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郭玉雪: 志在必成 戏坛流彩

2018年03月05日 16:28    作者:张庆余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在嘉祥乃至鲁西南一带,一些上了年岁的人只要一提起郭玉雪,总会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赞扬说:“他是嘉祥剧团里一大名丑,不论演古装戏,还是演现代戏,他扮演的角色都会叫人忍俊不禁,哈哈大笑。笑过了还不算完,那幽默形象还能长久地留在心目中。”

  梨园世家受熏陶 

  郭玉雪生于1945年5月,祖籍为山东省郓城县侯集镇郭垓村。其家庭堪称梨园世家——父母亲终生从事曲艺事业,为了生计,以演唱扬琴为主,走乡窜村说书唱戏,足迹遍及菏泽、济宁、聊城、商丘等地。年幼时期的郭玉雪及其兄弟姐妹四个,因在家无人照料,便跟随父母四处奔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民间艺人有了一定的地位。其父母不再单枪匹马自个儿演出,而是广纳贤才,组成了一支农民曲艺队,利用农闲时节,在鲁西南、豫东一带多地演出,影响力越来越大。1955年9月,上级有关部门组织了跨地区农村民间艺人曲艺大赛,参与范围含盖济宁地区、菏泽地区、聊城地区。其父母参赛的节目,荣获了“全家红”一等奖。为传承曲艺事业,父亲收了许多徒弟,通过热情而耐心的传授,大部分徒弟学有所成。尤其是张殿玉、韩廷贵两位徒弟,最具影响力。张殿玉成为原中央民族音乐学院教授、著名坠琴演奏家;韩廷贵成为原山东省民族音乐学院教授、著名古筝演奏家。郭玉雪的兄弟姐妹,以及姐夫、妹夫、女儿等人,也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直接受到父母的艺术熏陶和悉心指导,一个个很有出息。姐姐郭玉娥,先是考入郓城县梆子剧团,1968年10月调入济南市历城区豫剧团;妹妹郭玉春,所走的路子与姐姐完全相同;弟弟郭玉东,19 70年参军,由于入伍前就有了“艺术素质”,被领导看中,加入了部队文工团,从事曲艺演出,转业后分配到兖州煤矿七十处工会,主抓矿区文艺活动,先后任工会主席、矿办公室主任;姐夫、妹夫都在剧团工作;女儿郭亚楠,现为济南市吕剧院演员;最后说到郭玉雪,由于他自幼聪慧,在父母说书唱戏时,他就像个普通的听众一样,坐在一旁仔细听,久而久之,耳濡目染,渐渐懂得了一些演唱知识。13岁那年,就考入了郓城县剧团的前身“郓城县前进文工团”(后改为郓城县山东梆子剧团)。进团后,先后拜山东梆子名家季广胜、丁长启、周广钦为师,工花脸、武生、文武丑。他所带出的徒弟刘金兰、李福全等人,都成为嘉祥县山东梆子剧团的名演及骨干人物。

  踌躇满志攀高峰 

  郭玉雪刚进入剧团时,正处于生活特别困难的时期。他从家里只带来一床被子,晚上睡觉就只能半铺半盖。对不担任重要角色的一般演员,特别是像郭玉雪这样初进剧团的新手,剧团里除了管吃饭,每参与演一场戏,仅发两毛钱。老师们呢,不光能在舞台上唱主角,显得十分风光,引人注目,还能领到比一般演员高许多倍的工资。因此,郭玉雪对老师们十分地羡慕,而对自己的处境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出于年轻,他那时想的还比较单纯,也就是说,思想还比较朴素。他想:同是在剧团里干一天,人与人之间所享受的待遇竟有这么大的差别。要想使自己的待遇提高,必须改变自己的命运,通过积极努力,让自己的演艺能达到甚至超过主角。这样,自己才会有名声,收入也会高上去,生活不再凄惨,还能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这种想法,尽管还没有上升到后来的那种“演戏为人民”的高度,但是也产生了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于是,他以不服输的犟劲儿,开始暗下决心,不分昼夜地刻苦练功。演出时,他只要不出角,就站在舞台一旁“偷戏”——仔细观察主演们的唱、念、坐、打各种动作,对他们的一招一式、一句一词,都熟记于心。一有空闲,就凭着自己的记忆,对“偷来的戏”进行不化妆的模仿表演。再加上虚心好学,多请老师言传身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业务提高很快。

  1958年8月,他第一次登台演出,在《黑遇路》剧目中扮演了包拯的角色。他那雄浑高亢的嗓音,加之吐字清晰、真切,音质浑厚圆润,声情并茂,表演工架威武端庄,使老师们大感惊奇,可谓“初出茅庐,一鸣惊人”,也博得了观众们的高度赞赏。1959年3月,省城戏剧导演桑之世来剧团考察地方戏剧发展情况,剧团领导当时安排他在折子戏《劈棒》中饰演花脸高玉,他沉着应对,把高玉这一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世界给表现得淋漓尽致。桑导观罢之后,对郭玉雪大夸一番,直说他是个唱花脸的好苗子。1963年9月,该剧团参加山东省调演《闯幽州》,他饰演杨七郎,此剧荣获表演一等奖;1964年3月,参加菏泽地区戏剧调演,他在《十五贯》中饰演反面人物娄阿鼠,将这个人物的鄙微形象演得活灵活现,也使该剧获得了表演一等奖;1965年传统戏禁演,时兴演现代戏,他在现代戏《刘四姐》中饰演侯七,在菏泽地区戏剧汇演中荣获二等奖;在《社长的女儿》中饰演小胖,轰动菏泽地区,得到领导和专家的认可,获得了表演二等奖;此外,还在《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箭杆河边》等剧目中担任过主要角色。无论演哪出戏,扮演什么角色,他都能做到演唱感情饱满,表演细致流畅,台风高雅稳健。

  古今人物表演精湛 

  生、旦、净、末、丑,虽然把丑角排在了末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丑角的作用不重要。越是能吸引观众的、让观众感到热闹有趣的剧目,就越离不开丑角的渲染。郭玉雪深深懂得这一点,因此,他主工文武丑就特别用心。凡是剧目中有丑角的,只要他来扮演,都显得非常成功。他结合自身条件,通过博采众长,富于创造,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一般来说,饰演古装戏里的丑角还比较容易些,而饰演现代戏里的丑角,就比较困难了。因为观众对现代生活都很熟悉,对现代人的心理特点、性格变化乃至命运结果等,也容易“预测”出个一二三来。正因为如此,郭玉雪对饰演现代戏里的丑角,较好地研究和掌握了相当的技巧。他在如何实现从古装戏到现代戏的角色转换中,通过反复、认真的揣摩,达到了既能把这类丑角演得像现代人,又不同于一般的现代人,让人看了这种人物,能感到自然、贴切,照样有血有肉,活生生的,而不像硬塞进去的“外星人”。最具代表性的,是他于1968年11月调入嘉祥县山东梆子剧团后,在现代戏《小保管上任》剧目中饰演的反面人物“尖尖钻”了。为了演好这个人物,他首先了解人物的性格——“尖尖钻”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农民群体中的那种爱沾集体小便宜,能说会道,自作聪明,见利就上,有缝就钻的人物。对这个人物的表演,既不能按传统戏的丑角来演,也不能按时装戏的反面人物来表现。出于这种考虑,他在唱腔、动作表演中做了大量的新旧结合,把人物演得恰如其分,入木三分,活灵活现。此剧目上演不久,社会上便出现了“郭玉雪热”,尤其是那些戏迷们,在大街上只要见到郭玉雪,不喊其名了,直接喊“尖尖钻”,这简直成了他的艺名。如今,虽然时隔三十多年,每每提到“尖尖钻”,许多人对郭玉雪的演艺仍旧是赞赏有加。在排演样板戏《杜鹃山》时,为塑造好雷刚这一人物,他一遍遍地熟悉剧本,认真把握人物性格,把雷刚由鲁莽、可亲、主张正义,变为追求远大理想、运筹帷幄的农民自卫军队长的成长过程,从道白语气、唱腔设计到舞台的完美,都表达得完美无缺。特别是在设计唱腔中,他立足山东梆子的特色,去掌握人物的感情转变,结合本人的嗓音特点优势,把唱腔设计得恰到好处。此剧公演后,受到各级领导、同行及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

  在他几十年的戏剧生涯中,他成功而又出色表演的剧目不计其数。但是,他从不居功自傲,也从不以主演自居,而是时时表现得谦虚谨慎,宽厚朴实。他表演的最具代表性的剧目有:现代戏《杜鹃山》中饰演雷刚,《八一风暴》中饰演贺龙,《铁流战士》中饰演嘎布藏,《艳阳天》中饰演马之悦,《朝阳沟》中饰演拴保,《李双双》中饰演孙喜旺,《小保管上任》中饰演尖尖钻,《山地交通战》中饰演老贾,等等。传统戏《十五贯》中饰演娄阿鼠,《铡美案》饰演包拯,《花打朝》中饰演程咬金,《三打白骨精》中饰演猪八戒,《水淹罗成》中饰演陶三虎,《绣花女传奇》中饰演柳二,《逼婚记》中饰演知县,等等。

  如今,郭玉雪已年过七旬,这对戏剧演员来说,宛如枫叶正红,但色愈浓而景愈美、味愈香。他退休后仍旧“宝刀不老”,雄心勃勃,愿继续发挥余热,为弘扬山东梆子艺术,为更多地奉献社会,多做一些事情。他想:自己虽然不再适于登台演出,但是可以在家里编写剧本,扶持青年演员。抱着这种想法,他把一些频临失传的优秀剧目,通过回忆,慢慢整理出来,以备青年演员们学习、续传。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