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风鲁韵

【原创】赵芳云:“鲁西南织锦”织造技艺传承人

2017年04月18日 15:07    作者:陈常领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说起鲁锦,我们都不会感到陌生。它是鲁西南民间织锦的简称,俗称“老土布”、“老粗布”,有着悠久的历史,因色彩绚丽,美丽如锦,于1985年被定名为“鲁西南织锦”,“鲁锦”这个名字就从那个时候沿用下来。

  其实早在春秋时期织锦工艺就已经相当成熟和发达,著名的嘉祥武氏祠汉画像石刻《曾母投杼图》和《孟母断机教子》图就是反映了济宁地区的嘉祥、邹城和曲阜一带机杼和鸣的景象。魏晋南北朝时期,鲁西南地区广植桑麻,桑麻纺织得到进一步发展。“鲁人重织作,机杼鸣帘栊”,“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描绘出唐代山东纺织业的盛况。到了元代,黄河流域开始种植棉花,使用棉花做原料纺线织布越来越普遍,聪惠勤劳的鲁西南人民将传统的丝麻纺织工艺糅进棉纺织工艺,织成的棉布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鲁西南民间织锦。

  山东省嘉祥县仲山乡高庄村有一位能将古诗织入鲁锦的高手——赵芳云,她被文化部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嘉祥县,赵芳云老人是唯一掌握在鲁锦中织入古诗技艺的人。什么“接天莲叶碧空尽、映日荷花别样红”, “祝你平安、吉祥如意”等。赵芳云说:同龄人不愿意学这种技艺,年轻人嫌织字太繁琐。织字时,条纹字较为繁琐,一根一提;方块字织起来容易,三根一提。为了不影响鲁锦的整体美观,字要织的横平、竖直,字体大小尽量保持一致。由于工序繁琐,一天只能织几个字,完成一幅作品需要10天左右。由于这种鲁锦传达着“吉祥如意”的寓意,带有古诗的鲁锦价格高于普通的条纹鲁锦。随着生活水平的改善,市民对鲁锦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为适应这一需求,赵芳云老人摒弃了河北粗布线纹粗、掉色、花纹单一的缺陷,借鉴市场上流行的面料和颜色,更新了原有的鲁锦面料和颜色。除了掌握普通的鲁锦图案纹饰外,赵芳云老人还能织出“迷魂阵”、 “喜字锦”、“孔雀开屏”等数百种纹样。

  在鲁锦传承过程中,鲁锦的图案纹饰不断推陈出新。由最初的斜纹、条纹、方格纹等发展到枣花纹、狗牙纹、斗纹等八种基本纹样。不同的纹样,象征着不同的寓意。“八个盘子八个碗、满天的星星乱挤眼”,由合斗花纹组成盘碗,蓝白二色交织出星辰,天上的星星与人间喜筵交相呼应,既体现婚宴的热闹,还记录了民间以八为上菜单位的习俗。

  随着鲁锦图案纹饰的更新,原有的织布工具逐步显现出局限性。赵芳云老人在鲁锦上织字时,必须反复观察原有的织布工具,根据织布过程中积累的实践经验,她独自发明的织字工具“缯线”,这种工具一端拴着铁钩、一端拴着螺丝帽。织字时,用铁钩钩住织布机、螺丝帽起到牵引彩棉的作用。平时不用时,就把螺丝帽收起来。完成一幅带古诗的鲁锦需要100多条“缯线”,一根“缯线”只能负责牵引一种颜色的棉线。

  赵芳云说,原来鲁锦的颜色比较单一,主要以蓝、黑色为主。仅有的绿色和红色是比较鲜艳的颜色,这些布料只是小孩子们的特权。其余的大被子、棉袍、大衣等主要采用蓝、黑色布料。上色之前,布料需要放进锅里煮,并添加火碱等辅料。翻转布料时,需要戴上皮手套,稍有不慎就会烧伤手部皮肤。煮过之后,在锅里闷一会,再用石碾轧,经过这样程序的布料表面光滑、色彩亮堂。

  “……旋风子转,落子缠,经线姑娘两边站,织布就像坐花船,织出布来平展展……”流行于鲁西南地区的《棉花段》的歌谣,形象地描述了传统织布的工序。据介绍,鲁锦织造从采棉纺线到上机织布,需要72道工序,全部采用手工工艺。据赵芳云老人回忆,七八岁刚学纺线时,她纺出的棉线粗细不匀、且容易断。后来技术成熟后,一天能纺1斤棉线、织14尺布,大约能够为男子做3个单褂。随着现代纺织业的飞速发展,手工生产方式主导地位丧失,鲁锦这一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民间艺术逐渐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如今在嘉祥县乃至整个鲁西南,像赵芳云这样的鲁锦织造手艺人已经越来越少,传统技艺濒于失传。传统的纺线、染线已经退出日常的纺织程序。20世纪60年代末,生产队里组织村民集中织布,并详细划分工序。当时,赵芳云主要负责纺棉线。棉线的质量被划分为一、二、三个等级。为保证棉线质量,赵芳云放慢纺线的速度。速度比较快的村民四天能纺一斤,而她五天才能纺完一斤棉线。“慢工出细活”,用赵芳云的棉线织出的鲁锦赛过洋布。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