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昌乐反动会道门“茹素团”覆灭记

2017年10月09日 10:35    作者:营陵居士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历史上反动会道门假借“道”或“会”的名义,发展会员,欺骗群众,骗取钱财,甚至发展武装反抗政府。成立于清朝道光年间的“茹素团”曾经在山东十多个县活动猖獗,不仅组织严密,而且在抗战时期投靠汉奸组织与人民为敌,最后被我人民政府一举取缔。上世纪末“法轮功”、“实际神”等邪教组织又改头换面卷土重来,正如毛主席诗词所言: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历史证明,一切反人类、反人民、反科学的邪教组织,必然会被历史前进的车轮碾得粉身碎骨。

   网罗徒从,建立组织 

  反动会道门“茹素团”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以夏永祥为首,发展组织,著书立说,蛊惑人心。夏永祥,字方田,道号乐真,系山东省昌乐县城关曲家庄人,生于道光三年。三十岁时,正值满清季世,道教衰落,他趁机鼓吹“茹素”,编写《感应篇》、《十八劝》、《三字要》等书,名曰“救世宝筏”(见注释1)。同治八年,夏永祥迁至益都县(今青州市)夏辛庄,继续修道立教,网罗道徒,建立组织,自封“皇帝”。因犯大清律例,益都知县刘坊将夏永祥拒解到济南监禁三年。经巡抚丁宝桢审核,改判夏永祥发配浙江秀水县。年余后回家仍旧传道,曾与安丘道徒李东桥抄写《救世宝筏》多部,赴北京散书三年。归家后,仍坐讲道经,四方徒众常接踵其门。光绪十六年四月初六,夏永祥带着他欺骗世人的“救世宝筏”一命呜呼。

  夏永祥死后,其子夏光斗子承父业。夏光斗,字星元,道号松鹤。夏光斗在其父死后,到青济、江浙、豫东、皖北、平津等地进行活动。1916年,袁世凯阴谋称帝,益都、昌乐两县联合搜查夏光斗家,焚烧“宝筏”多部,禁止道徒往来。夏光斗又以“倡办学校”为名,网罗旧徒,伺机变乱。当时,“茹素团”已迅速蔓延,渐成气候。总寨设在夏辛庄,下设29个分寨,分布于沂水、莒县、历城、章丘、广饶、临朐、寿光、临淄、昌乐、安丘、益都等11个县。总寨头目6名,分寨头目65名。共有道徒2920户,11438人。

  昌乐反动会道门“茹素团”设道首(寨长、参谋)19名,道徒1250名。下设5个分寨,分布在6个区30个自然村。

  “安和寨”设在金山区徐家庙村。寨长马协玉、高文庆、高云轩。

  “义和寨”设在金山区北良村。寨长王会昌、王万成、石立功、张洪滨。

  “永安寨”设在鄌郚区高镇村。寨长赵西明、李永升。

  “仁和寨”设在五图区南解召村。寨长夏伯阳。

  “安全寨”设在乔官区兰洼村。寨长徐元善、毕玉波。

  全县共有“茹素团”兵200人。设团长1名王晋蕃,营长1名石光超,连长4名,书记2名,特务长3名,军需2名,事务长1名。

  助纣为虐,反党殃民 

  昌乐“茹素团”名曰“立教修道,持斋举善”,实则与伪政府串通一气,以反对共产党为目的。

  1943年秋,“茹素团”在沂、莒北部,破坏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斗争,与我八路军交战,持续月余。经张家石岭战斗,被我八路军击退,溃逃至昌乐南张庄。国民党顽固派昌乐县长张天佐派其团副冀象鼎(益都人)携带巨款,对“茹素团”官兵进行慰问。从此冀象鼎与“茹素团”武装相互利用,也为日后张天佐部与“茹素团”相互勾结打通了道路。

  昌乐县地形南北狭长,中间有一条纵贯南北的公路,为昌乐交通中枢。当时国民党流亡县政府将全县划分为两个防守区:公路以东为东防守区,指挥部设在营丘仓上村,县长张天佐兼指挥官;公路以西为西防守区,指挥部设在南张庄,冀象鼎为指挥官,委任“茹素团”团长王晋蕃为副官。冀、王二人均为“有道之士”,彼此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茹素团”进驻昌乐以后,张天佐按月发给养,配以抬枪、土炮等武器。“茹素团”团部少许人员驻张庄指挥部,其余各营队分驻打鼓山区、柳山区、王家槐林、龙王河、马驹岭一带,并在张庄建母堡,杏山子、荣山子、高山、邓阁埠、北李家河等建立子堡,拱卫母堡,互相策应。

  “茹素团”秉承张天佐的旨意,扩大政工编制,巩固队伍核心。除依照建制在团、营、连设有政工人员外,又在排、班设政训员,并推行连坐法,办理互保切结,以期巩固组织,顽固以人民为敌。

  1945年,山东鲁中军区讨伐顽固派张天佐,调集了几个团的兵力攻打荣山子、杏山子、冯家沟南山、张庄四个据点。“茹素团”死力配合张天佐部与我军作战,并大肆叫嚣:“人存地存、人亡地亡,纵剩一兵一卒,也要与共产党拼战到底”在荣山子战斗中,由于“茹素团”石光超部占据高地,居高临下,且顽强据守,使我军遭受很大伤亡。

  1947年秋天,“茹素团”团长王晋蕃奉伪命主政沂水,抽调一部分兵力编为沂水县保安大队和警察大队。保安大队由王晋蕃任大队长,侯英三任副大队长。团副王冠千任警察局长兼警察大队长,王子固任副大队长。第一营营长石光超,第二营营长张陇秋各率所部仍驻昌乐,企图与我军顽抗到底。至1948年春昌潍解放,“茹素团”这股反革命武装被我解放军彻底消灭。

  死灰复燃,图谋暴乱 

  解放后,“茹素团”虽经屡次取缔,但残存下来的骨干分子反共思想根深蒂固,仍未停止反革命活动,伺机东山再起。从1953年秋,被捕释放的老道首田世胜、“茹素团”排长孔宪义、寨参谋王建敦三人就开始潜伏活动,扶乩(ji,见注释2)惑众,并窝藏“茹素团”分子李瑞廷、马应正等人。1954年农历十二月初二,“茹素团”参谋王会昌(俆家庙人),因拒售余粮逃至夏辛庄,藏匿于王洪文家,1955年4月,谷义德谎称去王洪文家借家具,与王会昌取得联系。4月15日,谷义德、王继敦二人偷偷前去王洪文家,以谷义德为主乩,王会昌为辅乩,进行扶乩。此后,谷义德便将一般道徒稀有的《三教心传》给王会昌读,并做了抄录。1955年5月,由谷义德介绍夏九德与王会昌取得联系。同年7月,谷义德、夏九德在王洪文家,以夏九德为主乩,王会昌为辅乩,再次进行扶乩,并嘱其好好“念书行道”。

  1956年2月,夏九德与母亲去北良村王会彩家(姑表兄弟),先与张奎斗取得联系,由张奎斗将张元春叫到北良村,与王会昌、夏九德、高来田秘密集会,当晚以夏九德、王会昌为主、辅进行扶乩,然后商定行动计划。2月15日夜,王会昌、张元春、夏九德、谷义德、田世胜、孔宪义、王继敦七人在谷义德家集会订盟,开展反革命活动。当晚每人都立了愿,夏九德表示:“从今后倡众友效法先祖。”张元春表示:“秉公心倡大道、言行谨慎。”田世胜表示:“令七人同心结成一起......”等誓言,自此以后,便转入猖狂活动阶段。各处搜集道书,拉拢旧有道徒,筹集道费。2月26日,夏九德、谷义德、张元春、王会昌四人,由夏辛庄赴张家下坡村张元春家,在此编写了“反古字汇序”“宝筏书节理”、“吃斋人名册”。其间张元春不仅提供食宿,并为其买办所需物资。为巩固其组织,并确定夏九德、王会昌、谷义德、张元春四人为四子,一切重要问题由四子研究,通过扶乩宣布:“神圣指示”,并大量分发“符字”。为了进一步壮大组织、扩大活动,以王会昌为主发信,将逃亡沈阳的王子元、王士諤召回,准备编写更多的书籍,刻版印刷,以便大肆开展宣传、扩大影响。同时,外逃沈阳等地的反革命分子石光超、田恒祥、王功南等获悉后也相继潜回。嗣后,不断通过扶乩制造谣言。如:“东北是原子区,东至安东,西至山海关,北至佳木斯,3月13日断绝交通,将美军由东崖——青岛登陆,30日回潍县,即可迎接‘明道’坐天下。”并用金纸制造了“收复祖国、普救苍生”八个大字的横幅两幅,中间有白色月亮的布质大旗两面,纸质小旗400余面,纸花328朵,收道费550元。以王士諤为主亲手起草反动标语口号10余条。如:“欢迎国民政府重回祖国,卷土重来,剿共救国”、“蒋大总统万岁”、“向美国大军将士们致敬”等。为遥应蒋美军窜犯大陆,还炮制了“致联合国盟军司令部的一封信”,恶毒辱骂、诅咒我党,扬言“熏莸不同器、尧桀定有分”,以示其与共产党不共戴天,与人民誓死为敌,并预谋由王士諤与夏九德署名作为接头联络代表(王子元曾主动要求作代表),此外,又分别在张家下坡、夏辛庄、高镇等村购置了大量的物资,如笔墨、火柴、火油,各种纸张及收集大批道书,以备‘明道’时用。此后,唯恐被察觉,即决定分散隐匿于北良、崔家漳河、徐家庙、冯家沟等村。其口号是:“安心静养,熟读宝筏,不久明道”。还相互串通分发乩语传单,传单上写“大众放心,勿以为虑,莫看当前紧张,天下已临生路,大军一到,尽成焦土,尔只管心志坚固,同众友相依相靠,不久拨云见天”等等,图谋伺机暴乱,颠覆人民民主专政。

  一网打尽,坚决镇压 

  参加这次暴乱活动的共三个寨:徐家庙安和寨以王同利、王华忠为首;北良义和寨以张奎斗、王文钦为首;高镇村永安寨以赵仁山、赵有绪为首。参加这次暴乱活动的道徒31人(外县不在内)。他们以益都夏辛庄为基地,设官封职:夏辛庄夏九德为三教圣人,昌乐张子修为核斗,王会昌为道务主任,张元春为扶乩生,王士諤为外交,组织领导核心,具体策划,组织暴乱。

  对“茹素团”暴乱分子的频繁活动、密谋策划,我人民政府早有所觉察,并布下天罗地网,等待时机,准备一举粉碎其团伙组织。

  1956年6月29日深夜,丹河区西庵村执勤民兵张文奎、孙文才等,在水长流村前发现四名可疑分子,便对其进行盘问,弄清是去北良集会的“茹素团”道徒,并认出夏九德、谷义德、王会昌是反动会道门头子。从王会昌身上和包袱内搜出道符三张、道书两本、账条两张。张文奎等人立即将其扭送至公安机关。然后顺藤摸瓜,及时破获了发动会道门“茹素团”阴谋暴乱案。同时,捕获“茹素团”首要分子17人,其中伪团长两名、营长1名、排长两名。并缴获反革命罪证:“致联合国军的信”等反动标语304张及反动道书多件。

  根据“茹素团”阴谋发动反革命暴乱的罪恶事实,经昌乐县公安局侦察,人证俱获,昌乐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昌乐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证据确凿,被告人等供认不讳。经确认,这伙暴乱分子虽经多次打击,但仍坚持反动立场,从事反革命活动,情节恶劣,罪行严重。为保障人民利益,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维护社会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的有关规定,对罪大恶极的首要分子夏九德、王会昌、王士諤、王正一、张元春、谷义德、孔宪义、石光超处以死刑;对参与暴乱的从犯,分别给予严惩;其他绝大部分道徒向人民政府坦白,进行了登记,停止了道务活动。

  魍魉蠢动,彻底取缔 

  众所周知,一切邪教和会道门都有其顽固不化的特征,这些顽固分子往往迫于政府的打击,一时有所收敛,但他们人还在,心不死,顽固坚持反动立场,死心塌地与共产党作对,誓与人民为敌。解放后两次被我判刑的首犯潘洪堂就是典型。

  潘洪堂,昌乐县乔官镇潘家槐林村人,自小参加“茹素团”组织。自1958年以来,先后两次被判刑20年。第一次于1958年因会道门复道活动被判刑8年,执行5年,因病保外就医3年;1969年又因会道门复道活动被判刑12年,至1981年9月刑满释放。

  潘洪堂被释放回家后,恶性不改,他经常往高镇村其姐潘秀英(系老道徒家庭)家,并外出抽帖算卦,以迷信活动为掩护,网罗老道徒,进行会道门复道活动。

  1983年9月19日经上级批准,昌乐县公安机关将潘洪堂收容审查。在依法对潘洪堂进行人身和住处搜察时,查处其复道活动的大量罪证。其中有他自己写的“愿文”和“夏老师方田”牌位。从潘秀英家搜出了部分道书和台湾国民党的空飘传单3张。于1983年9月经报请地区公安处批准立案侦察。

  立案以后,又先后收容审查9名骨干道徒,有潘洪义、潘秀英、潘连升、郑文明、郑同福、于复兴、于复乾、郑同顺,并传唤9名、依法搜查20名有关道徒。

  对潘洪堂的审查过程中,发现潘与同监室的诈骗犯郭焕民关系密切。经过对郭焕民进行党的政策教育后,郭供出了潘洪堂发展他入道的犯罪真相。

  潘洪堂供认:他们计划“甲子年明道”。并对其道徒说:“木子(即李)为王,可以‘明道’。”“共产党晚上行动,他们带五星,明了道就明了天,星就没有了。”在监狱内也向郭焕民说过。据潘洪义交代,潘洪堂在扶乩时说:“葵亥年共产党衰退,甲子年垮台,甲子年可以称道”。

  在对潘洪堂进行审查的基础上,依法对有关道徒进行了人身和住处搜查,搜出“茹素团”道书《救世宝筏》及其它有关道书200余本、《夏老师方田》牌位一个、其它牌位5个、匕首3把、手炮1只、手抄本《真人始终》(夏永祥的历史)1本,及其它有关道务活动的抄件300余份。并搜出台湾国民党空飘传单一部分。

  潘洪堂自1981年9月份从劳改队释放回家后,即开始复道活动。他秘密串联老道徒,发展新道徒,这期间组织和参加的大型聚会就有11次之多。聚会时都有商讨有关复道活动的事项,并暗自主持扶乩。

  以潘洪堂为首的会道门复道活动,以算命和介绍对象的手段发展道徒,涉及4县、11个乡镇、23个村,新老道徒72名。这72名道徒中有新发展道徒11名,恢复老道徒61名。受潘洪堂鼓动吃斋和念过《宝筏》书的,最年长者83岁,幼者12岁。高镇村老道徒李有庆,全家8口人,都吃斋、念《宝筏》书。

  根据“茹素团”首犯潘洪堂发展反动会道门以及誓死与我当为敌的罪恶活动事实,经人民法院审理,依法判处潘洪堂无期徒刑,潘洪义、潘连升、赵瑞云、李宝忠、李宝善、于复乾、潘秀英、于复兴等8名骨干分子也受到法律的惩处。随着潘洪堂等人的落网,至此,这个兴起于道光年间,危害社会,殃民惑众长达150多年的反动会道门终于彻底覆灭。

  注释:

  1、宝筏:佛教语。比喻引导众生渡过苦海引达彼岸的佛法。

  2、扶乩:一种占卜迷信活动。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