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难忘二月二那飘香的炒豆

2018年03月09日 15:04    作者:张庆余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我童年时期的二月二,虽然距今已很遥远,但是过二月二这个传统节日的许多情趣,每每忆起,仍历历在目,令人“回味无穷”。

  炒咸豆或炒甜豆,是过二月二的第一讲究。那时候炒货根本没有烘炒机,全靠做饭用的大铁锅。为了使炒出来的“料豆子”(鲁西南人的习惯说法)熟得均匀、发脆、不糊焦,还不能把豆子单纯放到锅里炒,而必须和干沙土掺和到一块儿炒,让豆子靠干沙土的热力慢慢烘干烫熟。

  我们那个村子因为离山近,附近都是淤粘土,要弄好沙土必须跑到二里之外的一个名叫赵坊村的村北去取。取沙土的活儿一般都由年少的孩子们承担,因为孩子们受料豆子的吸引最厉害,最爱干这种取沙土的活儿。

  我就是其中的孩童之一。记得当时我和其他小伙伴,有的挎着篮子,有的提着布袋(土名“狗头包裆子”),兴冲冲来到目的地,铲的铲,扒的扒,各自取回能够带得动的沙土(都有十斤左右),回到家累得满头大汗,也不说苦叫累。我们取沙土并不等到二月二那天,因为当天取的土当天用太湿,炒起豆子来太费火。一般都是提前几天去取,取来后薄薄的摊在阳光下晒干,再用筛子筛除沙土中的杂物。如果要炒咸豆,大人都是提前把大豆用盐水泡好,使之充分膨胀,把盐分吸收进去再炒;炒甜豆就不用泡了,而是炒干豆。

  在炒作料豆子时,一个人专管烧火,另一个人专管用炝锅刀翻腾锅内的沙土和豆子。待到沙土炒到一定的温度,就开始“沸腾”,在锅内冒出许多突儿,被炒熟了的豆子开始炸裂,发出“啪啪”的响声,好像在放一连串的微响鞭炮那样好听。随之,锅内散发出扑鼻的香气,这是最诱人的时刻了。当豆子炒得差不多了,便熄火、降温,最后把沙土和豆子用马勺瓦到筛子里,筛净沙土,剩下的豆子,咸的可以直接吃,甜的则趁热撒上糖搅拌即可。

  那个年代由于生活贫困,豆子在农家眼里是相当珍贵的,因而炒料豆子都舍不得多炒,一般仅炒上两三斤,够哄着孩子不眼馋人家就行。孩子们从家里抓上几把料豆子放到衣兜里,跑到大街上混到伙伴中间,“显摆”似的往嘴里不断地填着料豆子,咯咯蹦蹦地噘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当时正在上小学的我,每年的二月二期间,便和其他同学一样,还带些料豆子到学校里去,和同学们交换着吃。有的同学忘记了带料豆子或家里根本没炒,我们带料豆子的同学中也有人会“慷慨解囊”,散发给他们一些。我在这方面也表现得较为大方。

  如今,二月二这个传统节日,似乎有些淡化。要吃料豆,简单得不用亲自动手,随便在市场上挑拣着买就是;到田间取沙土的野趣,当然也没有了。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