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花生聚餐

2018年02月11日 12:41    作者:李民增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曾在聊城东昌府区与东阿、阳谷三县交界的一个小学中心校任教。六位老师每人每月交10元钱入伙。聘了一位邻村妇女按时去做饭。

  那时候最奢侈,最快活的事,就是每隔些日子,晚上在一起聚餐。

  聚餐很简单,从大家凑的伙食费里拿出两元钱,委托两位老师到附近村上买三斤多炒花生,平均每人半斤,事前烧好两壶开水,边聊边吃。

  六个人聚一次餐,花两元,说起来笑话,细想想也不奇怪。因为工资从三十多长到现在的五千多,提高了一百多倍。当时炒花生每斤六角,相当于现在的几十元,价钱也不算低。

  我不喝酒,不能体会爱喝酒的人饮一口美酒是多么舒服。只知道吃一会儿花生,几口热而不烫的水下肚,那个舒畅,那个痛快,无法用语言形容。

  一开始大家吃得快些,很少说话,只是剥花生的声音。渐渐地,越吃越慢,有的人不等吃完,就停下了,开始抽烟。

  我知道老师们有礼让的成分。每次都是校长先停下来抽烟。最后剩一些,大家还你推我让,吃完了,大家都说:“足了,足了。正好。再多就要剩了。”

  每次都是在我和另一位老师同住兼办公的屋里相聚。印象最深的是:当天因为玩得太晚,并不打扫,第二天扫地的时候,我捡到一粒掉在地上的花生,吃起来特别的香,比昨天那些都好吃。这让我悟出一个道理:富足了,不稀罕;贫乏了,才珍贵。物是这样,事亦如此,比如两个人,隔些日子不见,就觉得格外亲。

  吃完不马上离开,还要再聊一阵,说笑话,也谈工作,尽欢而散,很温馨,很和谐的,比现在朋友聚餐还惬意。因为不用担心谁喝醉,不用咋咋呼呼地让酒。

  不喝酒,不光是因为怕花钱买菜肴,主要是买不到。只有前边供销社门市部里卖散装酒,还要凭票供应。从六四年初到六八年底,上级要求教师回本地任教,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五年。大家分手时,才托人在供销社打了一壶酒,小壶,最多半斤,老师们还都像喝醉了一样。不是酒量小,是不愿分开,难受。

  那段日子虽然很艰苦,但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几十年来,我总是想:人穷了,固然不好,但富了,也不一定就是幸福,和谐和美,才是最可贵的。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