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沧园里的文人旧事 吟诗唱和沧海一勺

2017年10月27日 09:57    作者:    来源:济南网    [纠错]

  趵突泉内的沧园

  沧园位于山东济南趵突泉公园东南隅,占地2500平方米,是一组三厅两院的古典形式建筑。园内苍松挺拔、腊梅橙黄、奇树盆景、秀竹婆娑,尤其雪落时刻,松竹梅各展风姿,构成一幅“岁寒三友图”。

  沧园大门朝西,洞开式的院门,颇具江南韵味。特别是门前的沧桥,5米长,2米宽,两边镶嵌有桥板,四周栽有樱树,桥下水流作响,桥上游客熙攘,举目四望,颇具诗情画意。

  沧园在明、清两朝原为历山书院的故址,清末以后改为学校。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趵突泉公园扩建时,被划入公园内,1964年予以改建后,成为如今的模样。

  沧园亦名“勺沧园”,取自于“沧海一勺”的成语。沧园是明朝著名诗人李攀龙年少时读书的地方,因李攀龙著有《沧溟集》,并世称“沧溟先生”,故人们将沧园称之为“勺沧园”,简称“沧园”,以此来表达后人对李攀龙的敬仰之情。 

  李攀龙

  李攀龙(1514年-1570年),字于麟,号沧溟,山东历城人。少时家贫,九岁而孤,靠着母亲纺织度日。李攀龙自幼聪颖,且刻苦好学,嘉靖年间考中进士,授刑部主事,而后又历任过顺德知府、陕西提学副使、浙江按察司副使等职,最后官至河南按察使。李攀龙为人正直,办事公允,他在顺德知府的三年任期中,革除弊政,实行“务为休息爱利之政”,努力减轻百姓负担,做了很多有益于民众的事,政绩斐然,深得民望。

  李攀龙的文学创作尤擅七律和七绝,声调清高,语近情深,向来为人所推崇,历百年而不衰。他与王世贞、谢榛、宗臣、吴国伦、梁有誉、徐中行结为诗社,史称“后七子”。“后七子”继承和倡行“前七子”的文学主张,“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文学复古运动。李攀龙是为“后七子”的领袖人物。

  李攀龙与李清照和辛弃疾同为济南人,但与“二安”相比,李攀龙为济南山水留下了不少诗作,这是“二安”所不及的。如《五日和许傅湖亭宴集》诗云:“青樽临北渚,一为故人开。此事成今昔,浮云自往来。花间移枕蕈,镜里出楼台。忽就投湘赋,深知贾谊才。”诗中描写了大明湖的优美景色和文人墨客们觥筹交错、吟诗唱和的情景,表达了作者对美景的热爱和对朋友的情谊。

  在沧园西侧,也就是趵突泉南门正面,有一座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修建的白雪楼。说起白雪楼,很有故事可说。

  李攀龙生前先是在历城王舍人庄之东鲍山下修筑过一座白雪楼,而后又在大明湖畔的百花洲修筑了第二座白雪楼,这两座白雪楼现今遗址无存。李攀龙去世后的万历年间,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叶梦熊出于对李攀龙的敬佩和赞赏,出资在今白雪楼处,建起了济南历史上的第三座白雪楼,以此来寄托对先贤的追念之情,不过,这座明代白雪楼在清代初年就倾圮。清顺治年间,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张缙彦在白雪楼原址又重新建起了白雪楼,人称“泺源白雪楼”。“泺源白雪楼”虽然于咸丰年间被重修过,但在1956年时,终还是因年久失修、破烂不堪而被拆除。1996年,出于对文化先贤的追念,由市政府出资,在泺源白雪楼的遗址上,重新修建了如今这座白雪楼。

  清光绪三十二年,尚在师范学堂读书的刘冠三与朋友集资,在白雪楼设立了《白话报》报馆,办起了《山东白话报》,刘冠三自任主编。刘冠三是辛亥革命的先贤,《山东白话报》是山东境内第一份通俗文体报纸,又是山东同盟会在济南出版的宣传革命的报纸,由于其宣传新文化,向广大民众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因而问世不久即被当局查禁。如此说来,白雪楼还应算是革命遗址,只可惜,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从现今的白雪楼内,是看不到这段革命历史遗迹的。

【责任编辑:肖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