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汶上县被称为“中都”的缘由

2018年02月11日 09:59    作者:唯有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土生土长的汶上县人对“中都”二字并不陌生,中都市场、中都大街、中都广场、中都文苑、中都街道等一大批富含“中都”元素的称谓比比皆是,就连许多天南地北慕名来小城的游客,也时常提出对“中都”概念的好奇,汶上县要撤县设市为“中都市”的美好愿望,也长期“自豪”着全县人民的初心,但真正能把其来龙去脉讲出所以然的人很少,至少十有八九的人对此说法的认识是模糊的,包括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地原居民。

  其实,“中都”的由来与至圣先师孔子有着深厚的渊源。早在鲁定公九年,也就是公元前501年,孔子宰殷密城,也就是今天的汶上县地界。其上任伊始便依据“礼制”和“中庸”原则,大力推行和维护周礼,亲民理政。首先,孔子前去拜谒了距衙署十里之外的先君之庙——鲁九公墓,之后便有了为所宰之地更名的设想。

  孔子认为,已经51岁、度过了人生大半辈子的自己,能来此地做“一县之长”,这是他的缘分,所以对这片土地情有独钟,便想着应该给这块地方起一个合乎礼仪中庸且有名分来历的好名字。孔子觉得,所谓“中庸”,不偏谓之中,不倚谓之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换句话说就是,无过不及、恰如其分。从孔子标榜的“中庸之为德也,甚至矣乎!民鲜久矣”的话中不难看出,其把中庸已经提升到了一种最高尚道德标准的高度,深感民众中太缺乏这种礼仪道德了。有了这样的设想,孔子便上奏鲁定公,提议把殷密城改名为“中都”。

  孔子向鲁定公奏道,先君庙堂所处殷密城理应符合礼仪,要称“都”。《中庸》第一章曰“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大道也”,故取“中和”之意,得名“中都”,彰显孔子“忠君尊王”的理念和治理中都的坚定决心。鲁定公眼见孔子以身作则地推行礼教,欣然准奏,将殷密城改名为“中都”。

  孔子宰中都,历时一年,留下了大量诸如“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长幼异食,强弱异任,男女别途,器不雕伪,市无二价,不封不树”等大量令四方诸侯争相效仿的施政管理措施,在中都形成的教化方法和施政理念奠定了儒家文化的思想根基。

  因孔子治理中都有方,为诸侯树立了榜样和政绩实践经验,得到重用,离任中都,曾先后升任鲁国小司空和大司寇,使儒家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和发展,如果说,汶上县乃孔子儒家思想的发源地和实践地,是毋容置疑的铁定事实。

  孔子离任中都时,小城外前来送行的百姓十里人巷,有拿土特产、丝织品、鸡蛋、干肉的,也有老弱病残强撑着身子前来欲见最后一面的……孔子见状大为感动,顷刻间便泪如雨下,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强忍着稳定了一下情绪,才对众人说道:“大家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能收,希望大家遵循礼道,长此以往,万世安泰!”

  有一曾经被孔子从不孝儿感化为孝子的小伙子,背着瘸腿的老父亲前来向孔子送一双鞋,老人家说是其老内人亲手做的,无以回报,说啥都得让孔大人收下,孔子大为感动,只好脱下自己的新靴子“以旧换新”,这才有了以后的“夫子履”和后任县官为其专门建设的供放靴子的楼阁。“清官离任留靴”的惯例也是孔子在中都留下来的。

  孔子初仕中都宰,为汶上县人民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食粮和经久不衰的礼仪宝藏,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源远流长。从此便有了名载史册2500余年的古“中都”称谓,这就是汶上县本土居民一贯习以为常地称其家乡为“中都”的缘由。

  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因孔子亲自“赐名”且初仕“中都”宰而名扬四方,这是汶上县人千年津津乐道的资本和荣耀。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