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菩提东行》——恢弘的视觉盛宴

2018年01月05日 11:08    作者:行云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菩提东行》舞台剧以2008年兖州兴隆塔地宫出土的“安葬舍利纪事碑”内容为依据,由中国实景演出创始人梅帅元及其团队精心创作。描述并阐释了真善美,诺言与信任,牺牲与奉献,对目标的执着与追求,以及各民族的团结与融合等主题,整部剧以七幕音乐剧的形式全景展示了北宋时期的历史风貌、风俗民情,同时也表现了兖州作为儒文化发祥地的开放、包容和端信的传统精神,真切地诠释了佛法广大、普渡众生、劝人向善之根本宗旨。

  因为近在咫尺,所以我有幸看了好几遍,一遍比一遍感触颇深,如果说第一次观看是出于好奇,尚有几分怀疑和盲从于别人的传说,那么之后的几次观看便是佩服之至、瞠目结舌,   没有对中华佛释道文化之传承历程和古九州之一的端信兖州之人文历史的真正了解,仅仅通过气势恢弘的演出阵容、精妙绝伦的舞台设计、如诗如画的灯光效果、娴熟认真的动作表演对这一史诗一般的巨作,同样产生由衷的赞美之情,这即是演出达到了预期效果。正所谓,懂行的看门道,不懂行的看热闹,看热闹的还能大加赏识,说明《菩提东行》不是一般的好,真正打动了观众的内心,每一幕转承之际全场观众都会不由得鼓起掌声与暖场的高亢抑扬的击鼓声同声而和,是发自内心的情不自禁!附近的乡野村民、稚嫩儿童曾每天陪同带装彩排,从不懈怠者大有人在,如果不能引起心灵的共鸣,何必来此捧场忍受炎热的酷暑和草蚊的肆虐呢?

  最能打动我的是最后一幕,场景还原了古兖州的真实历史,舞台上出现了执“端帛”十几人,执“符节”十几人,排列整齐,中规中矩,这不只是使用道具的简单安排,而是写照出兖州所代表的“端信”文化之内涵。“八佾”舞于庭是天子才享有的资格,祭祀布衣天子孔子之时同样上演,在此表现,说明毗邻圣地曲阜的兖州,和至圣先师孔老夫子有着深厚的渊源,他曾任中都宰,往来常憩息于此地达巷党,达巷党相传也是孔子拜师项橐的地方。兖州和曲阜两地先后彼此归属,同属于泗水河畔,到底还是一家,文明、文化、历史、人文毫无异同,都是儒家文化积淀深重之地。演出最后定格于这样一个场景——舞台最上方升起了光明光辉光彩之释迦牟尼涅槃成佛时的卧像,顿时佛光普照整个夜空,合十塔大型幕墙上也出现了安葬佛陀舍利辉煌灿烂的兴隆塔,舞台上所有演员双手合十,而看台上的上千观众情不自禁地高呼“阿弥陀佛”不绝于耳,只用震撼人心也不能够形容此情此景,在场的所有人仿佛经受了一番佛法的洗礼。美哉!壮哉!《菩提东行》。

  儒家文化以“修身养性、仁者爱人”为本,古代兖州“家家自以为颜路,人人自以为由求,人皆知读圣贤之书,文质彬彬乎过人,弦诵洋洋乎盈耳。”佛家以“慈悲为怀,诸恶莫作”为根本,中外两大宗教之精神内核有何区别?都是劝人向善,都是修己利他。剧中的一个人物——兖州“小傻子”即便是自己的宝珠丢失了,也毫不吝啬,常想拿宝珠解救别人的困厄,其“无欲则刚”、“无为而无不为”的出发点,也受有着“和圣”之称的“坐怀不乱”真君子柳下惠的深刻影响,行端表正的柳下惠自然代表着端信。另一个剧中人物“小妮子”信守人生底线,路不拾遗,一直等待宝珠完璧归赵,暗合“天赐颜回一锭金,外财不富命穷人”之儒家故事,法藏眼含热泪匍匐于杏树之下并感慨:兖,端也,信也!此时,他手中的金瓶发着光芒飞向茂盛的老杏树,杏树化为发光的菩提,由此完成菩提东行,佛光普照兖州上空。杏也,“幸”也,兖州幸运得到释迦之真身舍利,更是“兴”也,佛教兴也,在兖州这个“端信”之地兴盛发展,代代流传。本土儒道文化和外来佛教文化交汇在一起,糅合在同一个舞台,完美地向世人弘扬文明同根同源、人性同心同德这一根源。我为巨作创造者赞!我为传播正能量者歌。

  木鱼声起,佛谕在耳:菩提,舍利,是你,东去。沙漠、大雪、猛兽、强盗这些天灾人祸又有何惧?亲情、友情、爱情、钟情,人间真情随东去的佛法一一展现!一幕幕如诗如画的故事在上演,情节跌宕起伏,观众饕餮着宗教、民族、文化深切相溶的精神大餐,享受着一幕幕真诚、善良、美好的心灵盛宴。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