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原创】曾为一代帝师、首辅的他缘何落得家破人亡

2018年08月20日 14:18    作者:君行健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张居正是明朝万历时期的首辅大臣,也是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名相之一。家道没落的张居正能够在尔虞我诈、波诡云谲的官场中脱颖而出,一步步走到首辅的高位,不得不让人佩服他坚忍不拔的心智和高超的统驭手腕。张居正自小因为家庭的缘故,深知底层百姓的疾苦和需求,自踏入官场伊始,他就以天下为己任,强迫自己逐渐适应官场风气。为百姓计,他日夜寻思、探察政务弊端,为日后辅政掌握第一手资料;借势入阁后,面对结党营私、勾心斗角愈演愈烈的朝堂内讧,他冷眼旁观、暗自蓄力,以超然脱俗的姿态游走于权力中枢;顺势接任首辅以来,张居正更是兢兢业业的忙于政务,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大明在他的整饬下国库充盈、边境稳定、吏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可以说,张居正在任时的一系列为政举措为日渐衰落的大明朝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大明恢复了元气,渐渐有了中兴之相。如果就此发展下去,说不定中国的历史将会因此而改写,但事事难料,谁又想到这一切的表象会随着张居正的离逝而烟消云散,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源头,还就是落在了万历首辅、万历恩师——张居正的身上……

  张居正出生时虽说家道中落,但一日三餐还是有保障的,尽管只是比普通人家稍微好上一点,但求学认知却是与上等人家的孩童一样没有耽搁。他从小就在秀才父亲的教导下读书识字,在学龄儿童中更是最早熟络五经六艺的学子。“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出身底层的张居正面对百姓流离疾苦的现状,更是深知读书的重要性。他想着有朝一日将自己一身所学悉数奉献给自己的国家,竭尽所能的去改变眼前的这一状况,尤其在他出任裕王府首席讲师的时候,他往往下意识的在宣讲经史之外为当时的裕王朱载垕(万历朱翊钧的老爹,史称明穆宗)灌输“民富国安”的思想,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天下大势与民间疾苦联系在一起,尽己所知的将百姓流离失所的真实状态告知未来的“国君殿下”,以求其日后登基勤于国政、革新除弊、体恤民间疾苦。奈何当时的裕王因自身陷于“争储夺嫡中,整日惶恐不安、心神不宁,自然难以悉数领悟张居正的良苦用心;登基后不久性情大变,更是做了甩手掌柜,将国家大事交付于高拱、张居正等人后,整日沉迷于酒色之中,以致政务荒芜。穆宗朱载垕的做法让一心辅佐明主实现人生抱负的张居正自然大失所望,他只得将目光投向了下一任储君——朱翊钧。

  隆庆六年(1572年),纵欲过度的穆宗病殁,年仅十岁的朱翊钧继位,次年更改年号为万历。取得首辅之位的张居正受两宫太后委托,正式接过了对万历小皇帝的教育辅导工作,为了将万历小皇帝培养成雄才大略的一代明主,他不但悉心为万历挑选讲师,空暇之余更是亲自为万历授课;他潜心为小万历编撰教材,每日更是抽出时间考教万历的知识掌握情况。可以说,在小万历的教育问题上,张居正可谓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事。如果单论师徒关系,张居正无疑是一名合格的老师。他几乎将自己的一番心血全部倾倒在万历这一个刚满十岁大的孩子身上,他看着眼前这个乖巧、恭顺的学生,更是恨不得将其一身所学悉数传授与他。

  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一心想培养明君留名青史的张居正自然在万历学业的问题上格外重视。在他看来,集全国优异资源教诲的小万历应该会迅速熟练掌握所授的经史功课,更何况身处皇宫这样一个衣食无忧的环境下,小万历更应该如虎添翼、如鱼得水才是。这样,自己就可以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一代明君在自己的“缔造”下诞生,自己的施政纲领也会得以延续,大明就会因此强大起来。自然而然,张居正就对万历的教育严格要求起来。可一向严于律己的张居正浑然不知自己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以己度人!正是这个低级的错误,使得原本侍其如父的万历对其产生了反感,且随着万历年龄的增长,这一对师生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渐成水火难容之势!

  张居正是以一名“严师”的身份教导刚满十岁的万历的,这种模式如果放在乡下的私塾中,面对普通人家的孩子进行教育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张居正所要教育的对象是万历小皇帝,未来的九五之尊啊,说什么也要有所顾忌才是,可一心扶持明主匡扶社稷的张居正并没有顾及君臣关系。初任首辅的他面对大明百疮千孔的状况头疼万分,每日忙的焦头烂额以致火气上升;他真心的希望被教导的小皇帝能够奋发有为、励精图治,为大明开疆裂土,以实现大明历代皇帝的宏伟理想。他只是想让小万历尽快成长起来,于是在两宫太后的默许下,他采取了较为严厉、激进的教育措施。

  据明代大学士文震孟之子文秉所著《定陵注略》中记载:张居正有一天处理完朝政后,突发奇想地去窥视、考察万历的学业的情况。隔着老远的额他就听到小万历稚嫩的读书声,心中不由得大感欣慰,可随之就脸色大变,原来小万历读到《论语》中“君召使摈,色勃如也”中时,将“勃”字的发音“bó”读成了“bèi”。张居正一股火气涌上脑门,气急败坏的他丝毫没有顾及到一旁的侍读和随从,大步踏进宫门大声喝斥到“这个字念bó不念bèi”……

  可想而知,专心读书的小万历突闻身后“晴天霹雳”,吓得当场浑身抽搐,可见对于“张先生”那是怕到了极点。至于小万历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我们不得而知,但就张居正“铁面无私”的秉性而言,估计一顿严惩是少不了的。

  张居正虽说仪表堂堂,但久居高位的他不苟言笑再加上刻意的以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长期游走于内阁,其官威之盛一般的同僚都惧怕,何况一个才十岁左右的孩子!年幼的万历虽说吓得够呛,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张居正恐怕是恨意大于惧意。万历年龄虽小,但毕竟出身皇室,心智比一般孩童早熟,通过不断地学习帝王之术,他知道自己地位的尊贵和无上的权利,他更加知晓君臣之间的微妙关系和处置手段,他所惧之人,明是张居正实则只是生母李太后而已!

  一心辅国的张居正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严厉会让小皇帝就此心生芥蒂,或者说他一心忠于国事,急于报答先帝所托、太后所依,将“国事”混做了家事,将小万历当做自己的孩子、学生来看待,下意识的过滤掉了当事人朱翊钧的尊崇身份,这也就导致了万历对其自身及所属家族的滔天愤懑,于是,当张居正离世后,失去了他庇佑的家族便遭到了万历歇斯底里的清算,家中亲人几乎伤亡殆尽。这,不得不说张居正作为一代帝师、一代首辅的悲哀!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