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原创】曾文正公的“遗嘱”

2018年08月20日 14:12    作者:郑毅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众所周知,曾国藩一生都在和自己作斗争,他抱定“不为圣贤,即为禽兽”的修身决心,严格要求自己无一日懈怠,用血战精神克服人性弱点,近现代以来堪称“完人”。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初四下午,曾国藩溘然长逝,而在这一天早上他在日记中写道:晨起,书:“既不能振作精神,稍尽当为之职分,又不能溘先朝露同归于尽,苟活人间,渐悚何极?”最后一刻还在追悔和遗憾,精神之伟大的他堪称后世模范。 

  曾国藩死后,朝廷赐予最高谥号“文正”,辍朝三日以示尊崇,官场士林哀挽与称颂并起,将他比作诸葛亮、郭子仪、范仲淹、王阳明一类人物,其实,他的历史功绩和这些力挽狂澜、匡扶社稷、开宗立派的前辈相比,并无丝毫逊色。 

  曾文正公死的很突然,自然没有任何遗嘱,后来的“热心人”伪造了曾文正公的遗嘱,其目的也是弘扬曾文正公严谨治学和血战修身之精神,所以不必追究其责任。曾文正公虽没有留下正式的遗嘱,然而,在他去世两个月前曾总结出四语自儆,后又填上四语,与前面四语互为表里,可以看作是他留给家人和后人的修身指南和为人处世宝典,相当于“遗嘱”! 

  曾文正公的日记一经刊行,立刻成为许多士子案头的必备之书,成功者从中获取智慧和策略,失败者从中寻找修身良方和改正方法。 

  自儆四语为:一曰慎独则心安,二曰主敬则身强,三曰求仁则人悦,四曰习劳则神钦。“慎独”看似简单其实最难,“人无一内愧之事,则天君泰然,此心常快足宽平,是人生第一自强之道,第一寻乐之方,守身之先务也”所以,曾文正公要求其二子须每日自省。“主敬”指恭敬之心常有,《礼记》曰:“庄敬日强,安肆日偷”,所以一个人要谨言慎行,而不能恣意妄为、放纵自我。“求仁”是儒家学派的目的,应该抱定“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这一行为准则。“习劳”即勤劳自励,不能好逸恶劳、骄奢淫逸。以上四语为其做人做事的目标,曾文正公终生都在践行,基本都能做到,当然,他也可以找到无法做到的实际理由,如公务繁忙、战事紧张、病痛缠身等都在影响着他完成制定的目标,可是,他日课规范,自省不休,几乎没有片刻散漫,临终前的追悔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 

  自儆四语是目标,后来添加的四语可以看做是方法,后四语是:一曰内讼以去恶,二曰日新以希天,三曰宏奖以育才,四曰贞胜以蒙难。“内讼”即自我批评,改正毛病,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圣人最可贵之处就在于及时改正自身错误,而一般人往往隐匿自己的缺点毛病。“日新”即坚持洗涤心灵,每日常新,像初升的太阳一样,保持一颗进取之心。“宏奖”即宽宏大量,容纳雅言,与人为善。“贞胜”即坚定信念持之以恒,不懈怠、不动摇。 

  自儆四语和添加的四语是曾文正公总结几十年自我修为之路精炼而成的提纲挈领,若能深刻领悟并践行之,后人的人生必不会像他一样留下遗憾和追悔。其实,四百年前,法国人文主义作家即被称为“山中宰相”的米歇尔·蒙田,他在《随笔集》之中写道:“人最难做到的是始终如一,而最容易做到的是变化无常。”世间众生芸芸,大多数不愿克服虚伪、自私、嫉妒等缺点,只有少数人闻道后“勤而行之”,但愿见此“遗嘱”者能够理解曾文正公的一片苦心,立志修身养性,即便不能成为一代贤圣,能做一名品德优秀、智慧超群之人,亦是幸事。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