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童年的枣树

2018年01月12日 11:31    作者:张文鑫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今天姐姐在下班的路上买了一袋枣,枣个头很大,圆圆的,吃着脆生,但是并不甜,吃着脆生生的枣,我的记忆忽然飘到了十年前,那个蕴含着甜甜的枣香味儿的小院里。

  十年前,我们在运河旁边的村落里租房住。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是香椿树。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这棵枣树。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枣树也不例外,三月份的时候,身上像披了一层绿意似的从寒冬中苏醒过来,春风吹来,枣树的叶子长出来了,小小的叶子呈椭圆状,叶面上像打了一层蜡,亮亮的,滑滑的。四月份,嫩嫩的绿芽开始汲取养分,只消几天,枣叶便覆盖所有枝桠,稠密极了。六月份是枣树开花的时节,它的花开得很小,花的形状及颜色犹如公路两旁的四季青树,浅黄绿色,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亮光。将枣树枝轻轻的凑近鼻子,闭上眼睛去触及那开满枣花的枝头,深深的吸上一口,又接着深深的吸上一口,会感觉到周身上下都浸满了枣花香。其时枣树的叶子已经很绿了,可满树的绿意还是遮盖不住枣花的那一抹浅浅的黄绿,在枣树的每个枝头处,真的,哪怕是小的枝头都开满了,密密麻麻的没有缝隙,是五瓣花,像小米粒大,娇小、玲珑的花蕊。花虽小,可是太多的枣花就那样堆积在一起。风围绕着枣花,于是枣花香便挽住了风的手在空中慢慢飘散开来,清淡的香味儿就可以瞬间被风拽的很远、很远……这个时侯,恰恰是最忙碌的时候,开始给它施肥,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枣花的甜甜味道。

  我特别喜欢在午后,搬着小凳子靠在它高大的树干上看书,闻着空气里弥漫的味道,自己的心里也甜甜的。闻着甜味而来的还有一群可爱的小生灵——蜜蜂,它们在枝头飞舞着,忙碌着,我想,它们是从很远的地方闻着味道赶来的吧?我最喜欢吃的枣花蜜就是它们在这个时侯酿下的吧?常常仰着头看它们在枝头忙碌的情景,后来在书本上我了解到,原来枣花是靠风力授粉,授粉后的枣花才开始孕育它的果实,由最初豆粒大小果实开始慢慢成长,到长成葡萄般大小为止,最后它才慢慢变红。我最担心枣还没有长大就遇到暴风雨,被暴风雨打掉的枣只能白白地扔掉。

  “七月十五红半边,八月十五打一竿”,最爱的是枣成熟的季节。成熟后的果实把枝头压的弯弯的,一直垂到地面,红红的枣儿挂夹在绿叶之间,甚是惹人爱怜。盼了好久好久的打枣终于开始了。大人用竹竿轻轻敲打,红枣纷纷争先恐后快乐的落下,我们欢叫着蹦跳着捡拾着。当然捡到的第一颗肯定迫不及待送进嘴里,嚼着大枣,发出“咔咔”的脆响,满口生津。现在回味起来,似乎再也没有比那时的枣好吃的了。

  枣的本身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中曾有记载,可入药,治补血、养颜、益脾、治疗妇女血亏、肾虚等等。尤其把晒好的枣放在到火炉上烤来吃或者沏水喝,治疗胃寒、胃痛可称是一绝。

  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十多年过去了,每到枣儿上市的季节,便想起当年小院里的那棵枣树,想起坐在树上吃枣的情景。如今那一切都一去不复返,唯有那泯不去的记忆刻在心灵深处,每当蓦然回首时,它总能够唤起我对往事点点滴滴的追记,令我陶醉。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