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七夕节——去牛郎织女的发源地寻找爱情

2017年08月28日 17:02    作者:淄源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革命老区沂源的牛郎织女传说

  “织女”、“牵牛”二词见诸文字,最早出现于《诗经》中的《大东》篇。“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皖彼牵牛,不以服箱。”《诗经·小雅·大东》中这段有关织女、牵牛星宿的记载,被专家认为是牛郎织女传说的萌芽和胚胎。

  到了东汉时期,无名氏创作的《古诗十九首》中,有一首《迢迢牵牛星》,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摸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从中可以看出,牵牛、织女已是一对相互倾慕的恋人,不过诗中还没有认定他们是夫妻。

  在文字记载中,最早称牛郎、织女为夫妇的,应是南北朝时期梁代的肖统编纂的《文选》,其中有一篇《洛神赋》,注释中说:“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时“牛郎织女”的故事和七夕相会的情节,已经初具规模了,由天上的两颗星宿,发展成为夫妻。但在古人的想像中,天上的夫妇和人间的夫妇基本上是一样的,因此,故事中还没有什么悲剧色彩。至于为什么牵牛、织女要在“七月七日乃得一会”呢?原文未交代。据后世推测,可能一方面是每年七月夜间的星辰在天空最为明亮,牵牛、织女二星相距较近;另一方面,七月七日是当时民间风俗“乞巧”的日子,而劳动人民都把织女当作劳动能手,因为她能在“十日之内,织娟百匹”,便向她“乞巧”。于是,人们就把牛郎织女故事和民间习俗揉合到了一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故事在继续丰富和发展。在《荆楚岁时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织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天帝哀其独处,许配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衽。天帝怒,责令归河东,唯每年七月七日夜一会。”牛郎织女的故事发展到此,就起了较大的变化。由于牛郎织女婚后贪图享乐,“废织衽”,因而激怒了天帝,受到惩罚。这便给故事带来了悲剧气氛。这大约是这个传说的较早面貌。这里它从星辰之间的神的爱情,转化为人神之间的恋爱故事了。后来故事中的天帝,被说成是王母娘娘,织女则成为她的外孙女,牛郎是人间的看牛郎。织女与牛郎婚配,并生一男一女,最后王母将其捉回,用发簪在她和牛郎之间划成一道天河。牛郎携儿女追逐,被河所阻,只能靠鹊桥每年七夕相会。至于其他种种传说,大多数是以此为蓝本而加以延伸的。

  牛郎织女故事在革命老区的历史见证

  当地有实景——沂源县燕崖乡拥有目前国内唯一一处传说与实地实景相对应并存有古建筑遗址的珍稀景观—建于唐代的织女洞和牛郎庙。二者隔沂河东西相对,一河两岸的山水格局,与天上“牵牛星-银河-织女星”遥相呼应,有着惊人的相似,形成了天人合一、天地神奇的独特景观。牛郎庙原先是一幢两层阁楼式建筑,后经多次重修,始具规模,建有三间正殿,青砖绿瓦,彩绘斗拱,建筑宏伟。庙内大殿塑有牛郎及其子女像,旁卧金牛塑像一尊。院内古柏参天,清幽别致。其中,“沂河”更是与“银河”绝妙谐音。

  居住有其人——牛郎庙旁边的村叫牛郎官庄, 村里的人大部分都姓“孙”,与牛郎(孙守义)刚好同姓,这个村子明朝年间就有,村里人以牛郎后代自居,并历代传承牛郎织女故事,至今沿袭着养蚕、织布、取双七水等习俗。

  文献有记载——最早在西周的《诗经·小雅 ·大东篇》就有:“跂(qi)彼织女”、“睆(huan)彼牵牛”的记载,据考察大东的位置是泰山以东,临淄、曲阜一带,而大东的核心位置正是沂源。

  石碑有见证——沂源县燕崖乡整个大贤山上的石碑非常多,因为先前被破坏过,现存完好的不多,但是所有的石碑上所刻的内容,都与牛郎织女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其中有一块石碑,它对牛郎织女的记载是非常清晰的,这块石碑是嘉庆20年所立,石碑上面所刻的两首诗叫“登织女台”,作者是王松亭,诗的第三和第四句“仿佛星河垂碧落,依稀牛女降人间”。非常形象地描写了在天成象、与地成形的意境。

  因为各种自然资源与人文脉络高度和谐统一,沂源被专家称为“牛郎织女故乡、中国爱情文化源地”。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