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听雨眠

2018年08月20日 15:33    作者:雪满长安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雨夜的诗意总是令人捉摸不透的,若真论美感,怕是也难说一二;可是雨滴似乎总有一种奇妙的魅力,能毫不牵强地将冰冷的夜晚润色起来,装饰起来,让其拥有可以入诗入画的资格。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留下了数不清的关于雨的诗词歌赋,或雄壮,或幽长,或清丽,总之,无一不是怀揣着最为干净的文笔去润色每一个字符,记录下某一个文人当时可以用雨色形容的心境,似乎这千丝万缕的水线,不是落在了地上,而是正正地淋在谁的心里。

  今夜,此刻,我幸运地拥有一场夜晚的雨,拥有一段可以安静独坐去倾听来自大自时,你的灵魂竟是如此的自由。

  所以夜色,总是珍贵的,在这同样珍贵的人间,也在这同样珍贵的热闹的白天。然和自己内心深处声音的时光。我常常觉得,夜晚的雨是雨中最为珍贵高傲的一种,她是让人的肉身和人的梦境相互贯通的虫洞。当某一个平常的深夜降临,夜色便宛如一个能吞噬一切的斗篷,不仅仅熄灭了所有的光,更淹没了一切嘈杂的声音;所有人都会睡觉,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上司或是师长,此刻都不会有任何的人入你的灵魂,似乎可以完全与白天的自己脱节……你就幸运地偷来了一段只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你可以想任何事,此

  若是在这夜色中,能再加上一些雨,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可能是像我正在拥有的小雨,轻得仿佛是谁的耳畔呢喃,细密的丝线柔弱无骨地砸在各种硬质的地面或者建筑上,平白让人生出心疼之意,城市中虽难见潺潺水凌,倒也可谓漫天遍野,如鸣佩环;也有可能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不同于白天的霸道,被安排在了夜晚的暴风雨似乎更是大气磅礴,荡气回肠,风和雨像是拥抱在一起的实体恋人,在天地之间充斥着回荡,无惧任何阻拦地拼命掉落,在大地的任何角落都能盛开出怒放的莲花,在那样的境界里,似乎整个世界都能与你为敌,也都能与你比肩作战。“夜阑卧听风吹雨”,诗人陆游曾经将一场深秋夜晚的风雨大作倾泻成了满腔的家国豪情,我不敢妄自揣测在当年那个山河破碎的动荡年代,这位万千豪情,满腹才华的文豪曾经历过怎样的“泪尽胡尘”,才能让他在已经风烛残年的年岁里,仍旧做着铁马冰河的梦,但我总能隐隐觉得,风雨飘摇,朔风萧萧,在那样一个凄切的秋夜,万千的雨丝早已化作无数的兵马,在诗人的灵魂里得以纵横,承载着可以诠释家国二字的千秋大梦。

  雨歇梧桐,遣怀翻忆。其实何止是诗人呢,便是微不足道的你我,也似乎总愿在这雨声的安慰和鼓励下,静静地去宣泄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内心。

  之前曾在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读过余老对于夜雨诗意的感悟和描写。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片段,他的一位美国教授朋友,对夜雨有着执着的偏爱和追求,甚至专门在一处僻静的山顶上建了一栋独门别墅,平常一直置闲,但是只要逢着夜雨袭来,立马驾车上山。初读时只觉忍俊不禁,后来细想时,方能感到其中意味。城市的喧嚣向来和“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的空灵缱绻背道而驰,再清丽冰凉的雨丝,落入人声鼎沸的城市火炉中,也不过暂时的降降温罢了,甚至还要牺牲自己,最终仍旧沦为车水马龙中的一缕蒸汽,何来“无穷树”,谁见“一半山”。难得潇洒闲暇,更何谈雨夜诗意。人这一生,永远是需要美的,可是这美学的概念,又的确因人而异,我们终其一生去探寻的人生之美,终究还是点点滴滴,落在所有生活的夹缝里。

  所以,我无比的珍视这夜晚久违的绵绵细雨,随风潜入,不声不响,却又不卑不亢。

  静静地洗刷整个城市的热浪和喧哗,绵软温柔地倾覆了整个炽热的白天,如此冰凉却不寒冷,如梦似幻,宛如故人的轻念。“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从少年听雨楼上,到年老听雨僧庐,或许雨夜能带给人最为直白珍贵的东西,便是这未绝的雨声,和着人灵魂深处最直白的感情。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我愿在这绵绵的雨声里,拥有一份风吹雨的雨眠。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