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落魄书生多次打败祖国!宋朝为他改个规定

2018年05月14日 00:00    作者:    来源:历史君    [纠错]

  北宋时期,辽国虎视眈眈,成为中原王朝的心腹之患。除此之外,在西北地区,还有一个西夏政权也让北宋头疼不已。西夏是党项人建立的国家,最开始国力很弱,还时常要依附于唐、宋,谁也没把他们当回事。后来西夏的实力虽然一直不如宋、辽,可他们斗志顽强又反复无常,非常难缠。

   

  难缠归难缠,北宋对他们一向是不屑一顾的,直到一个落魄书生的加入,让三个国家的天平逐渐平衡。这个书生姓张,名字已经不可考,但后来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这个张书生是陕西华阴县人,他饱读诗书,自视才华出众,但偏偏却屡试不第。在北宋,任凭你多有本事,如果祖上没有功劳,自己又考不中进士,那此生就与仕途无缘了,更谈不上实现治国安邦的理想。这对于年轻的张生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思来想去,他决定背叛大宋,逃到西夏实现自己的报复。

   

  张生还有一个好友姓胡,二人改了名字,分别取名叫做张元和吴昊,乔装打扮之后,悄然来到西夏东京兴庆府。他们在酒楼之中,豪饮不止,畅谈国事,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后来张元在半醉半醒之时,在墙上写道:张元吴昊来饮此楼。巡城的士兵发现了他们,将其交给李元昊。李元昊问他们:“你们两个中原人士,既然来到我国,为什么不避我的讳?”原来,张元和吴昊是别有用心的取这个名字。张元笑道:“陛下连姓都不理会了,何况名呢?”(姓尚未理会,乃理会名耶)原来,党项人李元昊本应该姓拓跋,后来因为向唐、宋都曾经屈服,被赐予姓李、姓赵。李元昊和他的祖先与宋关系好的时候,就姓赵,关系糟糕的时候,就改姓李,久而久之反而连自己的本姓拓跋都忘记了。李元昊也是英雄人物,听闻此言也不生气,而是惊异于二人的谈吐。多次交流之后,还委以重任,并将他们的家属也接到西夏居住。据说张元在投西夏的时候,路过关帝庙,也知道这一去将会身败名裂。他“乃竭囊沽酒,对羽极饮,酹酒泥像,又歌‘秦皇草昧,刘项起吞并’之词,悲歌累日,大恸而遁。”

   

  张元作为西夏军师、国相,最大的功绩就是协助李元昊完成了对宋朝的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麟府丰之战、定川寨之战等四大战役,让北宋清楚的认识到西夏的实力。特别是好水川之战,则是连功名都没有的张元向科考榜眼、后来的北宋宰相韩琦的挑战。三川口之战后,宋廷主战的声音越来越大,都表示要给小小的西夏国一个教训。韩琦就是强硬的主战派,他和同样在前线带兵的范仲淹观点相左,经过长时期的辩论,宋仁宗同意让韩琦领兵出征。

   

  这时候,李元昊将主力埋伏到好水川,另一部分兵力则派往怀远城一带引诱宋军。韩琦虽然没有上当,但是他用人不当,手下的任福、桑怿果然中计,沿着李元昊、张元安排的道路来到了好水川。在好水川的道路上,宋军惊奇的发现有好几个银制的泥盒。当他们满怀狐疑的打开这些盒子的时候,发现飞出了一群白鸽。原来这是西夏军队合击的信号。然而宋军却毫不知情,阵列尚未完成。在这一战中,北宋军队死伤非常惨重,战死一万多人,任福和他的儿子任怀亮、桑怿、刘肃、武英、王珪、赵津、耿傅等等将领全部战死。这一次对北宋的士气是个沉重的打击,宋军退兵的途中,阵亡将士的父兄妻子几千人,手持烈士穿过的旧衣服和纸钱为他们招魂。宋仁宗为此整夜都无法入眠。

   

  张元欣喜若狂,他证明了自己并不比那些金榜题名,居于庙堂之高的才子差。得意洋洋的他,在好水川附近的界上寺墙壁上题诗一首:“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川龙虎辇,犹自说兵机。”李元昊为了恶心韩琦,特地还将此诗抄录下来,派人用箭射进韩琦所居住的庭院之中。后来,张元又辅佐李元昊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行动,逼迫北宋达成一系列的协议。王咏的《燕翼贻谋录》记载,北宋朝廷为了减少王元叛逃这种事件的发生,取消了科举考试中殿试的末位淘汰制,只要通过会试的就一律授予进士出身。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