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遗失的美好

2018年03月09日 15:28    作者:张文鑫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正在试鞋子的我好似听见外甥在哭。

  赶紧对鞋柜的服务员说声抱歉,循声找下楼来,果不其然,这自诩男子汉的三岁小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旁边是手足无措的姥爷,姥爷手上拿着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往下滴着不明液体,“是棉花糖”,姥爷解释道“孩子吃了几口,天太热,都化了,他不肯吃了,一直哭,又找不到垃圾桶。”

  我姊妹三个,我小时候,是最喜欢和父母出去玩的,他们出去办事、采购,我便也自告奋勇地要跟着去。我喜欢看公园门口那卖棉花糖的小商贩,面前摆放一个大盆试的简易的制糖机,总有叽叽喳喳嬉笑闹着的孩子被他吸引到跟前来。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他怎么制作,他先将粗粗的米白色蔗糖粒倒进那个大圆盆里,不久之后,就能闻到甜糯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接着,在小商贩的不停搅动下,那制糖机就像被仙女的魔法棒点了一下一般,一片片云雾似的薄纱糖从机器里飞出来,再看那小商贩,他拿出一支长长的竹签,将那薄纱一层层收集起来,滚成一大团绒绒的、蓬蓬的,飘着香气的棉花糖。

  小时候的棉花糖,就像是灰姑娘的愿望一般,甜蜜、梦幻,品尝不到却总是将它编织进各式各样美好的梦里。甚至于隔壁班我喜欢的那个男生,见到他在给街边流浪的小狗喂食,我在日记里形容他是,有着棉花糖一般干净柔软的心。

  后来长大,第一次吃到棉花糖,却是在离家几千里之外的西南边陲,在翠湖边上,有成群的红嘴鸥穿越西伯利亚的寒流来这片红土地越冬,我在十一月的朗日下面,一脸满足地将头埋进一支硕大的棉花糖里,我想象着香甜软糯的味道从鼻子蔓延到舌尖,却不是记忆中想象的味道。我以为会是微甜,似羽毛碰触一般,在舌尖轻轻一转便打着旋儿游走进我的胃里,这支真实的棉花糖却是微苦,留在嘴里时间长了,粘住了牙,再一使劲,直接吞咽下去,却连它是什么味道都立刻忘记了,就好似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囫囵食之而不知其味。

  我在很多年以后才明白,理想是距离现实最遥远的,我们总以为理想可以照进现实,可往往照见的是现实最丑陋的那一面。而这些这里,常常在生活的道路上摸爬滚打几十遍之后方才懂得,当初的理想早已被岁月蹉跎成了现实。我们想象中的美好,不过是自己虚构了一个美好的乌托邦,那里山明水秀、鸟语花香,远离尘埃一切烦扰。等到我们逃避够了,世俗的樊笼一开,我们照样得往笼子里飞,没有人能够逃得开。而理想,就一点一点被那炙热烤得焦黑,被烤化,最后,就像那化得黑乎乎的棉花糖一般,不能要了,丢进垃圾桶。

  越发觉得孩子的世界是最纯净的,他们看见了那被烤化了的美好,他们拒绝接受不美好的样子。我们所谓的镜花水月一碰就破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是以后可以为之努力的甜蜜浪漫的梦想。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