相信神灵,相信星宿命运,总向往着能过上神仙般无忧无虑的日子。

  2012年春天,一位亲戚来我家做客,对我家一番赞叹后,说我能有如此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全是“神”的保佑,是被“神”选中“人性好的”的传福音对象,如果信奉全能神,“神”就会更加保佑我们全家,日子就会越过越好。在不久之后“世界末日”就会降临,只要有诚心,信奉“神灵”,常在“神”面前祷告,听从“神灵”的指示,不仅能得来“洪福”,还会免灾避病,躲过“世界末日”这一劫难。

  经她一番劝说,我不由出了神,流露出强烈的渴望,为了福及家人,为了消灾避难,我满口答应,从此起誓加入到全能神,成为全能神组织的一员。

  自那以后,我按照全能神组织的要求,使出浑身招数在附近邻村“传福音”,费尽口舌地发展“新人”。丈夫经常出差,早出晚归,作为妻子本该体谅心疼,可为了“传福音”,操持家务等事再也不那么上心了,烧火做饭更是没时间弄了,丈夫深夜回到家经常连饭都吃不上,开始对我抱怨,我却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是在为家庭做贡献,心里一点都不内疚。一门心思地用“传福音”的方式来代替对家人的关心、弥补对家庭的欠缺和责任。

  为了尽快提高层次,我把家里的两头母猪卖掉交了奉献款。就连在县城上学的儿子每周回家换洗衣物、改善生活等,我都丝毫不操心,让他自己打理。儿子感觉到我的变化,多次责问我,我根本不把儿子的话放在心上,执意地认为自己是在做对家庭、对家人、对儿子有好处的一件大好事,可以保佑丈夫平安发财,可以让儿子学习进步、成绩优异、出人头地!

  我的所作所为,终于惹恼了丈夫。往日的体贴、温馨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安宁被打破了,我和丈夫开始无休止的争吵。时间一长,丈夫心灰意冷,经常在外留宿,有家不愿回。对丈夫的行为抗争,我不但没有自责,反而感觉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天地,可以自由自在地“传福音”了。

  原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使家庭更加幸福,儿子学习更加优秀。可事与愿违,丈夫报怨我而不回家,儿子知道我信全能神不理睬我,变得心事重重、成绩很快滑坡,老师多次找我谈心,我都不以为然,还幻想着只要我虔诚地为神做工,全心全意“传福音”,就会得到“神”的护佑,能保我全家躲过“世界末日”,儿子成绩也一定会再上去。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是对我的考验!

  可我没想到,儿子正处在青春叛逆期,既接受不了我的神神叨叨,也厌烦这个没有温暖的家,还未等到中考就弃了学,独自在社会上游荡。

  最揪心的是我的母亲,都70岁的人了,还患有血栓瘫痪、高血压、心脏病。自2011年父亲去世后,整日沉默寡言,身体越来越差,每年都要定期去医院检查治疗。原本我与姐姐两人轮流照顾母亲。2012年初冬,正是我照顾母亲的时间,因离“世界末日”期限越来越近,我为了“传福音”对母亲不管不问,经常留她一人在家,整天不是在外“为神做工”,就是带人到我家聚会。见母亲疑惑,我就说是在做一件挽救人类、拯救世界的大事,还动员母亲跟我一起信全能神,以驱赶病魔,逃过“世界末日”。

  母亲身体本就不好,见我一门心思都在全能神上,不搭理家务事,心情非常不好,加上生活不规律,吃药不及时,血压又高到了160-170,终于在12月21日又晕倒了,我坚信“神”会帮助她老人家渡过这道坎,没有送母亲去医院救治。

  眼看“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我怎能前功尽弃、坐等观望呢!于是我丢下昏迷的母亲,给姐姐打了个电话让帮着照顾下母亲,就和几个信徒聚在一起不停地祷告,企盼能躲过一劫,可这一天地球没有爆炸、江河没有断流,世间万物照常运转,什么都没发生。

  等我回到家,母亲早已被哥姐送去医院救治,病情才稳定下来,我却坚信这是我用心祈祷全能神的功劳!

  为了母亲的身体,我上门做哥嫂的工作,劝他们加入全能神,用我们的虔诚和神的护佑,剥离病魔对母亲的纠缠,省得再大把吃药,挨针遭罪。哥嫂见我不可理喻,把我轰出家门,我仍不死心,继续外出“传福音”,整日不回家。母亲见我死不悔改,急火攻心,突发脑血栓,虽及时诊治,医生说是脑部血管有斑块堵塞,影响了正常行动和说话交流,需要保守治疗和慢慢恢复。我反而认为这是他们不信全能神的恶果,甚至认为是她的报应。

  几年来,母亲在哥嫂姐姐的精心照顾下,通过理疗医治,逐渐恢复了说话和行动能力!而我一直没有等来“洪福”,“世界末日”也没有到来,看着周围几个功友相继死去,留下了孤苦伶仃的父母和孩子,我的心一次次受到冲击,加上亲人苦口婆心的劝说,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奔溃了。

  回想在全能神三年多的日子,仿佛一场梦,本想信了全能神能得到福报,却最终弄得夫妻反目,儿子辍学离家,更让母亲拖着病体为我操心,我愧对丈夫、愧对儿子,更愧对年迈的老母亲。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