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谈喝茶

2018年04月23日 14:41    作者:张衍凯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把昨夜残留茶水倒掉,换上新鲜龙井,偶尔丢进几朵干菊花,之后倾入滚水,是每天清晨到办公室的习惯性行为。

  做了近十年中学教员,身体器官损害最大可算嗓子了,隐痛就像生满茸毛的毒虫于咽喉深处无休止蠕动,使我苦不堪言。茶水渐凉,美美地喝上几口,可缓解痛楚。因时间局促,喝茶哪有读书人清高优雅之态,似完全受控生理和身体渴求罢了,于是乎,“咕咚”、“咕咚”大口吞咽取代了应有的小口抿。

  茶叶之好坏,我不甚挑剔,来之不拒。除却龙井和日照绿,叶片肥大、涩味浓郁的铁观音常摆上桌头,友人从南方捎来碧绿“雀舌”,我也欣然品尝。冬日,一般泡汤色金黄、入口甘爽金骏眉,暖胃。同事到台湾旅游带来乌龙茶,我也涎脸乞讨上数十粒。安化黑茶,压制结实,用茶刀一层层撬开,十分费力,据说刮油效果极佳。

  水为茶之母。泡茶,水的选取十分讲究。我国最早研究茶的专著《茶经》对泡茶之水评价道:“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喝茶选好水有一个竹符换水的典故,据说苏东坡谪居宜兴蜀山,最喜饮金沙泉水煮出来的阳羡贡茶。挑金沙江水要到十六七里路的南山,一次书童嫌路远挑了一担河水,东坡一尝就知不对,便将竹牌一劈为二,一交老僧,一交书童,取水之时,必须交换。苏轼还专门写了一首《调水符》的诗,诗中写道:“欺谩久成俗,关市有契繻。谁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妙玉给贾母煮老君眉,用的是“旧年蠲的雨水”;招待黛玉、宝钗的梯己茶则是雪水煮出来的,原文见下:“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雪水煮茶古代历来兴盛,典籍多有记载,如唐代陆龟蒙《煮茶》诗:“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南宋诗人赵师秀《岩居僧》有“茗煎冰下水,香炷佛前灯”诗句,清郑板桥写过“寒窗里,烹茶扫雪,一碗读书灯”。

  喝茶,离不开茶具。明人文震亨说:“茶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明朝用陶土手工烧制的紫砂壶,公认世间最好的茶具。注茶越宿,暑月不馊;“用之既久,外类紫玉,内如碧云”,适宜手中把玩。《红楼梦》里那钟鼎之家贾府,喝茶器具更超尘不凡了。依然第四十一回,妙玉给贾母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随行人员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暗拉薛宝钗和林黛玉去耳房喝梯己茶,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耳,杯上镌着“颁爮斝”三个隶书;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盉”。这两个茶器分别给薛宝钗和林黛玉使用,贾宝玉尾随而来,妙玉先“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绿玉斗被宝玉取笑“俗器”,妙玉“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八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的湘妃竹根一个大海”。再讲讲乡下的茶具。我们鲁西北乡下流行喝大碗茶,大腕平时主要用来喝粥盛菜,色彩暗淡,顶部环蓝漆镶边,粗鄙简朴。弯嘴大茶壶,配以若干茶盅,只在重要节日招待客人才舍得拿出来。

  凡夫俗子像我,喝茶远不及文人墨客、公子小姐诗意纵横,贵不可攀。泡茶之水取自当地嘉祥村地下深水,嘉祥村地下水甘冽洁净,倒有名气,附近村庄老妪多有骑三轮车到嘉祥村驼水吃者。喝水家什则为“希诺”牌玻璃杯,店铺采购便宜,费不了多少钱钞。

  蒲留仙作《聊斋志异》时,每临晨携一大瓷坛,中贮苦茗,置行人大道旁边,下陈芦席,坐于上。见路人经过,必强行拉扯,令其讲鬼怪异闻,渴则饮以茗,或奉以烟,归而润色整理。如是二十余寒暑,乃成。若无烟茶诱惑,人间或不闻奇书,也算文坛佳话了。周作人散文《喝茶》有这样句子:“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苦雨老人构想的喝茶场景何尝不属每个人的奢望呢?退而论之,就拿我忙中偷闲,在办公室喝茶也有一番滋味。茶叶舒展,初浮后沉,开口,齿间清谧,淡澄色的茶水流进肚中,肠胃就像熨烫过一般,每个细胞都被清香唤醒,畅快淋漓,出神欲仙。有时,茶叶不小心顺茶汤流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掉。

  茶叶在我国饮用已有3000多年历史,一开始它作为药物而存在,《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荼”即为“茶”。经现代科学鉴定,茶叶中富含生物碱、茶多酚、矿物质、维生素等几百种成分,它的养生保健功能,明朝顾元庆在《茶谱》总结道:“人饮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除烦、去腻。人固不可一日无茶。”此外,喝茶还能固齿,延缓衰老。

  上天怜人类劳苦寡趣,赐予我等以神草,我们且烧炭洗盏把茶吃,享受这沁脾润泽与惬意时光吧。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