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月饼的滋味

2018年08月23日 17:26    作者:扬帆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盼过年、过节或许是六零、七零后共同的愿望。贫穷的童年生活让这两代人的味蕾如沙漠般贫瘠,年节之时的饱饫烹宰使这两代人像“骆驼”一样储存着大半年的希望,滋养着匮乏的肠胃。

  知道月饼的滋味是在1976年,那时我刚刚三岁。中秋节之前,家里借来城镇供应户的粮票仅仅买了两包月饼,一样一包,一包八个,连月饼是什么样子还没有看清,父亲就把它挂在屋梁上的篮子里。小小的我知道篮子就是好东西的“储藏室”。虽然高高挂,但香气还是从它的细缝中渗透出来,吸引我常常站在下面,指着篮子对大人撒娇道:“我要…我要…”可是无人理睬,只有好心的奶奶说:“好孩子,听话,中秋节快到了!多分给你!”我只好望篮兴叹,恨自己的个子不够高。懂事后想:这两包月饼是一家人团圆之夜的“奢侈品”,怎会任我独享呢?

  中秋节终于被盼来,月饼分成两盘摆上供桌,终于见到它的样子,存放时间太长,纸包被里面的油浸的半透明,显示出一个金黄色、圆圆的身影,香味更加浓重,诱惑着我围着桌子腿转悠,“不能动!上完供才能吃!”父亲严厉地呵斥道,我知道敢于挑战父亲威严的后果,他那蒲扇大小的手掌一定会让我的屁股开花,于是,我赶紧跑开,丧失了闻香味的“机遇”。

  晚饭之后,八仙桌被抬到院子,此时月挂中天,桌上还摆着苹果、石榴等贡品,月饼是最主要的一样,被摆放于正中间。时间在大人们叽叽喳喳的谈天说地与噼里啪啦脱粒玉米的劳动中慢慢过去,玉米芯渐被堆积如小山,这时,自鸣钟响了十二下,终于熬到了分月饼的时刻,每个孩子两个,而母亲不由分说把我的一份放到抽屉里,说:“快睡觉!天亮了再吃!”啊!眼巴巴等了半夜居然是这个结果!“吃”是孩提时代最大的渴望,我的渴望却被如此地折磨着。

  漫长的月夜终于被明亮的白日代替,这下没有阻止的理由了吧!一睁开眼,我就急不可耐拉开抽屉,拿起一个月饼,迅速撕破纸包,期盼已久的它露出了真面目,月饼中间鲜红的小点被永久刻在记忆中。我马上咬了一大口,然后慢慢咀嚼,真是绵软香甜,然后看着月饼里有盘绕着的青丝、红丝,十分好奇,帮我系鞋带的母亲说:“这是桂花馅的!青红丝是用蜂蜜腌制过的玫瑰花瓣!”我用手挑起一根,慢慢品味,顿时甜入耳鼻,直沁心脾。我每天的早点都是煎饼花泡酱油水,“奢侈”的月饼无疑是我最难忘的舌尖味道,没有之一!另一个是五仁月饼,同样好吃到无法用语言形容。唯恐好东西很快离我而去,所以两个月饼被我一点点蚕食着,足有五、六天之久,最后,把一点点残渣在纸包的帮助下顺入口中,结束了这一年的期盼,而哥哥们的那一份早在当天解决,他们眼巴巴的看着我“大快朵颐”,望洋兴叹。

  1986年,生活转机的一年,文盲的母亲提着大茶壶去火车站卖大碗茶,走进了“商海”,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中当属不安分守己的“异类”,一分钱一分钱的积攒下,这年中秋节,我居然分到了八个月饼!枣泥、五仁、桂花、川蜜各两个,我终于可以当天吃下一整个月饼了,每当想到此事,眼泪便忍不住流下来,更增加了对母亲发自内心的感恩之情,是她用沉重的脚步换来了一家人的幸福。

  之后,母亲又拉着地排车做起贩卖青菜的生意,月饼便极大丰富,终被吃腻,它的香气弥漫满屋反而成为非常厌恶的怪味,硬塞到手中也无动于衷。又一个十年过去,月饼品种多样、口味繁杂,在挑选过程中,总会有一、二个可以勾起食欲,然而绝没有儿时垂涎之感,月饼,成为一个节日必不可少的应景之物,而不是我内心的需求。

  渐渐,孩子已到了我儿时的年龄,没有了房梁,没有了篮子,我还要压抑着他的欲望吗?不!长期得不到满足,他的成长之路必将留下性格缺陷。可是,如今的食品世界已经缤纷多彩,我用什么方式加深他对“中秋节”的理解呢?于是,从他懂事起,我都会购买一些贵重、口味独特、包装有内涵的月饼,一直守到八月十五满月儿升起之时才会和他一起分享,讲诉着中秋佳节的传说和故事,在他的记忆里留下“幸福”的痕迹。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