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那段不能忘却的岁月

2018年03月09日 15:28    作者:张文鑫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我曾看过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彼时年纪尚小,对革命道路懵懵懂懂,却独独记住了一曲《松花江上》。听吧,他们被迫流亡,有家不能归,有仇不能报,从心头都郁结着怨愤,要倾吐,要爆发。他们饱含热泪,唱出了悲愤交加的声音: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七十多年前,《松花江上》这首歌就经常飘荡在鲁西北这个叫做“凤凰集”村的地方,据村里上了年纪的解树菊老人回忆,当时的凤凰集村被称为‘第二延安’,是有名的堡垒村。抗日堡垒村的形成与进步青年的宣传发动作用不可低估。村里的青年解彭年将二十多名进步学生来到了村里,据说这些年轻学生要经此去延安,每天早上,他们都围在一起,慷慨激昂地唱抗日歌曲。其中就有《松花江上》这首歌,这首如杜鹃啼血般失去故园的歌曲激励着他们用青春和热血去护卫自己的家园。

  这批进步青年中,解占伯是最活跃的。他6岁在聊城上学,后考入清华大学,1937年参加了革命,入了党,在延安军事干部学校接受了更先进的教育,返聊后,在堂邑成立了宣传队,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党组织派他担任鲁西地委民运部长兼博平县抗日动委会主任,协助中共运东地委,建立了八路军聊博堂武装工作团。后来,解占伯联合解彭年、解德元等同村老乡,回凤凰集村发动群众积极抗日。

  回到家乡后,解占伯把自己的家作为党的联络站和一些重要会议的场所,担负起情报传递、干部联络、干部食宿安全等重要任务。他们还在村里挂起抗日旗帜,组织发动了“抗日义勇军”,建立了20多人的队伍,全村另有100多名青壮年组织起地方自卫队。1941年7月26日,解占伯带两名警卫员骑马前往茌平南的前姜庄联系破敌事宜时,被埋伏在那里的伪军包围,单身与敌浴血奋战后壮烈牺牲,时年仅27岁,埋葬在凤凰集烈士陵园内。

  随着抗日队伍的日益壮大,凤凰集村逐渐成为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多次被作为重点扫荡对象。1944年冬,农历11月21日,那是一个黑暗的日子。200多名日伪军包围了凤凰集,把40多名手无寸铁的乡亲逼到一个小场院里,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让乡亲们说出八路军和粮食的下落,面对凶残的敌人,村民们静静地站着,没有人理会他们。得不到任何信息的鬼子恼羞成怒,抽出军刀,向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当头劈了下去……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乡亲、看着还在滴着亲人鲜血的刺刀,村民愤怒了,他们有的抓住了敌人伸过来的刺刀,有的抓住了敌人的枪杆……但是,赤手空拳的村民哪里是杀红眼了的敌人的对手,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顿时血流成河,将这片黄土地染成了红色。这次扫荡造成了6人遇难,40余人受伤,50多人被日军抓走,100多间房屋被毁,200多头牲口被杀掠。尽管那场大屠杀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那个血雨腥风的冬日,那些铮铮铁骨的亲人们却始终在人们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每每提及,依然热泪满眶。

  抗日战争结束后,作为红色堡垒的凤凰集村,被确定为战时后方医院。有的战士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牺牲,被就近埋葬在了凤凰集村后的墓地。因为时间仓促,每座坟头前树了一块木板或石块,上面写下烈士的姓名、年龄、籍贯等信息。解树菊回忆,当时安葬在村后的烈士有500多名,年龄小的只有十几岁。碧水、青松见证了他们为保家卫国英勇抗击日军的光辉历史,虽不能回桑梓地,他们却如同涅槃的凤凰一样把精神留在了鲁西大地。

  和平如一朵花悄然绽放,岁月流逝,曾经的灾难渐行渐远;年轮更迭,曾经的硝烟渐渐消散。弹指间,70余年的光阴过去了而对于今天的凤凰集来说,已是一番新气象。70年前的血雨腥风犹历历在目,那段涅槃的历史、那些陵园内一个个英雄的名字,犹如一面旗帜在在人们心中猎猎翻卷。那些峥嵘的往昔激励着后人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