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传统相声艺术说的方言为何多为山东话?

2017年09月04日 11:29    作者:朱文龙    来源:齐鲁网    [纠错]

  经常听相声的朋友,都知道,传统相声说的方言大部分都是山东话,如《双学济南话》《学四省》《山东二簧》《关公战秦琼》等。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为什么相声这门艺术对山东话这么亲睐呢?

  首先要明确一点,相声演员取材于生活,生活中哪种方言最有特色,听众又最熟悉,还能找到笑料,相声演员就学习哪种,模仿哪种,而山东话正好符合相声演员的要求。

  老北京天桥,早期相声演员表演的地方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山东距离相声的发源地北京非常近,路途比较便捷,在清朝,到北京谋生的山东人非常多,为此还形成了许多特色。

  比如说,咱们山东人比较吃苦耐劳,性格憨厚耿直,因此,在北京城里面一些以脏、苦、累的行业,很快就被山东人占据了,比如在饭店跑堂、挑水、掏粪、杀猪、宰羊等等。

  还有一部分山东人,在北京做漕夫,服务于京杭运河的漕运。漕夫们按照地域出身为区分,合伙抱团,形成漕帮实力,其中实力最强大的就是山东籍漕夫的派系,晚清到民国,上海最著名的黑社会组织“青帮”,就是以漕帮为基础发家的,里面的成员也以山东人为主。这些做漕夫的山东人,把持着北京的碓房、木场生意,你要买个米,做家具,甚至置办棺材,都免不了和山东人打交道。

  从这些行业中,我们可以得知,在清末,山东移民北京居住生活的人,尤其底层人民较多。在旧社会,有些北京人对这些从事体力劳动的山东人有歧视,称之为“怯老赶”、“山东儿”(必须有儿化音)或者“三儿”,比如山东人在北京送水的多,就被一些北京人称之为“水三儿”,当然,这是个充满地域歧视的词汇,现在已经没有人这么说了。

  其实,不仅仅是山东人,其它省份在北京打拼的人也备受那时北京土著的歧视,比如他们称天津河北人为老坦儿,称山西人为老西儿,称东北人为白帽子,称江浙人为臭豆腐或老豆腐等,甚至具体到北京城内,北城的人(内城、高官富商居多)也瞧不起南城(外城,平民居多)的人,称之为南蛮子。这些称呼都是中国城市文化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 

  北京瑞蚨祥,开办者为孟洛川,山东济南人

  当然,咱们山东人也有富商在北京做生意,涉足的行业主要有商行、布店、饭庄等日常生活和经济命脉的行业。这些富商来北京的时候,都带有大量的仆人、伙计、家眷,因此在北京上流社会,山东话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方言。

  相声,正如郭德纲说的,一开始并不是什么阳春白雪的艺术,而是底层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在旧社会,如果要表现一个人物傻而憨厚,取悦那些高官富商的办法应当是使用方言模拟人物,让这些人在欢笑之余还能有点儿小小的优越感。而就当时来说,内城人接触的长期居住北京而乡音不改的多是山东人,就北京人语音来说,很多人自小儿都能不自觉地模仿几句山东话,而河北的其他口音比如唐山话亦可,却感觉在非常遥远的河北而不贴近生活,天津话或许是比较好的选择,但是,由于大量的艺人游走于京津两地或本身是天津人,对于通过模仿天津话取悦于内城人的行为有天生的抵触,所以多采用同样让内城人感觉出"老坦儿"味儿的山东口音。

  同样境遇的方言还有河北深武饶安(深州、武强、饶阳和安平)地区的方言。

  最后再说一句,这里面所说的地域歧视的词汇,都是发生在旧社会的事情。新中国成立之后,大家都是同志,工作也没有了高低贵贱之分,这些不友好的称呼早就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了,我写这篇稿子的目的也是就事论史,请大家读完这篇文章后不要带情绪,毕竟我们都是中国人。

【责任编辑:肖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