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姥姥的苦日子·甜日子

2018年08月20日 15:29    作者:张文鑫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姥姥生于1920年,出生那天,既没有炮竹声声为她庆生,也没有欢声笑语为她祝贺,有的只是父母紧锁的眉头和深深的叹息。

  在姥姥的记忆中,彼时的中国,兵荒马乱、军阀割据、战乱频繁、匪患不断,到处抓差、抢粮。30年代,日本人进了村庄,更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里被洗劫一空,不断有人被枪杀或者抓去做了苦役。姥姥一家只能在地里找点能吃的东西来充饥,还要提防被发现,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民国32年,山东大旱,很多地方颗粒无收,姥姥的故乡闹饥荒,树叶、树皮、野果、草根......能吃的东西都被人们吃完了,方圆200多里哀鸿遍野、饿殍满地。姥姥和家人沿着黄河故道一路乞讨到了当时的聊城县附近,不幸在浩浩荡荡的行乞途中和家人走散。20多岁的姥姥一边寻找失散的父母,一边行乞,几天下来,又累又饿,昏倒在一个陌生的村庄里。醒来后,村里的乡亲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外地来的姑娘,几天滴水未进的姥姥拿过乡亲们送来的干粮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饭后,乡亲们从姥姥断断续续的哭诉中知道了她的身世,大家很同情姥姥不幸的遭遇,村里一些善良的大娘、大婶开始张罗姥姥的婚事,给她找个婆家,饭碗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于是,姥姥嫁给了我的姥爷。

  姥爷比姥姥大5岁,性情温和。婚后,虽然丈夫温厚良善,对自己呵护有加,但是姥姥的心里却一直挂念失散的亲人。见姥姥整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心地善良的姥爷利用多种关系多方打听未谋面的岳父母的消息。一个月后的一天,天阴沉沉的,姥姥后来回忆起来,总是反复说着那句话“一早起来,就觉得胸闷,右眼皮直跳”。中午时分,村里一位从外面回来的好心人告诉她,附近庄上抓了一个偷玉米的外地人,听口音好像跟姥姥有些相像。姥姥仿佛有预感似的,心里一紧,放下碗筷跑了出去,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一路小跑地到了附近的村庄。

  此后的几十年,午夜梦回,姥姥总是梦见父亲弥留的模样: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上紫一块青一块,多处淤血,手里拿着一个未成熟的、被人踢得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脏兮兮的玉米,一位壮实的汉子手里拿着碗口粗的棍子,一边打一边咬牙切齿地骂……见到女儿,父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挣扎着要起来,嘴唇嚅喏着,似乎有话要对女儿讲,可是没等讲出话来,头一歪,断了气……

  两个月后的一天,姥姥在齐河落脚的哥哥打听到她的消息,特地赶来,劫后重逢,兄妹俩抱头痛哭,哥哥告诉她父母一路打听她的消息,来到了这里。不曾想,母亲饿死在了寻女的路上,父亲忍受丧妻之痛继续寻找女儿,应该是饿的实在受不了了,才去偷别人的玉米。很长一段时间,姥姥都活在父母惨死的阴影里,好不容易盼来了他们的消息,面对的却是生离死别……那些战火不断的日子,那些凄苦的逃难生活,那些忍饥挨饿的片段,在姥姥的心中留下很深很深的印记,正因为经历了这样的苦难生活,姥姥一直保持了节俭的习惯。

  随着时间的推移,灾难的中国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取得了最终的胜利。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虽然也历经了一些艰难困苦的日子,但姥姥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她坚信,毛主席和共产党已经带领人民走出了战争,远离了疾病,赶走了饥饿,一定会带领人民走向幸福。此时的姥姥白天积极劳动,晚上在自制的煤油灯下识字学习,她的表现得到了党组织的肯定,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坚定信念的支撑下,姥姥克服了各种困难,生活渐渐变得好起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60年代,已经是村妇女主任的姥姥很开明,先后送大儿子参军、小儿子和女儿去读书,大儿子参军一走就是5年。5年的时间里,没有了青壮劳力,为了其他两个孩子的读书,好强的姥姥一边忙着多如海的会议,一边缝缝补补照顾家里,常常熬夜到很晚。日子虽然清贫,但是一家人相濡以沫,生活过的很开心,也很温馨。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土地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家家户户告别了缺衣少粮的年代,可以说,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粮,姥姥的脸上也露出幸福的微笑。姥姥说那会儿自己身上有使不完的劲,连以前做梦也想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也成为生活中的现实,大家觉得日子有了盼头。

  一个甲子过去了,仿佛只是一代人成长的时光,共和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华大地的儿女们披荆斩棘,在党的领导下用实践的历史经验,抓住机遇,应对挑战,为中华大地描绘出一幅幅崭新的画卷。

  姥姥90岁时身体尚且健康,身干笔直。走过离乱的战争年代,经历过干旱、洪水、地震、蝗灾种种自然灾害,她的心态很平和。想起第一次拿到国家养老金的那一刻,她笑的像个孩子,饮水思源,莫忘来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一切,她说自己的好生活是党给的,她是个党员,她想救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如今,姥姥已经去世,想到她幸福安康的晚年,想到那已过去的艰难岁月,我忽然觉得,姥姥的一生多像我们的党走过的风雨岁月,犹如岩石缝隙中一棵孱弱的弯弯曲曲的小苗历经磨难长成一棵从容淡定的参天古树。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