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尚寨竹马:变皇家仪仗为草根艺术

2018年04月04日 10:36    作者:水茗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尚寨竹马”源于明鲁荒王陵仪仗出行,是由邹城市中心店镇尚寨村村民沿袭古代军事阵法改编创新而成的一种民间艺术。历经600多年的演变、传承,“尚寨竹马”逐渐形成了由24匹竹马出行的浩大舞队,表演场面真如沙场。

  所谓竹马,就是利用竹篾扎成马的形状,外糊数层厚纸或布,彩绘后涂上桐油,成为表演道具。表演时,人们将其跨于腰间,似骑马状。

  “竹马”一词起源于唐。文献中最早记载“竹马”的则是《后汉书》。东汉后,“竹马”正式作为儿童游戏加以提倡。唐代后“竹马舞”、“竹马戏”等多种艺术形式相继出现。这种民间艺术形式曾盛行于我国南北各地。经考证,早在宋代的民间社火就出现了“跑竹马”表演。明代阮大铖在他编写的剧本《双金榜》中也安排有“跑竹马”。清代《帝京岁时记胜》中,“岁时杂戏”条,列有“跑竹马”

  竹马在表演活动中有专门的乐队为他们伴奏,有锣、鼓、大镲、小镲等乐器,有的地方还配有唢呐、长号等。跑竹马的角色,少则十个八个,多则二三十个,一般为双数。

  “竹马舞”曾经流行于全国许多地方,但经过漫长的流传过程和历代艺人的修改、演变,形成了不同地域、不同艺术风格的多种表演形式和内容。现存的主要有带唱腔台词的与不带唱腔台词的两种,只舞不唱的一般称为“竹马舞”,又唱还舞的称为“竹马戏”。只舞不唱的跑竹马一般气势浩大,富于变换阵法。 “尚寨竹马”在跑竹马艺术中算是一枝独秀,跑的“阵法”全部是盛行于冷兵器时代的野战队形。表演时个个策马扬鞭、英姿飒爽,犹如沙场冲锋,使人仿若穿越到古战场。2013年6月,尚寨竹马入选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

  尚寨竹马形成于明代,与明鲁王朱檀有着一段历史渊源。

  据《明史》记载,朱檀,系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洪武三年(1370年)生。生两月而封为鲁王。洪武十八年(1385年)15岁时就藩兖州,辖四州二十三县。朱檀本“谦恭下士,博学多识,好文礼士,善诗歌”,甚为朱元璋所喜爱。但住进兖州鲁王府后,误入邪路,信奉道教,终日焚香诵经,烧炼“仙丹”,求不老之药,希冀长生,结果却“饵金石药,毒发伤目”,因为汞中毒而早亡,仅活了19岁。朱元璋获悉后爱恨交加,认为他的行为实在荒唐,遂赐恶谥曰“荒王”。同时择选风水宝地不惜人力财力,大兴土木,为其修建了规模宏大的陵墓,大发其丧,并派兵守陵。

  朱元璋选的风水宝地叫九龙山,鲁荒王陵就位于九龙山南麓,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穴依山凿石开圹,深26米,占地面积7万多平方米,堪称明第一亲王陵明鲁王陵紧邻尚寨村。 尚寨村原名“丧寨”,是荒王发丧的寨子,附近还有了一个老营村,是当年官兵的营房驻地,解放后村民将村名为尚寨。

  按照大明律例,守陵士兵需每天操演排兵布阵。尚寨村的先辈们亲眼目睹这一盛况,天长日久就将演习阵法熟记在心,于是借用流传几千年的民间游艺“跑竹马”形式,按照皇家仪仗出行的场景,因繁就简,逢年过节时以竹为马,排兵布阵,娱乐健身。

  尚寨竹马的真正兴盛缘于村里的一次变故。据说某年,尚寨村一些青年村民染上了赌博恶习,于是输房输地,赌妻卖儿等事在村里时有发生,由此而引起的悲剧也不断上演。村中长者颇感忧虑,于是订立村规,命令村民农闲之时学习操演阵法,以强其体,砺其志。久而久之,尚寨竹马成了远近闻名的强身娱乐项目并逐渐形成了由24匹竹马出行的浩大舞队,表演场面真如沙场。

  尚寨竹马表演者为24人,分兵、卒、将、帅角色,另有令将、旗手、号手等角色,服装以明代古装为主。伴奏的乐器主要为鼓,锣,尖子号等,鼓锣声响可模仿战场的进攻与撤退并控制表演节奏,尖子号则可模仿马的嘶鸣声及战场上的冲杀声。竹马骨架为竹制,外面衬以不同颜色的布料。马颈至头部置一竹竿,表演时可将马头上下抖动如真马。马身中空,便于人“骑”在“马”上,表演时将马的前身和后身用带子挎在肩上。

  尚寨竹马表演开始前,两队人马分列左右两队,一对12人,整装待发。长号响起,伞扇旗锣依次上场,四面战旗随后开道,紧接着金角齐鸣,令将箭步冲锋到场地中央,翻滚跳腾着挥舞战旗,鏖战正式拉开帷幕。两队人马浩浩荡荡,气势恢宏,分由将帅带领驰骋登场,迅速布阵为左右两军,“战争”一触即发。战鼓擂起,将士们一手拉缰一手执鞭,策马扬鞭、进退有序,呼喝奔驰、迂回穿插,不停地变化阵形。双方或鏖战不下,或奇兵突袭,时而平缓銮铃叮咚似行云流水,时而急促战鼓轰轰如万马奔腾。马号紧催,战鼓如雷,让人仿若亲临短兵相接、激战沙场的雄壮场面,气氛极具历史感染力。

  尚寨竹马表演阵型原来有100多种,但受“技艺不外传”的影响,尚寨竹马技艺一直在尚寨村口传身授世代相传,故传播分布面积较窄,历史上也无任何文字记载。现在可以表演的阵法主要有围城阵、四角合围阵、梅花阵、合兵会师阵、兵分三路阵、攻心阵、掏心阵、三才阵、探营阵、穿心阵、三鱼阵、迷魂阵、八卦阵和撒星阵等。每个阵形讲究先后顺序,有固定的变换套路。每个阵形跑完后,都要集结成围城阵,然后再跑下一个阵形。这些阵法形态各异,各有奇招,独具特色,使得这一艺术区别于普通的竹马游戏,表演起来生动形象,是一种珍贵的艺术形式。

  将古代军事文化和古老的舞蹈文化结合起来,这是尚寨竹马最大的创举,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也体现了鲜明的地方文化特色,在邹城市具有很强影响力和生命力,堪称地方文化瑰宝。多年来,一直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

  但同中华民族其他优秀传统文化一样,受市场经济的冲击和影响,以及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尚寨竹马这一民间艺术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一度濒临失传。1970年春至1971年初,国家对朱檀墓进行有计划的发掘时,发现了1000多件文物,其中有432个木俑仪仗,是当时亲王“甲兵卫士之盛”的真实写照,山东省博物馆设有明鲁荒王陵展示厅,专门陈列当年出土的珍贵文物。1987年,尚寨竹马迎来了“久违的春天”。邹城市非遗保护部门专门成立了抢救保护尚寨竹马领导小组,多次去省博物馆考察学习,对尚寨竹马进行系统、全面地整理记录,对失传的阵法进行抢救性挖掘,同时重点对尚寨竹马的表演形式进行复原,对现有阵法进行排练。近年来,邹城市非遗保护部门积极争取上级支持,先后筹集近30万元为尚寨竹马置买道具、更新服装,帮助尚寨村组建了业余竹马表演团。并多次聘请专家指导,提升表演形式,丰富尚寨竹马文化内涵。在文化部门的支持下,尚寨竹马表演团的队伍逐渐壮大,表演技艺不断提高,并先后多次在大型活动中一展身手,有力助推了尚寨竹马艺术的传承、保护和发展,使之焕发出了新的艺术青春。现在,每逢节庆日,尚寨村都会组织村民在村里或城区广场进行演出。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