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

2018年02月27日 11:35    作者:唯有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始建于公元1411年的山东省汶上县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为京杭大运河的正常流通立下了汗马功劳,农民白英老人的“引汶济运”策略,科学地解决了重大航运尖端难题,堪称世界古代水利史上最伟大的设计范例,其名号甚至超过了李冰父子设计建造的声名显赫的都江堰,与此相配套的九处汶上运河遗址,也众望所归地被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毛泽东主席在了解此遗迹时,赞赏“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工程”,感慨之余,挥毫写下“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的豪迈名句,也为小县增了光添了彩。

  随着汶上辖区内运河遗迹的申报成功和广泛宣传,有“第二都江堰”之美誉的南旺分水遗址,吸引了中外越来越多游客的青睐和光顾,有关此遗址的各种记载和传说,也同样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者的深入探讨和了解,甚至有人“打破砂锅问到底”,让当地居民和景区管理者不得不重新补课,引经据典,访查史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这句“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了,既便是土生土长的汶上人,能把“三分”和“七分”说得清道得明的人也找不出几个来。

  《明史·宋礼传》记载,“南流接徐、沛十之四,北流达临清者十之六。”说的便是当年的工部尚书、太子太保宋礼亲临治水时,访得汶上县农民白英老人所设计的汶水作为引水之源,以汶上为界,南北水量分配援航的话题,此乃“六分朝天子,四分下江南”之一说,百分之四十的汶河水流向了南方的徐州和沛县方向,百分之六十的水分流向了天子脚下——北方的京城。《汶上县志·白英老人》说,“四分南流达于淮泗,六分北流达于漳卫。”与《明史·宋礼传》所载如出一辙,也是南北四六而分水。

  到了明朝李鐩的《宋尚书祠堂记》又载,“以其三南入于漕河,以接徐吕;以其七北会于临清,以合漳卫。”与明史和县志中水量分配比例的多寡,虽有数量上的轻微差距,但大体说法相同,均倾向于“七分朝天子,三分下江南”。

  民间流行的传说也偏向于南三北七的分水老版本,与明史和县志中的记载基本上相吻合,“七分朝天子(向北),三分接皇粮(向南)”的传说就形象明了地证明了这一切,还顺便从传说侧面把汶上南旺分水口“十日过往粮船六千余艘”的壮观航运景象描画得惟妙惟肖。

  难道说毛泽东主席的手书把“三”和“七”放错位置了吗?好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但大都不明就里,特别是来汶上观光的外地人,更是一头雾水、蒙在鼓里,均想方设法欲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按理说,毛主席也是文化和书法大家,名符其实,对此说法应该也是相当谨慎和严谨的,再说了,其身边更是不乏专业人士,不应该有这样的事实低级出入,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翻阅史料,不难发现,“南三北七”的说法一直长期延续到了清朝初期,才有了张伯行“倒三七开”的公开说法,按他自己的说法,“不知是何年”,已经有了相反的分水剂量南北版本,他当时也已经搞不明白了,因为,在南旺分水龙王庙大门上,有副赫然写着“北去三分朝天子,南下七分接皇粮”的著名对联,打乱了经年“三七开”的老说法。

  按照以汶上南旺为界的南北海拔分析,地形北高南低,素有“运河水脊”之称,比淮河水面高出38米之多,汶河之水的向北分配比例应该不大于十之六七,即可有效利用白英老人引来的汶河蓄水推进船只向北航行至150公里外的临清一带相对平坦河段,保证其继续向北京方向行进。而从汶上向南“下坡”航行,船快水急,蓄水流失迅速,应该就不少于六七成汶河援水来补充“库存”了。南旺段,在整个京杭大运河中,就像一条超长大鱼的背脊中间地段,突出高耸,使运河之水流经汶上时受到阻碍,困惑了祖祖辈辈靠大运河营生的无数人,从朝廷到百姓,无不对其束手无策,才有了永载史册的“白英治水”壮举,才有了“五里十三步”的蓄水土沙坝援航南旺分水口工程,破解了千百年国人的“不解之惑”。

  再者,随着自然界的降雨量变化,南北河道水源的储水量也是动态变化的,不可能一成不变地总是南多北少或南少北多,再结合清初张伯行的文字分析和南北地形高低的既定事实,“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的说法,就变得既客观矫正又相对说法精准了,这也是历代运河人思想认识伴随着自然而进步的有力论证。

  毛泽东主席“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的名句,再一次印证了汶上县南旺分水枢纽工程在整个大运河航运史上不可磨灭的巨大功绩,其科学价值和治水范例举世瞩目,“北三南七”的来龙去脉也就变得更加清晰明了了。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