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如何利用亲人助推教育转化

2017年09月22日 11:11    作者:于慧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邪教人员带给亲人的伤痛往往是最深的;而迫切盼望其回归正常生活的,恰恰也是亲人。恨之深、爱之切,如果亲人具备了预警和处置邪教的办法,不仅可以及早发现痴迷邪教的迹象,减少或避免邪教带给他们的伤痛,而且对于已经陷入邪教的亲人,他们可以救助或配合救助。 笔者以“全能神”邪教人员的教育转化为例,谈谈怎样发挥亲人的助推作用。 

 

    一是教育转化前,争取亲人的支持 

 

    亲人是防控和教育转化邪教人员的前沿岗哨。如果争取了亲人的支持,就能充分了解邪教人员的个性特点、特殊经历以及痴迷原因、过程,甚至能从亲人那了解到其痴迷邪教的症结,这些对有步骤、有针对性、科学地教育转化尤为重要。特别是对于那些隐藏在家偷偷活动的痴迷者,如果家人及时发现其行踪马迹,并尽早把他们纳入教育转化的视线,那么,就可以防患于未然。同时,家人的支持,也为教育转化的合法化提供了必要条件。如莒南县原“全能神”痴迷人员李某,就是其家人发现她私藏并偷看《话在肉身显现》“全能神”书后,及时把她送到学习班,阻止了其痴迷的邪路。 

 

   二是利用亲情,唤醒邪教人员的理性 

 

  受邪教精神控制,加上“全能神”邪教网站的歪曲宣传,使得有些痴迷者惧怕转化,不惜采取伤残自己的极端手段抗拒教育转化,如有的绝食、有的撞墙,甚至有的自杀。对于此类失去理性的痴迷者,亲情的呼唤往往能起到安稳剂的作用。如沂水县“全能神”邪教人员孙某,因散发反宣品被抓进了看守所,为了挽救孙某,看守所的干警们联合我们心理咨询师对其帮教,可孙某采取绝食对抗。针对年轻母亲难以放下孩子的柔弱心理,我们让她丈夫带着年仅5岁的女儿来到绝食的孙某床前,喊她“妈妈”、“妈妈”······女儿的亲昵,终于使孙某睁开了双眼,放下了为邪教丢弃生命的邪念。

 

   三是巧用亲人的伤痛,促使痴迷人员做出决断


   在教育转化过程中,被帮教的邪教人员通常有思想斗争比较激烈的时候,恰当运用亲情,可平稳情绪、唤醒良知,促使他们做出正确的决断。如被帮教的邪教人员,经过系列的事实教育和理论分析后,一般都会承认邪教伤害家庭、残害生命、破坏社会的事实,也能明白这些惨案发生的诱因是邪教教主歪理邪说的诱导。但是,由于长期痴迷,他们已经把邪教作为精神拐棍,从惯性和感情的因素上,他们仍然很难做出远离邪教教主的决断。此时此刻,把他们亲人受邪教侵害的伤痛展现给他们,往往能触动他们,进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如菏泽市的牛某,相信“全能神”能保佑自己以及家人,通过观看“全能神”信徒有病不医治死亡的案例以及赵维山“造神”的经过以后,她心里明白“女基督”不是神。但是,长期受“全能神”邪教组织的精神控制,使她内心里还是惧怕神的惩罚,而面对家人坚决阻止她再痴迷“全能神”的态度,她很是矛盾。此时,她丈夫推心置腹跟她谈,在她痴迷“全能神”7年来家人的煎熬,特别是回顾了在她离开出走的那段日子,孩子哭着要妈妈,丈夫、父母那些撕心裂肺的牵挂。她终于明白是自己神化了“全能神”。

 

    四是依靠亲人的力量,促使邪教人员坦然面对法律


    教育转化邪教人员,仅仅让他们在思想上认识了邪教的本质和危害,还不能保证他们真正摆脱了邪教的精神控制,成为了一个正常人。而要他们彻底转化,必须一鼓作气地进行替代教育、肃清流毒教育以及巩固教育。特别是肃清流毒教育,是能否巩固住教育转化成果的关键,因为邪教具有传染性,若不杜绝其与邪教资料和邪教人员的再接触,思想波动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其他邪教人员再拉回邪教圈。为此,在他们看清邪教的本质和危害以后,还要让邪教人员交出自己存放的邪教资料、说清自己所做的事情,包括涉及与其一起做事的其他邪教人员,以肃清能引起其再次感染的毒素。而此时,邪教人员往往担心自己被法律制裁、更怕出卖“朋友”(一起信教的)。此时,让亲人告诉他们担当的重要以及亲人不会丢弃改了错的人,他们往往会有亲人支持而放下思想包袱、淡然面对法律。如费县邪教人员王某,当他妻子告诉他无论他判多少年,她都会在家等他,并抚养好孩子、照顾好老人,只要他制作知错改错。听了妻子的话,王某当即交代了自己“奉献”给邪教“全能神”组织50多万人民币的事实。王某的坦白,不仅为他自己争取了法律宽大处理的机会,更为肃清邪教毒素、净化环境提供了条件。 

 

    亲人在教育转化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在预防邪教侵袭和巩固教育转化成果中,更是举足轻重。望珍视亲情、关爱亲人,共同防范和抵御邪教!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