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落叶冷秋

2017年10月30日 16:31    作者:瘦尽灯花    来源:    [纠错]

  曾经见过米莱斯的油画《落叶》,背景是苏格兰的天空和院落,四个小姑娘把收集的落叶堆积起来,叶子还散发着生机,毫无萧瑟之意。姑娘们的脸庞像是秋天般宁静,她们围于落叶旁,或低眉,或凝眸,或淡淡的看着前方,宁静中却又透出丝丝的忧郁。米莱斯笔下的落叶应该是温暖的,但是姑娘们隐隐的忧郁和远方冷峻的天空终究还是让人感到了秋天的况味。 

  说到落叶,最先想起的是桐叶。秋天来临的时候,一片叶子便会从树上摇曳着,划着曲线,婉转而下。倘把叶子捡在手里,抬起头来望着蓊郁的梧桐。就像少时在母亲满头的乌丝中发现了一根白发。有些许的惊,又有淡淡诧。感慨着,秋这么快又来了! 

  北方的秋天,就是在一片桐叶中降临的。起初还是无声无息,悄悄地与色彩浸染着这片风景。渐渐的也会有些声响。尤其是夜静时,听得窗外豆雨淅沥,噼噼啪啪地落在树上,檐上、地上,最后落在心上,这样的秋雨落叶最能勾人感伤。一场秋雨一场寒。晓起处,满园落叶,片片雨渍,秋风萧然中丝丝寒意直抵心头。勤快的扫过,院内的凌乱又归于整洁了,但是寒意却未散去。也有懒起的、心寂的,不愿清扫的,任秋气氤氲,从落叶到细雨,从院落到深宫,从未遗忘掉谁。“落叶满阶红不扫”,在簌簌的夜雨落叶声中,隐匿了多少人的无奈,憔悴了多少人的思念。 

  清词里有句:“悲落叶,落叶绝归期。纵使归来花满树,新枝不是旧时枝,且逐流水迟。”而这样肝肠之思,之痛,要比长生殿的秋雨梧桐更广,更深。 

  斜月北风中,已是深秋。还有几片树叶挂在树枝上,不忍离去。 

  有一年,去峨庄写生,时间大概是国庆后。去时,在河道的中间便见一棵柿子树,叶子几近零落,还有几个柿子在枝头索然地打量着岸边的景色。尽管叶子落了,看着挂在枝头的柿子,却生不出萧瑟之感来,到有米莱斯笔下落叶般的温暖。这与蓝瑛那副《红叶秋禽图》的感觉恰恰相反。 

  《红叶秋禽图》里红叶犹在,但是枝头顶端的那只秋禽,像是一个怕冷的人把脖子缩进衣服里,看来是对外面的天气不甚满意。而另一只秋禽则鸣叫着,似乎对树下的什么很是着急。满画都被两只鸟儿夺了精气神,叶子倒给忽略了。只是,画面上端的那只鸟儿总是让人生出满满的冷瑟。 

  办公楼前的法国梧桐上也有几只鸟儿,每到秋天就会栖在上面,有时也是瑟瑟的。但是在瑟瑟中并不妨碍它们每天在树下留下一大片的鸟粪。或许是这种梧桐叶子落得迟的缘故,也或许是楼挡着北面吹来的冷风的缘由,或许都不是。总之,鸟儿在秋天来的时候,便开始栖息下来了。 

  想着,年少时。午间飘落的树叶,在阳光煦煦之中似乎是个暖洋洋的春天。但是那些被雨滴敲落的桐叶,泊于院中时,又确是一场凄凄的冷秋了。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