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原创】曾文正公修身最重一个“静”字

2018年06月14日 10:22    作者:郑毅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随着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许多人难得半日清闲,尤其在手机和网络等社交媒体的普及之下,片刻安宁也成了一种奢侈。

  曾文正公为了实现修身养性的目标,在“静”字上下了诸多功夫,他在家信中写道:“每日不拘何时,静坐一会,体验静极生阳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安静到极点,居然能体会到人性中最本源的仁爱之心,看来,“静”字真是太重要、太有意义,静坐中的身姿也要端正稳重,像青铜鼎一样沉重扎实。

  年青之时,血气方刚的曾文正公非常想养成静坐的习惯,然而,外界的纷嚣同样干扰着他的内心,这时他的日记中常出现“嚣”、“浊”、“昏”、“浮”等字眼。一旦坐下来便想打瞌睡,颇让他沮丧,于是,他把自己的困惑向好友唐鉴请教,唐鉴便向他介绍三代之后的大圣人程颢和心学派创始人王阳明如何在“静”字上下的苦功,因为做到了静,世事不乱其心。亦师亦友的倭仁在曾文正公的日记上看到他的反思,毫不客气地在天头加了一段棒喝之语:“若一向东驰西骛,有溺焉而不知,知而无如何者矣!”交友频繁、说话随意、欲望太多是你静不下来的真正原因,即使道就在日常生活常见的屎尿中,你也无法看得到,你的心太乱了!倭仁的这段批评可谓不留情面,忠言逆耳利于行,日后,曾文正公和满洲人倭仁皆居六部尚书和大学士之首,曾文正公能力的提升和这些诤友的督促密不可分。

  曾文正公虽虚心接受了两人的建议和批评,立定决心改变现状,然而,对他并没有多少实际作用,这一日,曾文正公焚香一炉,借助香气凝气敛神,结果,他在日记中写道:“静坐一时,心仍驰放,勉强支持,犹颓然欲睡。”看来,曾文正公远没有达到他所期望的“天地位,万物育”之静坐大目标。净虑去杂的静坐本是佛家、道家修行的功课,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静坐七日,参悟大道,达摩祖师面壁少林十年,创立禅宗。庄子认为静坐可以忘记一切,甚至化身为蝴蝶,浑然之间物我两忘,然而,佛家和道家静坐都是以修身为主,并且都是主张远离人世纷扰。

  此时,曾文正公身为翰林,他期待早日实现治国平天下之宏愿,另一方面,京官尤其是翰林学士俸禄很低,在京城租房而住的曾文正公常常捉襟见肘,连买一套心仪的古书籍都要向父亲伸手,迎来送往中随份子还借下了大量债务,唯有升迁和外放才能解决当前的拮据状况,可是,升迁之路谈何容易,朝廷自有一套章程,并非一己之力所能实现,这种心态之下,确实难以静下来。好在,幸运的是曾文正公在道光二十三年的一次大考中取得二等第一的成绩,获得升迁,并受到道光皇帝的召见,从低级官位一下跃到从五品中级官位,随后,曾文正公官运亨通,三十七岁升为从二品礼部侍郎衔内阁学士,三十九岁时正式做起礼部侍郎,这期间他被外放了一次外省主考官,坦然收受贺仪等“合理隐性收入”达三千余两,还清了以往欠账还有很多结余。随着生活的稳定和仕途的通畅,曾文正公的“静坐”功夫渐入佳境,真正能够坐得住了。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若要学习曾文正公拥有“静”下来思索世事规律的想法,必须减少负面干扰,克服自身欲望,处理好工作关系,调整好心态,才能在静坐中获得思维的升华和对人生哲理的领悟。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