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白菜人生

2018年08月20日 15:23    作者:君行健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他俩当年的结合正是应了那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觉间,俩人已牵手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回首往事,他更多的是感激和感慨。二十余年的同舟共济,他打心里感激她为这个家庭所付出的辛苦和努力,二十余年的相濡以沫,他们彼此见证着对方慢慢远去的青春韶华,当年的翩翩少年郎,如今转身化为成熟稳重的大叔;她也早已越过当年的桃李年华,正式步入贤妻良母序列。尽管岁月并没有刻意在彼此的面容上留下印记,但俩人比谁都要心疼对方增添的少许白发、丝丝皱纹……

  他,体型偏瘦,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她,身材娇小,面貌恬静,温婉而知性。

  俩人初识于初夏的一个下午。在第三方的介绍下,那天下午,俩人进行了婚姻中的首次“会晤”。初次见面有点程序化,确切的说当天下午她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印象,更谈不上所谓的“一见钟情”,无论是从学历上还是生活的经历上,俩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而没有交集也就意味着没有共同语言,礼貌的寒暄了几句后,在他还有事情要处理的借口下,俩人的初次会面便在尴尬中匆匆结束了。

  “匆匆那年”,他每每想起两个人的过去,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几个字。想来也是,俩人从见面到订婚到结婚组建家庭,总共也就月余的时间,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实属罕见。现在想来,他们的婚姻大事与别人比较起来确实有点草率了,但同时他又很庆幸这种安排,最起码,俩人感情一直稳定如初。居家过日子,虽然免不了矛盾争执,但在周围众人的眼中,俩人始终是一对羡煞旁人的模范夫妻。

  他和她的性格既不是互补型也不是江湖人士所称的“八字不合”型,怎么说呢?如果用夫唱妇随来形容彼此之间的默契,应该是较为恰当的。这些年来,俩人能够在一起稳定的生活,的确要归功于彼此的包容,相互的迁就。

  当年的他年少气盛,虽然外表羸弱但脾气火爆;而她虽然没有多少的文化,但颇识大体,从来不和着急上火的他一般见识。

  性格使然,遇事好急躁的他可没少对她发了脾气。相处的日子里,他不记得和她发生过多少次的争执,只记得每一次的争吵都是在她的退让下而结束;他不记得自己的性格从什么时候起变得理智起来,只记得在每一次“战火”过后,枕边传来的轻轻抽泣声,犹如一根根钢针扎在他的心头,令他在懊悔自责中辗转反侧……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他和她的感情却与日俱增,尤其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女儿出生后,好似有一条纽带将俩人紧紧缠绕在一起。他看着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她,心底不由得充满了自豪感,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工作,挣钱养家,要让襁褓中的女儿吃好,喝好,要供她上最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

  世事难料,就在他谋划着幸福的未来时,一场席卷全国的“下岗大潮”却奔涌而来——他和她先后失业了!

  下岗在家的他一时无所事事,意志一度消沉。她看着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他,心中不由得暗暗着急,但熟知他心性的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生活上更加的贴心慰藉,慢慢的抚慰他一时空落的内心,用亲情唤醒他的斗志,让他振作起来。

  她的温柔体贴,让他一度无地之容,他想通了,人要为自己,为家庭努力地工作,好好的活着!走出了狭窄、几近封闭的内心世界,他重新为自己今后的人生做了一次规划,他要和那个曾经软弱到自暴自弃的自己做一次告别。于是,在一个明媚的上午,他和她领着乖巧可爱的女儿走出了家门,来到了照相馆,拍下了下岗后他们三口之家的第一张“全家福”。

  照片中,他侧身坐着,她则微笑着站在他的身旁,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左肩,乖巧的女儿拿着一串紫色的葡萄幸福地依靠在两人身边。看着可爱的女儿和恬静的她,他的心中不由得幸福满满,他觉得,身为一个男人,一定要担负起家庭的重任。

  如大多数下岗工人一样,他购置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在街头跑起了出租。他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尽管苦点、累点,可相比在工厂里的那点薪资来说,他对目前的营生有着很大的成就感,当然,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事情,说不定他会一直沉浸在这种自我满足的状态。

  在他上街奔波的日子,她也没有闲着。在家看孩子之余,她独自一人去了当地刚开业的商场应聘,可没有想到,第一次面试她就被录取了。

  就在她急切的想要将这个好消息消息和他分享时,却得到了他出了车祸的消息,心急如焚、六神无主的她在第一时间急忙赶到了事故现场。当透过人群,看到翻倒的三轮车和一地的狼藉时,眼前一黑,她几乎晕倒在地,失魂落魄的她木然的朝着人群走去。“谢天谢地,还好平安无事!”在人群中,她看到了正在接受交警询问的他,禁不住在心里反复叨唠起来。他并无大碍,只是看起来有点儿狼狈。柔弱的她不知哪来的勇气,不顾一切地推开遮挡的人群,踉跄地跑过去,靠在他的身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好像下一秒,两人就要生离死别似的,她此时就想牢牢地抓住他,牢牢地抓紧他,一刻也不想离开他的身边。

  事故很快就处理完了,作为无错方的他们婉拒了交警提出的让对方适当补偿的要求,作为下岗工人的他们觉得对方也不容易,何况人车无碍,没有必要再来回折腾,此时的他们只是想着赶紧回家,回家安静地休息。

  回到家的俩人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他看着正在为他换洗衣服的她,突兀的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看着她有点消瘦的背影,他恍然大悟——她一直在牵挂着早出晚归的他!望着她眉间一丝淡淡的哀郁,他不由得想到每次出车时,为什么她和女儿都会看着他发动车子,然后目送着他走出家门直到老远,依旧站在原地望着他;当他收工回来时,无论早晚,无论下雨还是下雪,大门口永远都有一个单薄的身影在等着他……

  他的眼睛湿润了,他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自责。长期以来,他忽略了她作为一个女人对自己男人的担忧,忽略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顶梁柱”的地位!现在看来,他若在外有点什么不好的状况,相信那是她一生难以承受的痛!

  “可自己又能怎样?离开了熟悉的工作岗位,自己在工厂所学到的技能在社会上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至于说去企业应聘……?”他自己沉思了良久,一想到自己笨拙的口才,在权衡利弊下,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暂时熄灭了这个刚刚萌发的念头。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真正促使他下定决心的竟然是一棵白菜。

  记得那天中午他接了一个跑乡镇的“大活”,之所以说是大活,是因为街上的三轮出租车日益增多,他已接连好几天没有跑外的“业务”了。同行们大都面临着这样一种状况:一边是客源的减少、流失;另一边却是出租市场已接近饱和,同行之间恶性竞争、人为压价的现象急剧加大,有时一天下来,也拉不了几趟活,挣不了几块钱。总之,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当他将客人安全的送达目的地,在返程的路上他突然发现路中央有一颗遗落的白菜。

  “也许是庄稼人在装车时没有压实,在路上颠簸时滑落了下来。”他停下车,想了一下,就将这棵值不了几个钱的白菜放到了车上,心中暗自盘算着白菜的几种做法,准备回家露一手,好好“犒劳”一下担惊受怕的她。

  回到家时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家。

  “难道今天不用上班吗?”他感到有点疑惑。

  “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她没有理会他的不解,而是高兴的问了他一个问题。

  “今天?今天吗?”他疑惑了一会儿,愣是没有想起来。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都忘了?”她微笑着的“嗔怪”道。哦!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为了给下岗后的他过一个难忘的生日,上早班的她特意和商场上的同事交换了一下班次,虽然晚班累点,但她觉得在明媚的中午,一家人在一块吃吃饭、聊聊天,是多么有意义,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他的眼角有点湿润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将自己在路上捡来的白菜拿了出来,递给正准备做饭的她。

  “白菜!你啥时候买的?”当得知白菜的来龙去脉后,她笑了!在她的眼中,这棵“白菜”可谓意义非凡。他在她随后的解说中大涨知识:原来白菜的谐音就是“白日来财”,兼有“清白做人、财运亨通、诸事百顺”之意……

  听着她的高谈阔论,他渐渐觉得真是这么回事儿!要不,这“好事儿”咋让自己恰巧赶上了?

  午饭自然是“丰盛”的,光白菜就做了三道,其中就有她最拿手,也是他最爱吃的“醋溜白”,当然也有女儿爱吃的“菜心粉条烩肉片”。

  听着女儿唱着在幼儿学的生日歌,看着桌上的白菜宴,他突然觉得自己一家就像这棵白菜:他是最外层的白菜帮,她是靠里的白菜叶,而女儿就是最里面的白菜心,帮、叶、心紧紧地抱在一起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家……

  第二天,他鼓起勇气去用工企业应聘,在经历了初始的失败后,他渐渐适应了面试的流程,从中体悟到了应答的技巧,在随后的应聘面试中过关斩将,终于取得了成功——有一家刚刚组建的私人企业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如今的他已在这家当时不被众人看好的企业里工作了多年,由于他工作踏实、认真,深受老板的赏识,先后被提拔为工段长、车间主任和经营副厂长,薪资也随之水涨船高。

  “如果要把人生比作一种蔬菜,那人生就像一棵白菜,我们每个人就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白菜……只要有土壤,我们就能够生存……一旦我们成长起来,无论多大的餐厅,都会有我们的位置,在任何环境下,我们都不是卑微的存在,任何人都不能小觑我们……”

  在企业年底优秀员工表彰大会上,他的发言引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他的目光不时的与台下作为受邀家属代表出席的她遥遥相视,在对视的瞬间,两人生活的点点滴滴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白菜之所以能够被大家公认为‘百菜之首’,就是因为它有一颗朴实、无华的心,无论是宫廷筵宴还是民间宴请,都有它的身影。所以,我们要做一颗普通的白菜,要在自己普通的岗位上,实现自己不平凡的一生……”在她饱含热泪但充满深情的目光的鼓励中,他的发言愈发的铿锵有力……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