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聚焦

喝下百草枯前的2小时……对话“杀鱼弟”父亲

2018年08月10日 10:21    作者:盖幸福 熊苗 孙镇镇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纠错]

  小孟睡着了,爸爸给他盖毛巾被。 记者盖幸福 摄

  7月31日晚,几口百草枯,把“杀鱼弟”一家的生活焦点,从卖鱼的水产店拉向医院。

  “杀鱼弟”的真名为孟凡森。8年前,因娴熟的杀鱼技巧,及视频中看上去与9岁少年不相称的“犀利眼神”,小孟成为网红,人称“杀鱼弟”。8年后,一场争吵,让17岁的小孟冲动之下喝下百草枯。已经近乎被人遗忘的“杀鱼弟”,再次受到公众关注。

  在齐鲁医院观察室,小孟的爸爸老孟,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讲述孩子喝百草枯前发生的事情。这段关键时间,约两个小时。

  一碗5个鸡蛋的炒面

  山东兰陵大发水产店,位于苏州市官渡里立交桥化肥厂附近的农贸市场内。

  下午5点多,看摊儿的小孟累了,让妹妹去对面卖鸡蛋摊点前,买5个鸡蛋。摊主是老孟的老乡。妹妹拿去用于买蛋的5块钱,对方没有收。

  小孟提着5个鸡蛋,到水产店斜对面一家小吃店里,让人炒了一碗炒面,将5个鸡蛋全部加进去。小孟用带去的不锈钢盆盛着炒面,带回店里吃。

  “我儿子饭量很大,要吃15元的炒面,少了都不够吃。”对于儿子的饭量和体格,老孟向来满意。

  小孟吃炒面时,老孟拿着弹弓在把玩,对儿子说:“今天早晨你给里面那个陈家,送了多少黑鱼?”小孟回答“一百来斤”。老孟嘱咐:“你把账理一理,算算多少钱。”

  老孟事后回忆,得亏这碗炒面,要不然孩子喝进肚里百草枯的药性会更烈。

  在吃完炒面后的半个小时里,老孟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接听,话筒里传来争吵的声音,里面两个声音他很熟悉,一个是当天早上买鱼的陈姓客户,另一个是儿子小孟。

  两毛钱的争吵

  老孟听到这里,暗叫不好。还穿着拖鞋的他,迅速甩掉换上布鞋,跑向争吵地——陈姓女客户的摊位。

  儿子在与人争吵,焦点是“早上卖出的黑鱼价格是11.3元/斤,还是11.5元/斤”。女人朝老孟求证:“你说是不是按十一块三?”

  老孟解释,此前,因生意上的来往,这个客户与自己家有过过节。但是后来都说开了,也和好了。可能孩子还过不去那个坎儿,于是发生争执。

  因老孟有特殊货源,进的鱼价格低。市场内有摊贩从大发水产店进货后,再在市场上零售。上一周价格都是11.5元/斤,这一周因价格下调,老孟给这位陈姓客户承诺按11.3元/斤,但没有告知小孟。

  老孟朝儿子吼道:“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结账的?”——这是当天老孟第一次朝儿子吼。

  老孟说:“我去了为了照顾面子,肯定要先熊自家孩子。”然后,用手摁了儿子的头。小孟愤愤不平,气得一喘一喘。嘴里喊着“饶不了对方”之类的话,带着气跑回自家水产店。

  老孟面对记者再次解释说,应不是两毛钱的事情,两家出现过不愉快,孩子是知道的。孩子是年轻气盛,毕竟还是个孩子。

  爷俩动了手

  在自家水产店中,父子矛盾升级。

  看到儿子在生闷气,老孟问:“我没让你去吧?”小孟情绪激动,反击:“你让去的!”

  “要是我让你去的,我今天就死!”老孟甩了狠话,并用了“死”的字眼。然后爷俩动了手,小孟掐住爸爸的胳膊,老孟卡住小孟的脖子——这是爷俩唯一一次动手。老孟说,现在我不会跟儿子动手。“他一米七高的个头,体重155斤,我自己才142斤。现在不敢和他动手,一个是担心降不住儿子,还有另一个担心:一旦动了手,以后没办法再用语言管教他了。”

  在爷俩争吵时,3个成年人来劝架。几个人都劝说,孩子不应该和父亲吵架。小孟妈妈也说了他。老孟分析,“后面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孩子面子上被说得挂不住了。当时他一个同学也在对面看到了,这可能让儿子更感觉没面子。”老孟进一步分析:“小孩子也要面子。这个同学也不上学,帮家里卖菜。以前都在市场里面卖菜,这一天下午剩了点芹菜什么的,便将摊位临时支在水产店对面。”

  小孟指责父亲:“和外人吵架,却向着外人,不帮我。”

  然后,小孟就走向店里间。

  赤膊往医院跑

  很快,小孟喊妹妹进去。老孟听到后,跟着进入里间。“前后1分钟都没有。”他看到了一个白色塑料瓶,着急问儿子喝了什么!小孟说,没喝。老孟看到儿子嘴里确实没有什么。

  老孟说:“如果你喝了,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老太爷、你妹妹,还有我们了。”小孟承认自己喝了百草枯。“他说只是为了吓唬吓唬我们。”老孟看到瓶子上,确实写着百草枯的字样,“不管喝了没喝,抓紧时间到医院去。”

  老孟借了辆满电的电动车,带着小孟赶往距离最近的苏州市市立医院东院。

  从发现到赶到医院,父子俩只用了17分钟。在医院出示的监控镜头里,两个赤膊男子正慌慌张张跑进医院,上面的时间显示为18时49分。

  跑在前面的是老孟,紧跟着小孟。两人拼命往急诊室跑。到了医院,他们告诉医生,小孟刚喝了百草枯。

  医生反复询问核实,是否确定是百草枯。

  老孟告诉医生,确实是百草枯,他看到了白色瓶子上写着百草枯。

  随后,紧急洗胃处理。

  当时,医生告诉老孟:“如果真的是百草枯,死亡率接近100%。”老孟听后,心凉了。

  在医院抢救的前几天,亲戚朋友都前往医院看小孟。

  “当时真的是以为这是见最后一面。”老孟说。

  ●病情进展

  病情暂时稳定正待全面检查

  “儿子今天情况还不错,早晨喝了一小杯粥,就是嗓子和舌头疼。”9日下午4时许,孟凡森刚拍完CT,他的妈妈王凡告诉记者,结果要10日早晨才出来。

  “可能躺久的原因,他老说累,不舒服。”王凡告诉记者,孩子这些天基本都是躺着,今天看起来不错。其间,她把好心人送来的西瓜切得薄薄的,孟凡森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西瓜吃下,吃完后说有点饿了,他爸又去买的粥。

  孟凡森能够吃下东西,真是一件高兴的事,这是不是就代表病情好转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主任医师菅向东9日介绍,今天是他入院第5天,目前病情还算稳定,在可控范围内,再过一天做个全面检查,然后根据结果制定治疗方案。

  王凡说,从出事到现在已经花了11万多。“问亲戚朋友借了3万多,在这儿一天要花3000元左右,听说要住20多天,但无论花多少钱都得给孩子看,只要能看好,怎么都行。”

【责任编辑:肖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