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如何依法遏制邪教的发展空间

2016年11月29日 16:27    作者:北雁    来源:凯风山东    [纠错]

   自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以来,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有效打击了邪教组织的嚣张气焰,有力批判了邪教歪理学说,严惩了邪教顽固分子,挽救了大部分受蛊惑群众,保障了社会和谐稳定发展。但邪教组织依然存在,邪教活动依然毒害着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而邪教组织活动的具有隐蔽性、多样性和复杂性特点,依法治理邪教面临着新的挑战。笔者,根据依法治理邪教面临的诸多新情况、新问题,从依法防范、依法打击、依法挽救等方面谈几点不太成熟的见解。

  一、依法防范邪教组织发展、活动,挤压邪教组织生存土壤

  (一) 揭露邪教丑恶,让人民群众看清事实本质。

  运用 “法轮功”痴迷者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山东招远“全能神”殴打无辜妇女致死事件等昭示邪教的“邪”与“恶”,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诫人民群众,警示那些思想意识软弱分子远离邪教,珍爱生命。通过科学实践、先进的医疗技术、勤劳致富典型等深刻阐释邪教迷信蒙蔽信徒“拒医拒药、强身健体、圆满升天”的骗人把戏。采用对顽固分子依法逮捕、依法起诉、依法审判的鲜活事例击碎“法轮功”神化自身、超度升天的谣言。坚持科学知识普及和法律意识的提升,促进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健康发展。

  (二)延伸反邪教宣传触角,增强反邪教常识科普广度和深度。

  加强对领导干部、党员团员的反邪科普工作,推进各级系统宣传体制;坚持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反邪宣传和科普宣传同步进行,加强宣传力度,增加宣传形式;提高对弱势群体、贫困群众等易被蒙蔽人群的帮扶教育,坚定易被蒙蔽人群的科学和法律信仰,阻碍邪教滋生蔓延。同时,创新宣传模式,发挥网络、电视、广播、图书、报纸等反邪的重要作用,开发新媒体、自媒体打击邪教的微战场,利用“两微一端”与人类生活的紧密性、即时性使反邪宣传无处不在。

  (三)遏制邪教组织宣传渠道,占领科普舆论高地。

  多部门协调合作,加强反邪教社会综合治理。加强对电影、电视、广播、电台等播放内容鉴别力度;加强对涉邪图书、图片、传单、报纸的出版印刷监督;加强涉邪电话、短信的控制;加强QQ群、微博、微信、网页等涉邪内容的网络监控;杜绝邪教反宣币的流通。逐步建立多层次宽领域立体化防控体系,最大限度的发掘邪教宣传方式,尽最大可能遏制邪教宣传渠道,占领文化舆论宣传高地,保障人民群众风清气正的文化环境。

  二、依法打击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保障社会和谐稳定

  (一)打击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1999年10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为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依据。新修订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确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的刑法依据,刑法第三百条之规定“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蒙骗他人,致人死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的,分别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另外,邪教组织和邪教成员违反了《刑法》妨害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安全、侵害公民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侵害公民财产权利等法律规定,严格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理应和普通公民犯罪一样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尊重和保障人权原则贯穿反邪教执法司法办案全程。

  人权是人之为人所享有的基本权利。尊重和保障人权原则早在2004年3月14日由国家政策性规定上升为一项宪法原则,充分体现了中国法治的进步。尊重和保障人权对涉邪犯罪嫌疑人的当然适用反映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执法司法办案的法治原则,彻底击碎了邪教编造谣言污蔑法律“迫害”教徒的歪理学说。坚持依法、公正、文明、廉洁执法司法,保障涉邪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采取强制措施依法通知家属,维护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和辩护的权利,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控告和申诉权利,规范执法行为打击刑讯逼供,保障犯罪嫌疑人人身安全,让涉邪犯罪人员和入邪人员在每一起依法惩治涉邪案件中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

  (三)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夯实反邪教案件质量。

  始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律原则,从刑事案件的初查、立案侦查、批准逮捕、审查起诉、审判到执行,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程序进行,规范执法司法行为,转变执法司法观念,提升办案能力和水平,确保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以山东招远“全能神”教徒泯灭人性杀害无辜妇女案件办理过程为例,案件公开审理,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告知其可以申请回避、提供刑讯逼供线索、排除非法证据,提出控告和申诉的权利,全面收集证明有罪、无罪、罪重、罪轻的证据,并经法庭依法质证,对证据的有效性、合法性、证明性得到法庭采信,运用铁的证据依法证实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依法保障辩护律师、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利和犯罪嫌疑人最后陈述权利。严格依法办案,提升办案质量,使案件办理经得起法律、历史和时间的检验。

  三、依法教育挽救邪教成员,重塑科学健康“三观”

  (一)坚持打击极少数,挽救绝大多数原则。

  《决定》规定:“在依法处理邪教组织的工作中,把不明真相参与邪教活动的人同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进行非法活动、蓄意破坏社会稳定的犯罪分子区别开来。对受蒙骗的群众不予追究。对构成犯罪的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和骨干分子,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自首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针对不同邪教人员,区别对待,分类管理,对症下药,打击一批,震慑一片,以打促防,边打边防,教育和挽救为主,打击与教育相结合,促进依法治理邪教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二)多措并举挽救失足入邪人员。

  转变对邪教人员的观念,认清绝大部分邪教人员其实是受欺骗和蛊惑的受害者,想方设法扭转其迷信思想,帮助回归理性生活。建立反邪责任制,确定乡村、学校、工厂等具体责任人,调查确定邪教人员名单,定期走访邪教成员,宣讲国法律法规和科学文化知识,将邪教人员从迷信谣言的边缘拯救回来;利用国家反邪成功典型案例,通过对邪教人员集中播放、宣传,让邪教人员认清邪教丑恶本质,让邪教人员明白是自我法律意识单薄、理想信念薄弱等原因导致被邪教迷信和谣言蛊惑;采用改邪归正人员对邪教分子帮教转变,特别是顽固邪教分子自我反省自我转变过程剖析是对邪教人员错误信仰的有力瓦解。

  (三)重塑科学健康“三观”,遏制邪教思想反复。

  对于退出邪教的人员,积极进行心理疏导,祛除迷信思想,摧毁惨遭“神”报应的谣言;加强对改邪人员的法制教育,积极灌输国家各项惠民政策、法律制度规定,重塑对社会生活的信心,重建对法律的信仰;针对病残、贫困等弱势群体邪教人员,积极引导帮扶,提供就业机会,通过帮扶机构和慈善组织,保障其生存和生活权利,提升生活质量和尊严;坚持帮教工作常抓不屑,将改邪归正人员纳入安抚帮教志愿者队伍,教育警示邪教分子早日脱离邪教毒害,做一名知法守法的好公民。

     

【责任编辑:林怡 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