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葡萄架下情如丝

2018年08月20日 14:51    作者:张衍凯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乡下的夏夜,有蛙鸣阵阵,流萤飞舞,有繁星闪烁,暗香浮动,有邻人话聊,把盏临风……还有葡萄藤缀满木架,衍生出多少难忘的记忆和动人的故事。

  贫瘠年代,农村孩子落肚的水果寥寥,无非到田塍或山腰摘些桑葚、酸枣、马泡瓜、黑天天(学名龙葵)之类的野果,黄梨、蜜桃等剩眼馋的份,只在特定时节,如中秋,或者亲戚串门,才能分个大快朵颐。由是,谁家院子栽种几株葡萄藤,便招来无限羡慕。

  我家院子恰好种植了两棵葡萄树,一株移自外婆家,一株是我从河滩费力挖来。树龄长的那株根部如手腕粗细,枝繁叶茂,另一株却嫌怨水土不服,纤细瘦弱。祖父为它们搭建了简易木棚,遏止了它们漫无目的地攀援,瓜蔓因寻到木条,伸展丝须飞速缠绕,短短两三年,一块绿莹莹的凉棚凌空架设,斜漏星点微光。葡萄初挂,一串一串的青粒像精雕细琢的翡翠,渐渐表皮泛紫,鸟雀时来啄食,此时浆果酸舔宜口,方可采摘。母亲厌恶我们吃独食,命令用竹篮拎着,给左邻右舍分些尝鲜,尤其前院寡居的二奶奶,反复叮嘱莫敢遗忘。《诗经》曰:“投我以桃,报之以李。”邻人受了馈赠,惶恐不安,奔自家开辟的小菜园采眉豆、黄瓜、茄子、豆角,一种或几种,往篮子或怀里塞,于我们来讲绝无贪图回赠的念头,故争执推让频繁上演,成为邻里和睦,民风淳朴的小小注脚。

  日沉月升,雀儿归到鸟巢栖息了,白天熟悉的世界被黑暗笼罩。晚饭过后,溽热尚未褪尽,农家喜欢聚集院落乘凉,葡萄架下自然算绝佳去处。竹椅、板凳早已摆好,祖母轻罗蒲扇,驱赶蚊虫,却不了孙子的央求,缓缓讲起牛郎织女的传说:

  话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叫牛郎的孤儿,与一头老牛相依为命。后来在老牛的指点下,牛郎找到了下凡仙女们洗澡游玩的地方,拿起了其中一个的衣服,那个仙女名字叫织女,两人结为夫妻,生有两个孩子。由于触犯天规,织女被带回天界。王母娘娘头上银簪变成银河拦住去路。每年农历七月初七,两人才可相会。据说那天,喜鹊要飞到天上,搭成鹊桥。

  瞅孩子听得意犹未尽,祖母安慰道,七夕那晚,大家若凌晨起床,悄悄躲在葡萄架下,能听到织女和牛郎的私语呢。可惜每逢双七之日,天空经常淅淅沥沥流淌织女和牛郎相思的泪珠,就算逮到夜幕无云、星辰灿烂,我正忙于梦见周公,无人能唤醒。当我渐知情事,与心爱的人儿天隔一方,无缘相会,夜间辗转难眠,索性独起。径直来到葡萄架下,抚摸柔美葡萄叶,吟唱杜牧《七夕》中的诗句“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我倏然懂得,在中国所有传统节日中,七夕最接近爱情。这样一个苦涩的节日,倘若没有经历爱情的锤炼,即使你拥有满园葡萄树,你的世界也怕荒芜苍凉。思念糅合月光酝酿,疯狂成灾,每一片葡萄叶都闪烁她的笑脸,欢愉过后,清露低垂,唯有葡萄藤陪伴,真实而永久。

  往事怎堪回首,抬眼我逾中年。据说《聊斋志异》初版时附有一首王士祯的诗作:“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城市,是我歇脚的暂居地,而我的心灵,从来没有与乡村远离。我曾无数次幻想,化身看透世间荣辱的蒲松龄,在乡村路口,摆上清茶几瓮,邀人聊聊鬼怪和奇闻。傍晚,芒鞋竹杖,蹩躄里巷间,但见旧宅一座,篱笆几围,葡萄架下纸墨笔砚齐备。不知怎的,年龄越大,越愿意亲近自然,喜欢看青山如黛,明湖似镜,听牛嘶鹅嘎,鸟啼莺语,极不乐意与心机暗藏的同类交谈。我的缄默,与俗世格格难入,被四周的人视为另类。谁叫我从小在心田种下一株葡萄藤呢?桃李不言,无伤其芬芳,只要我清白坦荡,譬如幽谷吐蕊,蝴蝶与蜜蜂自来慰藉。

  我十几岁时,外婆溘然长逝,先前移自她家的葡萄树依然存活,直到许多年风摧虫蛀,枝叶枯萎死掉,原先结实的木架现在也摇摇欲坠了。每次回老家,我总要到葡萄架下注目长叹,像虔诚的信徒瞻仰,这是我美好青春和怀想的源地啊!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