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原创】“戊戌变法”中康有为的败因源自目空一切

2018年08月20日 14:25    作者:行云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中国儒教从来不是一个有组织的教派,而是众多士人的理想家园和心灵寄托。素王孔子是历代封建统治者三跪九叩的“至圣先师”,其他圣贤都挨不上号,然而,孔子并没有被称为教主,康有为,此人号长素,什么意思,比孔子还要高一等,他首称自己是孔教第一教主。 

  康有为从小自命不凡,学习了三十年,自谓学成,说:“不复进亦”。康有为最大的学术成果是他发表了《孔子改制考》、《新学伪经考》,一下子把王莽篡汉以来的儒家经学研究成果归零,唯他独尊。 

  康有为确实有才,一番话便能让家学源深的梁启超倒头就拜,此时的他们同是举人身份,梁启超还是著名的神童,十九岁就中举,被康有为成功洗脑之后,随即放弃本宫之学和科举兴趣,恳请康有为老师办个“辅导班”,“万木草堂”的建立多是梁启超的功劳,梁启超喊来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此学习。 

  “百日维新”中,首任教主康有为却率先提出废除八股取士和科举考试,其实就是砸掉了几百进士、几千举人、几十万童生、几百万学子的求学上进功名之路。你把徒子徒孙都废除了武功,康有为这个教主不就是光杆司令了吗?谁人替你摇旗呐喊?最可怕的是官僚的饭碗也被他一同打碎,变法失败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可怜的光绪皇帝成了康有为实验失败的牺牲品,本可有年轻的优势熬死慈禧太后再做决断,非要受到康有为的蛊惑,国家已经到了这种境地,心急有什么用处,等待是一个好办法。光绪皇帝头一天驾崩,慈禧太后第二天驾崩,其中必有太多的诡异。流亡海外的康有为还不忘保皇大业,光绪皇帝驾崩后,他依旧是就是死硬的保皇派,民国肇基后他还怂恿张勋进行复辟,证明他对君主立宪持有“一根筋”态度,至死不渝。 

  知兄莫若弟。康广仁曾致友人书,谈及康有为的败因,曰:“伯兄规模太广,志气太锐,包揽太多,同志太孤,举行太大。当此排者、忌者、谤者盈衢塞巷,而上又无权,安能有成?” 

  有一次,在朝房中,康有为与军机大臣荣禄不期而遇,两人谈及变法维新,荣禄说:“法是应该变的,但是两百多年的祖宗之法,怎能在短期内全部革新?”康有为闻言,出口即为恶声:“只要杀几个一品大员,法就可以全变过来了!”实则是康有为依仗光绪皇帝的信任而恫吓这个慈禧太后身边的红人,荣禄退朝后对人说:“康南海变法,徒梦幻耳,设能自保首领,尚属大幸。”看来,荣禄比恃才放旷的康有为更能看清形势。 

  翁同龢出身名门,状元及第,又是两朝帝师,地位非凡,为人谦冲开明,一生写日记数百万字,在日记中,翁同龢对康有为的评价常用“狂甚”二字,在翁师傅看来,康有为汲汲于功名,只是想攀爬到更高的平台上去猎获荣华富贵,他并不欣赏于康有为,而康有为在《自编年谱》中言之凿凿地说,光绪十四年(1888)他拜会翁师傅,向后者讲述俄国彼得大帝、日本明治天皇变法改制的故事,翁师傅如闻天音,茅塞顿开,大为悦服。无疑,这是康有为在自吹自擂,存心造假。 

  康有为目空一切,是个典型的自大狂,而学生梁启超对康有为的个性这样解说:先生最富于自信力之人也。其所执主义,无论何人不能动摇之,于学术亦然,于治事亦然。不肯迁就主义以徇事物,而镕取事物以佐其主义。常有六经皆我注脚,群山皆其仆从之概。看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康有为究竟是何种人,还需深入研究与探轶,也许,目中无人的康有为也会向孔子一样说道:“知我者惟《伪经考》,罪我者亦《伪经考》了!”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