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花鸟画家刘安民

2018年02月07日 11:05    作者:张庆余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嘉祥县文联副主席刘安民,幼承家训,从小就喜舞文弄墨。上小学时,正直文革中后期,其父刘沛洪作为嘉祥县教育系统文艺骨干,除了写大字报、宣传标语外,还常常参加一些文艺演出等,也就是在那时起,刘安民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笛子、手风琴、口琴等情有独钟,写写画画、唱唱跳跳丰富了刘安民课余的生活。寒暑假里,他就到爷爷家,看爷爷一边喝酒一边作画,刘安民也会拿起毛笔有板有眼的比划。爷爷见孙子喜爱,就让他练习素描和写生,让他画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物,总之是看见什么画什么。刘安民说,当时爷爷也没手把手的教他画,只是常常作画让他看,并交给他一本芥子园画谱和一本徐悲鸿的画稿,爷爷最常给他说的话就是书画同源,想画好就要先练字。对于祖父的教诲,刘安民至今铭记在心。

  中学时代,刘安民成为学校篮球队主力,写字、画画、吹口琴、健身让他成为学校的明星。毕业后考入嘉祥县农行工作。工作之余,他一直醉心于书画艺术,先后参加曲师大函授班、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培训班学习,同时,他还常常拜访其姑父——山东书画20老之一陈金言先生,系统地学习和前辈的指导使刘安民进步很大,1993年、1994年,他分别加入省美协、书协。1991年嘉祥县文联组建,刘安民放弃银行的优厚待遇到文联从事书画创作工作,1999年起任县文联副主席,2004年他还当选为济宁市美协副主席。

  按照常理,在家乡既是书画名人又是文联领导,刘安民应该守住功名利禄安度余生,然而他并未如此。2014年,已经51岁的刘安民却毅然决然的到北京学画,让人费解,或许他的内心深处有着与齐白石当年一样“故里山花此时开也”的思想轨迹,或许他要追随着爷爷的足迹学艺京城、问道京城。在举目无亲的北京,一支笔、一把口琴相伴,刘安民先是拜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写意花鸟大家之一霍春阳为师,丰富的生活阅历再加上齐鲁大地的滋养和孔孟思想的影响,使得他成为霍春阳最为看好的学生,很快,刘安民就深得其精髓,画作笔精墨妙,意境深远,深受人们喜爱。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刘安民就在北京扎下了根,成立了自己的艺术工作室。并任北京孔孟书画研究院院长、世界文化产业交流联合会执行主席。

  在中国画技法的学习上,刘安民是包容的,开放的,他没有局限于哪一宗哪一派。长辈的营养他汲取,霍春阳先生的亲授他受教。在北京,他还常到刘大为、刘曦林,郭石夫、程大利在荣宝斋画院的工作室学习,但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临摹学习古人上。淡泊名利的刘安民从来不会说自己是济宁的美协副主席,山东省美协花鸟画艺委会副秘书长,也不会拿出自己的爷爷和姑父炫耀,他到北京是抱着一颗学习再提高的心,并非是为成名成家,这反映在他的作品里是纯洁和干净,是远离世俗的安静和本分,是当下人们缺少的清心寡欲。正是这种为艺术默默的坚守,让刘安民的画作更有生命力,更有内涵。

  “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相比丰富的生活、学习经历来说,刘安民在自己的画作里却做足了减法。天上飞鸟,水中游鱼,地上一草一木,一花一虫无不入画,寥寥数笔,生动有趣,天真自然,清新活泼。在颜色的运用上,他把水墨和色彩调和的天衣无缝,艳而不俗,润而不燥,浓而不烈,淡而有色。

  在师古人、开新风,推陈出新方面,刘安民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笔墨和技法的运用上,他是学习、继承和吸收的,而在意向和情趣的表达上,他完全摆脱了前人的束缚。生活中的物象和生命中的意象在他的笔下都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节奏欢快,促人奋进。尤其是最近两年,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方针的推出,让刘安民的画作更是唱响了时代的主旋律,正如他笔下开屏的孔雀,神采奕奕、气宇轩昂,展示了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色彩也如跳动的音符歌唱祖国、歌唱家乡,彰显了他的理想追求和精神境界,带给观者满满的正能量。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