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山东

【原创】悦读“琅琊八景”的诗和远方

2017年04月05日 09:47    作者:彭晋明    来源:    [纠错]

      夜半银蟾印碧流,澄澄波底一轮秋。

  分明水府开金镜,仿佛天河浸斗牛。

  宿雁不惊矶上客,潜鱼还避渚边鸥。

  渔郎隔岸相呼语,尽是芦花暗钓舟。

  这是明代诗人舒祥写给“琅琊八景”之一----泥沱湖的诗作《泥沱月色》。泥沱湖,又名双月湖,因湖面倒影双月而得名。诗人笔下的《泥沱月色》,景物清晰、亲和饱满,景情逼真、形象生动,有深刻的意境和想象力,与《沂水拖蓝》、《平野晓霁》、《苍山叠翠》、《神峰积雪》、《普照夕阳》、《野馆汤泉》、《孝河凝冰》构成了名动天下的“琅琊八景”,为后人叫绝。

  1、琅琊不在,八景犹存,读得出的诗情画意  

  古琅琊,今山东省临沂市。这里历史文化悠久、自然风光秀美,书圣王羲之、智圣诸葛亮、算圣刘洪等诸多历史名人在这里出生,中华《二十四孝》里戏彩娱亲的老莱子、鹿乳奉亲的郯子、百里负米的仲由、呲指痛心的曾参、芦衣顺母的闵损、闻雷泣墓的王裒、卧冰求鲤的王祥在这里扬名,他们像“琅琊八景”的诗和美景,点缀在自然、人文和历史的风情之中。

  历史上,临沂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商朝时期,这片土地丰存过郯、莒、费诸方国。秦统一后,地方实行郡县制,临沂地域属琅琊郡和郯郡。琅琊八景主要分布在临沂市区、临沭县、苍山县等地,现如今“琅琊”这个域名很少再进入人们视野,而“八景”也在历史的隧道里渐行渐远,有的随风而逝,有的已名不副实,有的旧貌换了新颜,呈现出更加美丽的景致。唯有那些丰满的诗句,时常撩起人们对古琅琊的残存记忆。

  沂水拖蓝

  拖蓝曳练漾微波,百合泉来渐满河。

  蒙谷雪消苍泽长,祊田雨后翠涛多。

  青含冷雨沿堤树,绿锁寒烟近水莎。

  但见渔舟随处落,不妨风浪夜如何。

  野馆汤泉

  汤山山下涌汤泉,溅喷珠玑颗颗圆。

  半亩聚来清彻底,一泓深处碧涵天。

  风狂暂失池心月,气热长生水上烟。

  春雨正多还溢出,满沟环珮振潺湲。

  苍山叠翠

  好山面面削芙蓉,吐月摩云势更雄。

  数叠好峰青列戟,几层晴嶂碧连空。

  巍峨低视淮阴小,突兀高联泰岳崇。

  日暮卷帘看昳色,满天佳气雨濛濛。

  ……诗人舒祥留给“琅琊八景”的惊世之作,可谓诗之美、景之秀,穿越了时间隧道,经历了风云变幻,其诗情与意境在历史和现实中交相辉映、深度融合,让人真切领悟诗与情、情与画、画与意的景境演变,领悟“好山面面削芙蓉,吐月摩云势更雄……细认奇峰似未真,乱山高下夐如银……苍苍微曙霭高台,几树桃花昨夜开……碧玉楼头日未沉,几家残照半城阴……镇日东风鼓翠澜,长河吹遍水如干……”诗句中的真情、实景和韵味,还原出真实的历史和自然风光,让这个充满骨感的现实世界里的人们,在虚幻的意境中读出其中的诗情画意。

  2、岁月有痕,沧桑留印,看得见的人文景观

  经历了沧桑岁月的“琅琊八景”,不仅留下岁月的印迹,更多是历史的沧桑和伤痕,对比诗中的真实美景、自然风光、人文情怀,有如在虚幻中看到了真实,又如在真实中看到了虚幻,让人觉得虚无缥缈、如梦如幻,似乎只有穿越时间和历史隧道,才能在真实美景中流连忘返,才能在美好向往中感舒情怀。

  “夜半银蟾印碧流,澄澄波底一轮秋……”徜徉《泥沱月色》这首诗的意境之中,仿佛置身夜晚晴空的双月湖,泛舟湖面,看到深印湖底清澈的湖水,想象白天渔歌互答、鸥雁翔集的自然风景,悦赏岸上各类别具色彩的人文景观。据考,近代琅琊王氏曾在此筑亭榭,辟为别墅。历代设王羲之祭田于台上,从不征税。这些湮没沧桑岁月里的人文景观,仍然作为时代主旋律传承历史、丰满记忆,将自然风光和人文情怀紧密相联。

  “碧玉搂头日未沉,几家残照半城阴……”位于临沂城南的宝泉寺,随着2003年大规模修复和改造,再现出昔日《普照夕阳》的盛景。 现如今,以传承佛文化为主题的“宝泉寺公园”正式对外开放。七莲祈愿广场、四面观音、万佛殿、三孔桥和纯青铜打造身高6米的“四大天王”等景点,吸引海内外客人来此观光游览。人们在欣赏宝泉寺美景的同时,感受着佛法的魅力,将祈平安、纳富贵、结婚生子融入诸多佛文化元素。

  “拖蓝曳练漾微波,百合泉来渐满河……”诗人笔下的《沂水拖蓝》盛景,真实对应了《沂水桑麻话》中“沂河入夏,水势平槽,数百只粮船直入沂河。往日,原本清澈的沂河拖泥带沙,至临沂城东北与祊河汇流,两水乍合,泾渭分明,拖带浊水的这股清流像一条蓝色彩带,在沂河缓缓而流,经久不混。”的生动景象。当下,这一盛景已被当地政府斥巨资打造的滨河景区取而代之,似一条彩色飘带点缀奔流不息的沂河之上。

  “……”诗人笔下的《苍山叠翠》、《平野晓霁》、《神峰积雪》、《野馆汤泉》、《孝河凝冰》诸多精美诗句和反映出的自然、人文景观,同样在历史演变中不断清洗岁月伤痕,将历史元素、人文情怀融入其中,又在时代进步中不断融入新的思想、新的理念、新的元素,为“琅琊八景”涂抹一层浓郁的文化色彩。

  3、渐行渐远的“琅琊八景”,留下了诗和远方

  回望渐行渐远的“琅琊八景”,似乎给人们留下的只有诗和远方。如何在现实中找回诗的意境,悦读出“琅琊八景”的时代风采,既要有穿越时空的本领,又要读懂历史、学会欣赏。

  在诗意中寻找“琅琊八景”更富想象力。推开历史和模糊的记忆,只有名人留下的诗词是那样的真实可感、富有想象力,尤其诗人舒祥的“琅琊八景”诗,意境深刻,形象生动,气势恢宏,通过展开诗的意境想象,想象山的巍峨、峰的壮美、水的磅礴,想象置身其中的惬意、天地物化的灵性、人文相生的绝美。同样,通过诗意的想象,方可留住浩瀚历史长河里的“琅琊八景”,方可在纷扰的时代画卷里寻觅意境中的“海市蜃楼”,方可在模糊的记忆里清晰展现不一样的“琅琊八景”奇观。

  在史料中鉴赏“琅琊八景”更具真实感。《沂州志》记载“琅琊八景”最多,对“宝泉寺”的记载可追溯到“永嘉之变”及唐、宋、金时期寺庙的演变,对照《普照夕阳》诗句可见一斑。《临沂县志·湖泉》记载“野馆汤泉”更富真实感,真实再现馆内有别男女络绎不绝沐浴的场景。《临沭县志》对“苍马山”的记载更趋真实:“……山后悬崖壁立,山前峰峦嵯峨,林木葱郁……”与诗人舒祥的《苍山叠翠》同出一处。《晋书·王祥传》记载“卧冰求鲤”的故事,为“孝河融冰”美传揭开谜底。原来“王祥卧冰处”有一小温泉在下,故严寒而不结冰。

  在现实中品味“琅琊八景”更有亲和力。尽管昔日的“琅琊八景”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但现实中的“八景”毅然富有亲和力,已经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最佳去处。尽管这些景观在经济大潮中充斥着浓郁的商业色彩,但“琅琊八景”诸多诗的魅力仍在其中显现,为人们欣赏风景、品味诗意提供了富有真情实感的场所,人们可以置身其中更多品味历史留下的记忆,品读时代赋予现实生活的美感与惬意,从诗人的视角体会诗意带来的快感,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历史演绎和变迁,让昔日“琅琊八景”在历史演变中延伸,让诗的意境在记忆里越走越远……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