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琵琶女遭遇了怎样的人生?

2018年01月25日 00:00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小伙伴们还记得这位女孩吗?

  看见她,你想到了什么?

 

  一个有着花容月貌般美丽的姑娘,

  一个具有特殊音乐天赋的少女,

  曾经一首琵琶曲《大浪淘沙》的弹奏,

  让整个考场静无声息 ,

  只有琵琶的音乐声在流淌……

  演奏结束,考官称为这是附在音乐上的鲜活的生命和奔涌的感情……

  对!没错,这位姑娘就是陈果,原中央音乐学院琵琶专业的大学生。

 

  陈果,在老师眼里是一个具有超常音乐天赋,对音乐有特殊领悟力和感受力,是个用心弹琴的女孩,曾经作为琵琶独奏演员被选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在参加出国演出中均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陈果,在妈妈眼里,是一个乖巧听话,孝顺很有毅力,音乐感很强的一个女孩……

  陈果,在同学眼里,是一个乐于助人,勤于学习,活泼开朗的好学生……

  但这一切都毁于2001年1月23日那场腾腾燃烧的邪恶之火……

  若无邪,陈果的青春会更美好

  在扼腕惋惜之余,假如陈果当年没有参与那场集体自焚,那么,今天的陈果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也许,她已经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继续深造或者进入某一个音乐团体,凭借超人的音乐天赋和出众的容貌,驰骋在琵琶殿堂,成为一名深受观众喜爱的琵琶演员。

  也许,她,早已恋爱,品尝甜蜜的爱情,两人彼岸红花心牵挂,月下交融百年好,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也许,她,已经育有自己的儿女,成为一名微笑轻言莲步生的好妻子,温文尔雅地爱着老公,尊老扶幼受众人称赞,拥有令人艳羡的完美家庭。

  也许这十几年来,陈果观遍无数祖国名山大川,领略九曲黄沙的气势非凡,聆听着大自然的低吟浅唱,观赏着在日光的轻抚下色彩斑斓的清水,一切都美得让人不敢相信它们的存在。

  然而这一切,只是也许。惋惜之余,正如陈果自己所说:自从练习上“法轮功”,从小开朗活泼的自己变得越来越内向孤僻,除了与所谓的功友交流学法外,生活中再不会和谁沟通了。

  美丽是这样毁灭的。

  2001年1月23日,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的除夕,为了“圆满”的梦想,陈果等7位“法轮功”痴迷人员,听信李洪志的召唤,点燃手中的死亡之火,终使鲜活的青春褪去希望之彩,曾经广袖轻舒的双手再也弹不出任何珠玉声声,曾经充满青春活力的容颜,瞬间转为憔悴斑驳、不忍卒视的创痕。“法轮功”让一个花季少女伴着一生的噩梦。

  你一定很纳闷,“法轮功”不就是一个叫李洪志的人搞的吗?能让人自焚?答案是确定无疑的。

 

  (陈果自焚前后的照片)

  2000年8月12日, 已经叛逃美国的李洪志向国内的弟子发出《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 怂恿弟子要,“去掉一切常人执著, 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从而达到更高生命境界”,并且蛊惑弟子,“放下生死”走向“圆满”,“白日飞升”进入“法轮天国”。

  受李洪志邪说蛊惑,其中包括陈果在内的来自河南省开封市7名“法轮功”痴迷者来到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严重烧伤的骇人悲剧,事件的发生震惊世界。

 

  7名“法轮功”痴迷人员在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

  当事人陈述,境外媒体报道、学者调查,均证实自焚事件系“法轮功”所为。

  香港《大公报》、《公正报》等媒体在社论中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自焚的‘法轮功’分子是被李洪志活活害死,这是有迹可循、事实俱在的。”“‘法轮功’邪教的祸害已经发展到自毁毁人,以所谓‘以身殉教’的极端行为冲击治安、挑战法治的疯狂地步。”“自焚事件是‘法轮功’为邪教的铁证。”

  法国《欧洲时报》发表评论说:“近来北京出现的自焚事件完全是在李洪志发出‘忍无可忍’的叫嚣后发生的。李洪志从一开始宣扬迷信到现在指使痴迷人员去自焚,这哪里是在练功健身,或者是叫人向善?就从这一点也可看出‘法轮功’早已堕落成了邪教”。

  美国邪教问题研究和干预专家瑞克·艾伦·罗斯通过对当事人的走访和调查后,明确的说:李洪志的邪说对“1.23”受害者们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我同郝惠君和她的女儿陈果见过面并进行过采访,她们两人都曾经深陷“法轮功”……。遗憾的是,在我看来,“法轮功”成员宁愿死守不合理的阴谋论,认为中国政府策划了自焚(事件),却不愿直视导致那场事件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在我看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这起自焚悲剧是一种公然侵犯人权的行径。

 

  (罗斯先生采访郝惠君陈果母女)

  “1.23”事件并不是“法轮功”制造的唯一自焚悲剧。

  ●1999年4月26日,陕西华县“法轮功”痴迷者孙杰幻想“成神成佛”在家中引火自焚死亡,死时呈盘腿打坐姿势,怀抱录音机,右胳膊夹着有关李洪志的“经文”。

  ●1999年7月4日,西屯留县王庄煤矿退休工人李进忠和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学生常旭驰因相信自己修炼“法轮功”已“功成圆满”,可以升天,在寺底村北约两公里处的一块洼地里相对而坐,自焚身亡。

 

  (李进忠和常旭驰自焚现场)

  ●2000年4月7日,河南省息县项店镇曹集村曹丽向往“法沦世界”,享受“飞升的美妙”,自认为已修炼成佛,带着1岁的儿子一起在家中自焚身亡。

  ●2001年7月1日上午10时许,一个名叫骆贵立的“法轮功”痴迷人员因一心想成为李洪志所说的“神”而在南宁民族广场东侧空地上席地自焚,经抢救无效于7月2日8时40分死亡。

  ● 2003年9月29日,河南省济源钢铁公司职工、“法轮功”人员王保涛在济源市世纪广场自焚身亡。

  ●2004年初,湖北省红安县“法轮功”痴迷人员刘杏桃相信“解脱”才能“圆满”的邪说在自家自焚造成大面积烧伤,抢救半年后不治身亡。

 

  (“法轮功”痴迷人员李晓英自焚死亡)

  ●2005年11月2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痴迷人员李晓英在北京市南长街南口东侧便道上自焚死亡。

  一起起血淋淋骇人听闻的自焚事件,暴露出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就是那腾腾火焰烧不掉的“杀人经”,暴露出“法轮功”邪教组织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罪恶本质。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999年7月因痴迷“法轮功”致死人数已达1404人,而由此导致精神障碍的患者则难以计数。

 

  邪教“法轮功”带来的危害罄竹难书,它让美满幸福的家庭破碎,它让和善友爱的人疯狂,它让冷静理智屈服于邪念!

  琵琶女陈果还能挺起来吗?

  一把邪火烧掉了陈果的美丽,更烧毁了陈果的才艺,也烧没了陈果的美好前程。

  人们的心在痛,尤其令人感到心痛的是,陈果竟渴望着将来还要弹琴。当记者问陈果,“将来你还想弹琴吗?”陈果努力地点点头。

  陈果爱琵琶,琵琶的殿堂也已经向她招手,向她微笑。可就在这时,她被邪教“法轮功”控制了。她在走向自焚时,她的琵琶殿堂梦想也就永远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了。

 

  陈果自焚后在医院治疗

  自焚后的陈果意识到“法轮功”是邪教。陈果回忆那时的感受说:“弄成这样,我心里很痛苦,身体和心理上都承受着这种压力,开始后悔了。把我害成这个样子,我已经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了,我痛恨‘法轮功’。”

  此时的陈果,多么希望能回到舞台上,去演奏那急切如雨打芭蕉、舒缓如绵绵细雨的琵琶曲,去体会那恣意奔波挥洒的青春。

  大爱,助陈果圆梦。

  绝望中的陈果,终于迎来了希望。2014年,慈善家陈光标帮助陈果母女,在美国进行了高科技整容手术,比起整容前,陈果的样子的确改观了很多,戴上了假发,五官至少分的出来了,以前完全被植皮盖住的眼睛也能看见了。陈光标的援手相助让这个曾经美丽的女孩,迎来新的人生。陈果说:“我要重新开始,安排好自己的人生”、“多看点书,写点东西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愿陈果的人生从此开启新的明天。

 

  (陈果整容归来)

  这场历史的灾难,让一个琵琶女失去了美丽的人生,也让人们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恶。“法轮功”,是那吐着猩红长信的毒蛇,吞噬世间的美好;“法轮功”,是那呲着森白獠牙的豺狼,嚼碎人间的亲情;“法轮功”,是那袒露狰狞狂笑的撒旦,在制造着人间一幕幕惨剧。只有远离邪教“法轮功”,才能远离死亡,远离灾难。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