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妻子“除偶像”险些把命丧(图)

2017年09月01日 16:45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2007年2月12日是个普通的日子,也许很多人已记不清那天发生了什么事,然而这一天对家住四川省汉源县坭美乡的我家来说,却终身难忘,刻骨铭心。因为,就在这天中午,痴迷门徒会的妻子在家“除偶像”把自己烧成重伤,经医院抢救才保住了性命。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把事情原委讲述给大家。

  事情从2006年春节后说起,有一天晚饭时,儿子潘小勇对我和妻子说,他和桂玲(儿媳妇张桂玲)才结婚没多久,如果在家做农活赚不到几个钱,想到外面打几年工,挣点钱再回来生娃儿,问我和妻子要得不?我当时想:儿子儿媳都才20出头,现在周围的年轻人好多出去打工都挣了不少钱,我和妻子身体硬朗,家里农活也干得下来,让他俩出去赚钱也好。于是,我和妻子同意了儿子的想法。

  没过几天,儿子和儿媳就外出打工去了。从那时起,我和妻子开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4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妻子因白天干活太累,晚上早早收拾后就上床休息了。正睡得迷迷糊糊时,屋外传来咚咚地敲门声,我起身下床,打开房门一看,原来是多年不见的邻村熟人王万山,我正要发问时,王万山迫不及待地小声说:“仕强老弟,我是来给你传福音的,你家福报来了”。我听得一头雾水,忙问怎么回事?王万山神神秘秘地告诉我说,他是真耶稣教会派来的神主,是按神的旨意来我家传福音、开新工的。还说只要我和妻子加入门徒会,潜心修炼教会心法,成为教会的忠实信徒,不仅会得到耶稣神恩赐的生命粮和生命水,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也会平平安安、顺顺畅畅……话未说完,听见妻子在卧室着急地问:仕强,仕强,你们说儿子怎么了喃?紧接着,妻子走了出来。这时,王万山对妻子说:“李凤妹子,你家儿子在外面很好,但你们得听我的加入门徒会,不然你们家会有血光之灾,轻者庭院失火,重者人丁减员。”听到这,向来胆小的妻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连声问咋办?还没等我回答,王万山从他的包里拿出两本书说:“你俩放心,答案就在这两本经书里,一本叫《闪光的灵程》、一本叫《慈祥的母爱》,只要你们认真阅读,诚心祷告,神主就会保佑你们万事大吉,全家平安,就算家人有个生疮害病,祷告、祷告就能自然好,一旦死了,那也是上了天堂,进了极乐世界。听了王万山的话,我和妻子答应加入门了徒会。

  第二天早上,我和妻子在王万山的指点下,取下了贴在堂屋墙壁上的画像和照片,接着又将一块中间印有红色十字架的白布在挂正墙中间,然后关上门窗,跟着王万山跪拜“十字架”(后来才知道是门徒会的得胜旗)。过了一会儿,王万山对我们说,从今天起,你俩就是门徒会的信徒了,得抓紧时间诵读经文,熟记祷告语,争取早日修成正果,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好日子。

  王万山走后,我和妻子开始一遍一遍地翻看那两本经书,反反复复地背诵书中的祷告语,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做,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门心思地扑在了“门徒会”上,沉浸在信“三赎”后“生病不吃药”、“祷告能治病”、“消灾避难”、“早晚能升天”的向往中……

  时间到了2007年1月初,一天傍晚,我和妻子又在地上跪着“祷告”,突然听到咱们生产队长在喊:潘仕强,潘仕强,你儿子从深圳打电话来了,赶紧来队上接听!队长话音刚落,妻子催促我说,仕强,咱儿子儿媳都出去快一年了,打电话回来该不会遇到啥事了吧?你快去接呀!我一边起身,一边对妻子说,我们都是“门徒会”的人了,肯定是咱俩的忠心感动了“神主”,让咱儿子在外面挣到大钱给家里报信来了。说完,我推开堂屋门去了队长家,电话里儿子告诉我,他和媳妇在一家玩具厂上班,工资是计件,因为过年是旺季,所以今年不打算回来,但已经给家里邮寄了一千元钱,叫我们收到后买些好吃的……挂断电话,队长问我怎么精神不太好?还说这段时间他很少看到我和妻子下地干活?是不是家里有啥事?我连忙告诉队长说:“世界末日就快来了,种庄稼没什么用,只有信‘神’的人到时才能上‘天堂’,过‘神仙’般的好日子......”还没等我说完,队长严肃地批评我和妻子不该信门徒会,说那是邪教会害人,国家早就取缔了,还告诫我说如果再信,他就到村上去反映。我一听急了,大声反驳道:“亏你还是队长,我好心给你‘传福音’,你不但不领情,还玷污咱‘门徒会’,你就不怕将来下‘地狱’,挨千刀、受活刮吗?”说完,我气冲冲地离开了队长家。回去后,我把儿子给家里寄钱和被队长责骂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安慰我说,儿子向家里寄钱,说明咱信“门徒会”得到了“神主”的保佑,而队长就是个常人,典型的“偶像”化身,作为“门徒会”的忠实“信徒”,咱们得找机会把他清除掉,否则以后这周围都不“洁净”……

  腊月二十五的中午,我从乡邮电局拿到儿子寄回的钱往回走,刚到我家对面时,看见我家房子上空冒着浓烟,院坝里围着很多人,有的大声喊再去打点水来,有的大声说快点救人……看到这,我赶紧跑到家,推开人群来到堂,看见被火烧伤的妻子倒在地上,四肢发抖,嘴里断续地念叨:“灭邪灵,除偶像,忠实信徒得遵照……”我一下明白了妻子是在除偶像中受的伤,于是对着人群大声喊:乡亲们!你们都走吧,我家李凤是按神的旨意在除偶像,她这点伤我给她祷告、祷告就没事了……话音未落,队长冲了过来,狠狠地指着大骂:潘仕强,你们俩口子真是疯了,叫你们别再信歪门邪道,你们偏不听,现在快整出人命了,你还执迷不悟,赶快送李凤去医院?听到医院二字,我坚决不同意,并阻止说,“神”正在给我妻子“消灾”,常人的医术治不好她的伤,只有“三赎”才能医治。这时,队长根本不听我说,当场叫上几个小伙子,强行把我妻子往县医院送……到县医院后,急诊医生检查告知:患者头部烧伤度数深,创面大,易致脓毒血症,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们抓紧去办手续……

  妻子住院的四十多个日日夜夜里,我脑海中时常浮现妻子被火烧伤的情景、队长和乡邻们坚定的眼神、急诊医生诊断告诉的结果,还有病床上呻吟难受的妻子。每每此时,我的心就莫名地疼痛,开始反复问自己----难道,这就是门徒会赐予信徒的福报吗?

  后来,在反邪教志愿者和好心人的耐心帮助下,我和妻子终于认清了门徒会的本质和危害,再也不相信那些骗人的东西了。现在十年过去了,可一想起曾经干过的荒唐事,我们就深感后悔,也更加痛恨邪教门徒会。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