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原创】曾文正公其实也好色

2018年01月03日 16:53    作者:行云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曾文正公有在日记中反省所作所为的习惯,从留下的日记中可以看出,他几乎每天都是在自责中度过,和自己不合礼仪的行为作抗争,“不为圣贤,即为禽兽”是他的行为准则,让他不断克制七情六欲,力图用修身养性的方式达到“圣人”的高度。

  其实,作为一个正常人,有些诱惑也会在曾文正公的心底泛起波澜,有一次,他在日记中写道:“友人纳姬,欲强之见,狎亵不敬。”朋友新娶了小妾,曾氏想看看姿色是否动人,一个“强”字反映出他的猎艳心态,但按照当时的礼节,去朋友家拜访,一般是不能见对方的老婆、女儿等女眷。一是因为古代女人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之闺德;二是因为男女不平等,女性地位较低。但曾国藩认为娶的是小妾,名分不拘,所以不依不饶地软磨硬泡,朋友陈源衮只好把这个小妾叫了出来。曾国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还忍不住挑逗了几句,又送了点小物事作为进一步调戏的缘由,当时的陈源衮一定很郁闷,却又碍于情面,不好说什么。

  回来之后,曾氏反思自己的不检行为,深觉禽兽不如,在另一日的日记中进一步懊悔道:“闻色而心艳羡,真禽兽也!”

  曾氏是否改正对美女感兴趣的毛病了呢?仅隔几个月,他在日记中写道:“同见海秋两姬人,谐谑为虐,绝无闲检,放荡至此,与禽兽何异!”这回是见到了两个花枝招展的小妾,又一次让曾文正公心境动摇,比上一次更加放肆不堪,谐谑为虐就是开玩笑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尽管御史汤海秋是他的好友,他死后曾氏为他亲写祭文,但曾氏如此对待自己的小妾,他一定心存怨谩,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当面责难而已。

  曾氏回来后一如既往地骂自己是禽兽,这已经是第三次反省自己的不检点行为,要是羡慕嫉妒恨,你不妨也娶个小妾罢了,纳妾对于古代的士大夫阶层不是一件错事,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小小一名御史汤海秋娶了两个小老婆,此时的曾氏身为翰林,也只有三十三岁。

  现实是以后的十几年时间曾氏并没有娶妾,改掉了“房闼不敬”的毛病,不再骚扰人家的小妾,他偶尔在茶楼酒肆和风月场上的歌姬把酒言欢逢场作戏而已。五十岁时,他却不得已娶了陈氏妾,陈氏妾是他夫人的丫鬟,娶她的目的是因为此时的曾氏犯有严重的牛皮癣,疾病发作时,奇痒难忍,整夜不能入睡,陈氏妾为他搔痒,他才能睡一两个时辰,作为东南战场节制四省的主帅,政务、军务繁杂,睡眠无法保障确实是大问题,所以陈氏妾就是为了他能正常工作而娶,并不是他爱恋美色。不巧的是陈氏妾只在他身边生活了一年零七个月,没有子女留下。之后,曾文正公再没有纳妾,在妻妾成群的那个时代确实难能可贵。

  爱慕美色是人之常情,但不能贪恋,曾氏能够控制情欲之门,体现出他高于常人的自身修养。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