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柳 叶 桃

2017年11月28日 14:55    作者:李民增    来源:    [纠错]

  30年前,我连续教过几年初三毕业班。每年暑假,中专考试过后,都要因查分去几次地区教育局,就是后来的市教育局。当时还在柳园大街新剧院南路东,是一个四面楼的院子,各三层。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花树,栽在一个大花缸中,一人多高,枝繁叶茂,花开灿烂,特别引人注目。绐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听人说,那叫柳叶桃,也叫夹竹桃,半年红。是各地庭园常用观赏植物。花似桃,叶像竹,一年四季,常青不改。从春到夏到秋,花开花落,此起彼伏。迎着春风、冒着暴雨、顶着烈日,吐艳争芳,在平凡中见伟大,在朴实中饱含坚韧。 我暗自喜欢上了它。 

  我喜欢它的另一个原因,据说柳叶桃叶子有毒,人畜误食可致命。好处是可入药,能强心利尿,定喘镇痛。还能防蚊虫。可制杀虫剂。 

  我和妻进城赶集时,偶尔碰见有人卖柳叶桃幼苗,两元钱不太贵,随即买了一株带回家,栽在花盆里放在堂屋门旁边。当时只有一尺多高,主干像筷子一样粗,两个分枝。叶不多。我住的堂屋是当时村上流行的一种格局,老百姓俗称“锁皮”,像老式的锁一样,中间有门的一间缩进去一米半,形成一个小小的门廊。门两边各有一米左右的空间,正好放盆花,有装饰作用。严寒的冬日,雪后初晴,搬个椅子或小凳坐在廊下赏雪,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在我和老伴精心呵护下,柳叶桃渐渐长大,一两年长到一米多高,分枝多了,花也多了。成为我家一景。来串门的人,第一件事就是赏花,说一些赞赏的话,哈哈笑一阵,笑声在院子上空荡漾,为我家增添不少喜庆气氛。 

  86年我搬家到镇中学以后,花仍长在老家。因为缺乏管理浇水,底部一朵花枯萎落地。一个周末,我和老伴带孙女回老家收拾东西时,孙女看着柳叶桃,忽然指着一朵落地的枯黄花说:“爷爷!你看这朵花凋谢了。”同时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 

  这件事让我骄傲了很长时间。多次对人提起。因为孙女当时不到两岁,竟然知道“凋谢”并理解这个词,而且用得很恰当。许多成年人也未必会说会用。 

  因为爱惜,不忍舍弃。将柳叶桃移至学校我住的小院,没用花盆,直接栽在地上。营养面积大了,更利于它的发展壮大,成长更快,披挂越来越大,花也越开越多。 

  97年我再次搬家到城里后,又一次失去管理,但长势未减。98年暑假期间我回去住那段时间,有一天见花开得很多,仔细一查,竟有56朵之多。那年我恰好56周岁。 

  同事们知道这件事后,感叹:“这棵花就是你的化身,多兴旺啊!”这当然是客气话,我哈哈一笑,事情就过去了。后来看到美国植物学家迈克尔波伦在他所著的《植物的欲望》一书说:“我们人类也是植物物种的设计和欲望的对应物。”我才意识到,也许真的有理。 

  我爱柳叶桃,它不仅好看,为我的生活添彩,而且高尚,蚊虫不敢靠近:有尊严,让冒犯它的人受伤乃至丧身。房是公房,我离开后,没再回去。这么多年过去,它或许不在了吧?我怀念它。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