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宁绕九江口,不在此地走

2018年03月19日 13:59    作者:唯有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方圆百里的老百姓都知道,汶上县东北方向边界处,有一座小山,山不高但名气很大,人称“五鸡台”。按照旧时的行政区划管辖图,五鸡台“脚踏”汶上、肥城、泰安、东平、宁阳五县之地,位于五县交界处,被各县所属村庄长期“分兵包围”着,特别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置身此地高台,能清晰地听到分属五个县的鸡叫报晓,因而得名“五鸡台”。这种机缘巧合,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极其罕见的,当地居民为此深感荣耀和自豪,但凡有来客,“五鸡台”的故事已经成为经年不变的“头版头条”,祖祖辈辈“津津乐道”也不厌其烦。

  说起五鸡台的故事,最经典的要数那桩人命案了。传说有一年五鸡台出了人命案,受害人家属托人写了五份状纸,分别呈至五个县衙大堂之上,但因为案发地点特殊,转眼之间已过月余,竟然没有一个县官亲历或安排衙役勘查过问案情,心急如焚、备受煎熬的受害人家属只好越级告状至泰安知府衙门,知府大人知晓人命关天大案竟然被长期搁置无人问津,大为恼火,当即传令五县知县迅速抵达五鸡台现场办案,自己也要亲临前往,刻不容缓。

  闻听顶头上司大动肝火,五个知县如坐针毡,生怕落在了别人的后面,有骑马的、有坐轿的,更有年轻气盛的肥城知县,为了争取最快时间抵达五鸡台,竟然近水楼台顺手“征用”了一头驴急急忙忙地赶往了案发地点。五位知县大人不敢怠慢,分别按照程序仔细验尸办案,没有一人再敢坐视不管。

  但本案受害人似乎无意之中与五位县官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所处之地竟然头在肥城地界,脚在汶上辖区,两只胳膊一只在泰安、一只在东平。大家见状,泰安、东平、宁阳、汶上的四位县令异口同声地向知府大人禀告说:“知府大人,人依头为首,死者的头部在肥城地界上,理应由肥城县衙审理此案为宜。”知府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觉得四位知县所说在理儿,便令肥城知县着手彻查此案。

  年轻的肥城知县连连点头应允,命手下衙役当场勘验,两位属下十分机灵,善解人意,也深知县令意图,便不动声色,按照程序先行验视死者脸部,但让现场众官、衙役及围观民众人等不曾想到的是,二位官差竟然此时拱手向县令禀道:“大人,死者五官齐全,脸部并无伤痕。”

  肥城知县听后一愣,但很快便大声训斥二位属下道:“既然脸部无伤,接着再验脑后便是!”二位官差点头称是。

  俩衙役吆喝一声,合力一掀,竟然把死者立了起来,看到头后面同样无任何伤痕,遂将其放在地上,但死者却意外地“自然而然”倒向了汶上县境内,年轻的肥城知县反应机警、心神领会,急忙趁机上前几步向知府大人拱手禀报说:“知府大人,下官已经勘验完毕,头部前前后后都没有任何伤痕,其伤全在身上其它部位,但其所处地界不属下官管辖,实在无权越界过问它县之案,还请知府大人定夺明察。”

  知府大人听了之后,感觉肥城县令所言极是,便令汶上县令接审此命案。汶上的县官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肥城县衙已经接手并着手勘查的这桩人命案子,竟然突然转向,接力到自己的手上,刚才只顾与别人咬耳朵开小差儿,稀里糊涂地还没有听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接到了知府之令,哑巴吃黄连,但只有照办的份了。

  经此一案,汶上县令吃一堑长一智,为了避免此类烦心事再度发生,便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儿,把一条河主动划给了其它三县,以河为界,河南河北分制,从此,汶上县在汶河以北再也没有了地盘儿,五鸡台也成了当时谈之色变的“打死人不偿命”之地,闲杂人等、四方过客均默契地坚守着“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成规,直至后来的几度辖区建制更替,才渐渐解开此结、回归一方自然和谐。

  那桩颇具传奇色彩的五县令同场断案的老故事,似乎已经刻在了五鸡台人的心灵深处,成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招待朋客的饱含炫耀意味的老生谈资,那句流传至今的“宁绕九江口,不在此地走”的“不朽诗篇”,更是挺直了五鸡台人的脊梁,颇具名家大腕诗家之风范。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