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幸福的味道

2017年10月30日 17:13    作者:君行健    来源:    [纠错]

  那时候,农村老百姓的日子非常的窘迫。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几顿白面馒头和带点肉片的荤菜。平时,主食往往是掺杂着大量玉米面和少量白面的“窝窝”,当然,也少不了时下超市里、集市上大卖特卖的煎饼。只不过,现在的“风味”煎饼和我小时候吃的“杂面”煎饼,无论是在口感还是花样上,那是有着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的!这种贫困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我上了小学,家里的生活才有了显著的变化,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家家户户可以吃上白面馒头了。

  尽管小时候生活条件困苦,但我和我的伙伴们却很快乐。幼小的我们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躲猫猫、抓青蛙、烤地瓜……甚至一只蚂蚁也会让我们乐此不疲的关注半天。顽皮的我们一个个都是“泥孩子”。通常是早上出门时刚换上的干净衣服,不到半天就污黑一片。有时候,一件新衣刚穿出去,不大一会儿,就已是“支离破碎”,面目全非了!为此,我们可没少挨家长的训斥,有时候还要被迫接受“抗击打训练”。可惜,每一次的“培训”效果都不是很好,往往是头一天刚“改造”完,第二天又依然如故,着实令家长头疼不已。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之所以被冠以“能吃苦、敢闯敢拼”的标签,我想与他们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模式是密不可分的。

  “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浓于酒,压褊佳人缠臂金。”这是宋代诗词大家苏东坡在《寒具》中描写古人做“馓子”的诗句,这也是最早关于油炸食品的文史资料。在那个困窘的年代,“油”可是奢侈品,仅局限于病号和待客时使用,平时饭桌上更是难觅一点油星,一般都是就着咸菜喝汤度日。在我儿时的记忆中,三叔就因用开水泡煎饼时加了点老油(过节时炸丸子或炼制猪膘肉的荤油,俗称老油或熟油),被奶奶责怪了好几天,并被冠以“败家子”的称呼。由此可见当时农村的生活有多么的困窘。

  “馋嘴好吃”大概是每一个小孩与生俱来的天性。我记得小时候最想吃的东西就是“香油果子”,即现在的油条。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油条”对于每个家庭来说可是奢侈品,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更是人间不可多得的美食。那时村里经常有沿街串巷叫卖的“油条郎”。他们通常骑着一辆“金鹿牌”大轮自行车,车后架上固定着用麦秸编得囤子,囤子里装满油条。油条郎一进村就开始吆喝:“卖香油果子哩来了!有称果子哩吗?”每每听到这扬抑顿挫的叫卖声,小伙伴们就会一涌而出,争先恐后的从家里、胡同里跑出来,跟着大轮车从街这头跑到街那头。要是运气好,逢着有人家出来买,那更是一拥而上。甭管认识不认识,张口急喊爷爷、奶奶、大娘、大爷、叔、婶……各种称谓顿时响彻一片,叫声一个比一个响亮,唯恐自己的声音被别人盖住,边喊边贼溜溜的瞅着人家手里的油条,那眼神,你懂得!

  记得,那是一个让我们苦等了一个上午的夏天。我和小伙伴们一如既往地边玩耍边监听着动静,可不知怎么回事儿,左等右等,就是听不见以往那天籁般的“乡村好声音”。正垂头丧气间,“油条郎”不负众望的终于赶来了。我们像打了鸡血似的,跟在后面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可愣是没有见到一家出来买油条的。小伙伴们跑的都快虚脱了,被馋虫钩上的热情渐渐消散,又累又渴的我们疲惫不堪,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街那头隐约传来的喊买声让我们精神为之一震。

  “冲”!小伙伴们不约而同的做出同一选择。但由于距离较远,当我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时,买卖已交易完毕,我们看到的只是“油条郎”那怜悯的眼神和漏出囤子的半根香油果子。那“香掉牙”的果子,就这样“金黄黄”的展现在我们眼前。时间,仿佛静止了!我们屏住了呼吸,紧盯着那漏出囤外的半根香油果子,一动不动,“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响彻一片。倏然间,个子相对较矮的召伍,在油条郎搭腿蹬车的一瞬间,被馋虫勾引的他不知哪来的胆量,猛地往前一窜,朝着漏出头的油条就扑了过去。就在我们欢呼即将到来的胜利时,只听“哐当”一声,车子被扒倒了。连带着油条郎一同摔倒在了我们眼前。

  出事了!小伙伴们毫无义气的一哄而散,远远的看着趴在地上哭泣的召伍和一脸无奈的油条郎……

  等油条郎走后,我们赶紧上前去查看。这时召伍却很快的爬起来,手心里赫然是沾满了泥土的半根香油果子。那天,我们收获了别样的幸福和快乐。小伙伴们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似的,各自看着自己手中分得的一小块果子,轻轻的拂去上面的灰尘,用指甲一点一点的掐下来送到嘴里,慢慢的嚼,细细的品,久久不忍下咽……那滋味,一直到现在都忘不了,仔细回想起来,齿间仿佛仍留有果子的香!

  童年的时光总是那么的令人留恋、回味!

  当成年的我在历经都市浮华,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声音总是时刻提醒我:“你,真的不需要太多,半根‘香油果子’就足够了……  ”

  小学,家里的生活才有了显著的变化,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家家户户可以吃上白面馒头了。

  尽管小时候生活条件困苦,但我和我的伙伴们却很快乐。幼小的我们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躲猫猫、抓青蛙、烤地瓜……甚至一只蚂蚁也会让我们乐此不疲的关注半天。顽皮的我们一个个都是“泥孩子”。通常是早上出门时刚换上的干净衣服,不到半天就污黑一片。有时候,一件新衣刚穿出去,不大一会儿,就已是“支离破碎”,面目全非了!为此,我们可没少挨家长的训斥,有时候还要被迫接受“抗击打训练”。可惜,每一次的“培训”效果都不是很好,往往是头一天刚“改造”完,第二天又依然如故,着实令家长头疼不已。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之所以被冠以“能吃苦、敢闯敢拼”的标签,我想与他们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模式是密不可分的。

  “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浓于酒,压褊佳人缠臂金。”这是宋代诗词大家苏东坡在《寒具》中描写古人做“馓子”的诗句,这也是最早关于油炸食品的文史资料。在那个困窘的年代,“油”可是奢侈品,仅局限于病号和待客时使用,平时饭桌上更是难觅一点油星,一般都是就着咸菜喝汤度日。在我儿时的记忆中,三叔就因用开水泡煎饼时加了点老油(过节时炸丸子或炼制猪膘肉的荤油,俗称老油或熟油),被奶奶责怪了好几天,并被冠以“败家子”的称呼。由此可见当时农村的生活有多么的困窘。

  “馋嘴好吃”大概是每一个小孩与生俱来的天性。我记得小时候最想吃的东西就是“香油果子”,即现在的油条。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油条”对于每个家庭来说可是奢侈品,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更是人间不可多得的美食。那时村里经常有沿街串巷叫卖的“油条郎”。他们通常骑着一辆“金鹿牌”大轮自行车,车后架上固定着用麦秸编得囤子,囤子里装满油条。油条郎一进村就开始吆喝:“卖香油果子哩来了!有称果子哩吗?”每每听到这扬抑顿挫的叫卖声,小伙伴们就会一涌而出,争先恐后的从家里、胡同里跑出来,跟着大轮车从街这头跑到街那头。要是运气好,逢着有人家出来买,那更是一拥而上。甭管认识不认识,张口急喊爷爷、奶奶、大娘、大爷、叔、婶……各种称谓顿时响彻一片,叫声一个比一个响亮,唯恐自己的声音被别人盖住,边喊边贼溜溜的瞅着人家手里的油条,那眼神,你懂得!

  记得,那是一个让我们苦等了一个上午的夏天。我和小伙伴们一如既往地边玩耍边监听着动静,可不知怎么回事儿,左等右等,就是听不见以往那天籁般的“乡村好声音”。正垂头丧气间,“油条郎”不负众望的终于赶来了。我们像打了鸡血似的,跟在后面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可愣是没有见到一家出来买油条的。小伙伴们跑的都快虚脱了,被馋虫钩上的热情渐渐消散,又累又渴的我们疲惫不堪,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街那头隐约传来的喊买声让我们精神为之一震。

  “冲”!小伙伴们不约而同的做出同一选择。但由于距离较远,当我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时,买卖已交易完毕,我们看到的只是“油条郎”那怜悯的眼神和漏出囤子的半根香油果子。那“香掉牙”的果子,就这样“金黄黄”的展现在我们眼前。时间,仿佛静止了!我们屏住了呼吸,紧盯着那漏出囤外的半根香油果子,一动不动,“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响彻一片。倏然间,个子相对较矮的召伍,在油条郎搭腿蹬车的一瞬间,被馋虫勾引的他不知哪来的胆量,猛地往前一窜,朝着漏出头的油条就扑了过去。就在我们欢呼即将到来的胜利时,只听“哐当”一声,车子被扒倒了。连带着油条郎一同摔倒在了我们眼前。

  出事了!小伙伴们毫无义气的一哄而散,远远的看着趴在地上哭泣的召伍和一脸无奈的油条郎……

  等油条郎走后,我们赶紧上前去查看。这时召伍却很快的爬起来,手心里赫然是沾满了泥土的半根香油果子。那天,我们收获了别样的幸福和快乐。小伙伴们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似的,各自看着自己手中分得的一小块果子,轻轻的拂去上面的灰尘,用指甲一点一点的掐下来送到嘴里,慢慢的嚼,细细的品,久久不忍下咽……那滋味,一直到现在都忘不了,仔细回想起来,齿间仿佛仍留有果子的香!

  童年的时光总是那么的令人留恋、回味!

  当成年的我在历经都市浮华,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声音总是时刻提醒我:“你,真的不需要太多,半根‘香油果子’就足够了……  ”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