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烧 秋

2018年08月30日 17:25    作者:张庆余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烧秋”又是秋天里的一大野趣。

  烧秋,就是把已经或即将成熟的大颗粒的庄稼,在田野里弄些干柴草烧熟了吃。吃这样的“野餐”,多半不是为了充饥,而是为了解馋,因为它的香味太馋人了。

  年少时,我和小伙伴们常干些烧秋的事,且所烧的样数也不少。

  烧毛豆是其中的一个“重项”,因为这来得最容易——随便从已经成熟了的豆田里,拔一把豆棵,再从地里收拢一些干枯了的豆叶,放在地头上,用火柴点燃后,将豆棵放在火堆里烧。当豆叶烧完了,豆夹也就烧熟了。豆粒儿若是在地里就已经熟透了的,在被烧的过程中还会发出“啪啪”的炸裂声,象燃放的微响的鞭炮那样好听。尚未成熟的豆粒儿,仍旧藏在豆夹内,但照样能被烧熟。为了好捡熟豆,需先用草帽或褂头,将叶灰煽跑,露出黄噔噔的豆粒儿或灰绿的豆荚。大伙儿便蹲在周围,用手拣豆粒或剥豆荚。 烧裂的干豆粒儿,炸缝里溢出的香气能飘老远,吃起来更是满嘴里香。带荚的豆粒儿,虽闻不到香,但剥食时的面香也充满口腔,回味无穷。

  花生、玉米,烧起来不如烧大豆容易。因为花生粒儿大,外壳也比较厚,烧的时间就比较长。烧玉米时,不能把玉米苞剥干净,需留下几层内皮,以免把粒儿烧煳。吃烧熟的花生或玉米,照样是满口喷香,百吃不厌。

  烧地瓜最不容易。因为地瓜个头大,皮儿薄,含水量高,如果直接用火烧,会烧得“皮焦骨头生”,并不好吃。因此,小伙伴们便用“窑烘”的方法——在烧地瓜之前,先在地面上挖个浅坑,再用捡来的干坷垃,沿坑边儿往上垒,象垒窑洞似的,只留一处续柴草的门。垒成后,像烧火做饭那样,把预先搜集起来的柴草点燃后一把一把地往“坷拉洞”里续,直烧得坷拉发红。这时止火,把地瓜填进去(一次可填数块),然后用脚将热坷拉踩塌,使之盖严地瓜。待一小时左右,估摸着地瓜烧熟了(实际上是烫熟的),大家便扒开地瓜上面的土,拿出烧好的地瓜吃。这样烧的地瓜,皮儿不焦,瓤儿沙面又甜,远比蒸或煮的好吃得多。

  烧秋,不止是烧庄稼,有时我们还会烧蚂蚱 、蝈蝈(我们鲁西南人称蚰子)吃。过去,田间的蚂蚱、蚰子挺多,特别是秋收时节,这类蜫虫都长得很肥实。小伙伴们便到处捕捉它们。用不了多大会儿,便会捉到好多只,用一根狗尾草的梗儿从它们的脖甲处穿成串儿,放到火堆里烧。烧熟后,它们的翅膀、腿已被烧掉,只剩下黄櫈櫈的肉体,有的体上露油,吃起来脆香,别有一番风味。

  烧秋比较时兴的年代,是在农村尚未实行生产责任制时期。那时,生产队里的庄稼虽然有人看护,但一般看护得不严,护秋者对烧秋的孩子们的所为,像看待“生瓜梨枣,见了就咬”那样,视为平常小事。推行生产责任制后,田归各户经营,很少有人再损坏别人的庄稼了。烧秋现象逐渐消失了,如今已成为历史。但每每想起这种事儿,那趣、那味,似乎意犹未尽。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