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商周古国谭国:因无礼于齐招来亡国之祸

2017年12月11日 17:21    作者:张九龙    来源:齐鲁晚报    [纠错]

  济南章丘的城子崖位于黄河右岸,武原河东岸,水源充足,土地平坦。这里是龙山文化最早的发现地,同时,也是商周古国“谭国”的国都所在。小心翼翼侍奉周室,百姓不得安宁,好不容易硬气了一次,却又得罪齐国。眼光不好,眼神也差劲,谭国的灭亡可真有些自作自受。

  准夏王之后 世居章丘城子崖 

  谭国是伯益的后代,嬴姓国家。《路史》记载:“少昊之裔伯益之后有谭等十八国皆嬴姓。”伯益是东夷部落的首领,先后协助大禹和大舜治水,教给民众种植稻谷,发明了凿井技术,有功于社稷,大舜因此赐他姓嬴。舜禅位于禹后,伯益被任命为执政官,总理天下朝政,治理得井井有条。禹临终时,按照惯例选贤举能,将王位禅让给了伯益。然而,禹病逝后,禹的儿子启发动政变,杀害了伯益,夺取天下,从此禅让制被世袭制所取代,中国开始了“家天下”的统治。

  伯益虽然不得善终,但是伯益一族却得以延续,谭人则是其中一支。长期以来,城子崖以龙山文化的发现地著称,实际上,城子崖先后发现了龙山文化、夏代、周代城址和岳石文化堆积,层层垒叠,繁盛不息。

  生活在城子崖的古人中,有一部分是谭人的祖先,至少在夏朝时,谭人就在此生活。从目前丰富的考古遗存来看,谭人早年在此生活得有滋有味,是片乐土。只是受战乱影响,夏末商初时,谭人的祖先不得已阔别故土,从山东章丘迁到了河南濮阳一带。此后,章丘城子崖古城逐渐被黄土和细砂所覆盖,进入了约为500年的荒无人烟时期。

  商朝末年,中原一带战火重燃,为避祸患,谭人举族迁回了城子崖老家,古城又重新热闹起来。古城周围20余公里的范围内,远近不同地分布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同时代遗址,他们如灿烂的群星映托着谭国都城。这更说明谭国时期,已形成了由中心城市、乡邑、村落分级构成的政治地理结构,谭国政权有一套严密而完整的组织管理体系。

  西周克商后,大封诸侯,谭国获封为子爵之国,算是换来了张保命符。可好景不长,武王去世后,成王年幼,东方发生叛乱,徐、奄、薄姑等国都卷入其中,朝廷在周公的指挥下,开始了三年的东征。谭国处在周朝王师东征和叛乱诸国西进的必经之路上,长期经受战争的洗礼,政治地位和经济发展上都受到严重的冲击和损害。

  周道如砥 谭人苦不堪言 

  虽然自然条件优越,但是西周时期的谭国发展十分缓慢,这主要是受到当时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从西周开国直到康王时期的六十余年中,周室对周边夷族的大肆征伐从未停止,至昭王时代达到了顶峰,对东夷地区极尽盘剥之能事,地处要冲的谭国自然不能幸免。

  《诗经》中有首诗叫《大东》,描写了西周中晚期东方各国及各部族受西周统治者惨重盘剥的情形,反映了东方各国人民的不满情绪,诗的作者正是谭国大夫,从中可以看出当时谭国百姓的生存状态。

  西周初年平定东方叛乱后,周王室分封鲁、齐、卫、燕等姬姓大国监视东方各小国,实行分区经营。距镐京较近各小国统称“小东”,较远的各小国统称“大东”。为加强对“大东”的控制,周王朝下令修筑了一条从镐京到东方各国的战略公路。“辟开修道,五里有郊,十里有井,二十里有舍”,道路平整开阔,路边种着树,每隔一段距离还设置了取水点、宾舍等“服务区”,此路学名叫“周道”或“周行”,相当于现在的高速公路了。

  这条路的作用一边是由西向东运输军队和军用物资,一边是由东向西运输贡赋和征敛的财富。对中央王朝来说,“周道”的存在无疑有利于巩固统治,可对东方各小国来说,这就是贪得无厌的吸血鬼和抽水机。从修建到运营,从征发劳役到摊派赋税,朝廷无时无刻不在压榨和剥削东方人民。

  《大东》一诗正是揭露了发生在谭国百姓身上的这段血泪史。“小东大东,杼柚其空。纠纠葛屦,可以履霜。”诗中提及,冬天到了,在谭国这样远离京都的东方小邦,百姓家里织机上的梭子已经空空荡荡,因为连老弱妇孺都被抓壮丁了。百姓们穿的薄葛鞋早就破烂,需要用粗麻线捆绑着,无奈之下,只好赤脚踩踏寒霜干活。

  与此同时,从西周王畿来的那些公子哥却举止轻薄张狂,在“周道”上横冲直闯,来来去去搜刮财物。公子哥们一个个服装华丽,就连他们的手下也都狐假虎威,对谭国百姓颐指气使。诗中又言:“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佩璲,不以其长。”就算谭国老百姓倾尽家财,奉上最好的美酒和玉佩,可依然入不了那些从王畿来的大人物们的法眼。这首诗声动道出了西周中晚期,谭国百姓受西周统治者惨重盘剥的真实状态。

  两拒齐桓公 因无礼而被灭国 

  春秋时期,周王室的剥削少了,可谭国的日子并没有好过些,反倒因为不开眼得罪了邻居,招来灭国之祸。

  齐襄公荒淫无道,齐国大乱,无奈之下,公子小白和公子纠选择出国流亡。公子小白没走两步就来到了谭国,算起来,谭国和小白还有亲戚关系,可此时谭国国君为求自保,并没有收留他,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小白几经波折,最终在莒国落脚。大难临头各顾各命,倒也在意料之中,但被人拒绝的滋味总是不好受,此事还是在小白心中留下了阴影。

  在莒国躲到第二年,齐襄公被大臣公孙无知杀害,齐国一时群龙无首,亟盼新君。此时,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争相回国,经过一番暗战,最终小白顺利继承爵位,当上了齐国国君,他正是齐桓公。

  按照惯例,新君即位,各国都要派人前去祝贺,这既表示本国对新国君合法性的承认,也是表达与当事国的修好之意。齐国是个大国,并且齐桓公又是经过了一番争夺才坐上了权力的宝座,各国的表态对他来说很关键。

  按说这是个冰释前嫌的好机会,可谭国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对此装聋作哑,连句客气话都没捎去,明摆着不把齐桓公放在眼里,这下子可彻底惹恼了齐桓公。

  收拾好国内的烂摊子后,在管仲建议下,齐桓公确定了“尊王攘夷”的对外策略,名义上是扶持周天子,实则借机扩张自己的势力。一切准备停当后,当然要先找个小国来开开刀,杀鸡儆猴。几乎没怎么思考,齐桓公就把刀锋指向了谭国。

  公元前684年,也就是齐桓公执政第二年,齐国以“谭无礼”的名义出兵攻打谭国。一看毫无胜算,谭国国君脚底抹油,逃走了。巧的是,他的流亡目的地也是莒国,和当年的公子小白一样。最终谭国被并入齐国,自此,谭国子孙后代遂以国为氏,称谭氏,这也是现今谭姓之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