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词百科

盘点古人的醉相 看看你是属于哪一种的

2017年12月29日 16:37    作者:    来源:读史坊    [纠错]

  常喝酒的人没有几个不醉的,所谓“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醉相因人而异,因性格而异,不过,总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才华横溢型。这一类人在中国历史上颇有建树,最著名的是诗仙李白。杜甫曾有诗云:“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就连杜甫自己,也曾说“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不仅诗人,“吴带当风”的画圣吴道子,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醉后做画,挥毫立就。“书圣”王羲之醉时挥毫而作《兰亭序》,“遒媚劲健,绝代所无”,而至酒醒时“更书数十本,终不能及之”。名人如此,普通人亦如此。我的好几个文友曾说,他们在半醉半醒之间会感觉到文如泉涌,写出来诗文的灵性,是清醒时无法比拟的。

 

  第二种是沉醉不知归路型。李清照在回忆从前时,写下了“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的句子,可见,当时的女词人经常醉酒到不识归途的程度。不过,喝酒忘了回家的路,这样的人不止一个,估计不少酒鬼有过这样的经历。

 

  第三种是老马识途型。和上一种类型的人正好相反,此类人不管喝到什么程度都认识回家的路,哪怕是摇摇晃晃,也会找到家门。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这种人一定是恋家的,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只有家是最安全的,只有回到家里,才是找到了避风的港湾。

 

  第四种是释放能量型。酒是一种膨胀剂,可以让人的能量在酒后释放出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武松景阳冈打虎。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武松没有喝十八碗酒,他可能就不会独自一人过景阳冈,这样,就不会有武松打虎的传奇。酒的力量是神奇的,它能让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变得无所畏惧,让胆小怕事的人变得临危不惧。我国古代有上阵之前喝酒送行的习惯,或许就是因了酒能壮胆这一特性。

 

  第五种是一根筋型。这类人平时可能老实巴交,却容易钻牛角尖。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喝了酒之后脑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想起什么就一定要实现,哪怕冲破重重阻碍。喝酒壮胆,大概也是这种人吧。

  第六种是嗜睡型。属于这种类型的人很多,尤其是平时安分守己的人,喝多了之后,也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睡觉,而不是去惹是生非。这种类型的人不管平时是不是嗜睡,喝醉了之后,眼睛仿佛睁不开了似的,不管床上还是沙发上,只要有个安身的地方,倒下来就睡。更有甚者,把大街上的电线杆或者墙当成家的四壁,靠在那里呼呼大睡,真正成了地为床天为被。

 

  第七种是多语型。可能是酒精刺激了人的大脑,很多平时少言寡语的人在喝多了之后会变得侃侃而谈,和常态判若两人。不过,这时候的话是不能相信的,因为很多话是不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的,过后,本人根本就没有印象。所以人们常说,酒桌上的话不算数,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也有酒后吐真言的例子。那些藏在心里的话,很长时间没有机会说出来,终于借着醉酒的机会半真半假地讲出来。你可以当真,也可以当成醉话一笑了之。没有人去深究对醉话的真假程度。

 

  第八种是嚎啕大哭型。此类人不多,但他的内心一定纠结了很多伤心事,因此,借着酒的力量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曾见过一男子醉后呜呜地哭,像一个伤心的孩子。后来,听说他家庭多变故,命运多蹇涩。李白有诗曰,“举杯消愁愁更”。因此,所谓借酒消愁只能消得一时之愁,正本清源才是根本所在。

 

  酒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在人类交往中占有重要位置,酒是中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事物。酒后的状态也因人的脾气性格、为人处世的方式而不同。不过,不管哪一种醉相,还是酒到微醺处为最好,这样才能不出事,不误事,自己也省事。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