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父亲的小院

2017年10月25日 16:27    作者:木 东    来源:    [纠错]

   父亲退休后的几年,养成了四大爱好:侍弄小院、陪母亲散步、与老友聚会、读书看报。其中,侍弄小院是父亲的最爱,父亲最是用心。

  1

  2011年, 做了四十余年“园丁”的父亲从教育战线退休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园丁。老家小院那三分地在他的精心侍弄下,变成了蝶飞蜂舞的花园,瓜果飘香的蔬菜自供地,他乐此不彼的乐土。

  父亲是我们乡中学的教师,用他自己的话说也是一名国家干部,他教书多半辈子,却耕种一生,从没有离开过土地,也从没有厌烦过种地。他常说土地是个宝,只要人勤快土地绝不偷懒,想要什么,土地就能给什么!

  父亲作为退休教师,在农村生活条件算是比较好的,他本可以摆脱土地,但对土地的深情和执着,在他退休后却有增无减。除现代机械化操作的田地外,退休后父亲又将居住的小院开垦出来,用来自耕自种。小院的每寸土地被他寻宝般翻了个遍,连犄角旮旯也不放过。春天里,父亲满怀希望地将花草、蔬菜种子播下,夏季里他快乐地松土、浇水、除草,秋季里他收获满园的花香和秋实。伴着清晨金色的阳光,伴着傍晚的暮霭炊烟,父亲在小院里悠哉悠哉、自得其乐地劳作,大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堂屋窗台上是肥绿油光的吊兰,靠近屋墙下的是月季、含羞草、一串红,过道两旁是山马蜂菜、小桃红等家乡土花,中间的土地是豆角、茄子、辣椒等时令蔬菜,旮旯墙头是如绿色瀑布的丝瓜、苦瓜……十几种花草蔬菜品种杂乱,但在父亲的精心管理下,各自争相生长,热闹非凡,层次也有序分明,绝不逊于城市里精心修剪的花圃。

  住在城里的姑姑、姐姐每次来老家,将父亲狠狠夸赞一番后,总是美美地摘上半袋子蔬菜带回去。在他们眼里,无肥、无药、绿色的蔬菜实在难得!每当此时,父亲总是嘴角含笑,心里乐开了花。

  我知道,小院是现实中的小院,更是父亲精神的“小院”,侍弄小院是父亲一项重要的精神寄托,是他在精心地把玩时光,品味生活。

  2

  除了栽种花草、蔬菜,父亲还喜欢养鸟。父亲退休后,小院里的鸟鸣声便不绝于耳。鸟儿别无二样,全是清一色的鹦鹉,一双双一对对在笼子里叽叽喳喳,上碰下跳,热情地欢迎着每一位来小院探访的人。小院里有棵梧桐树,清晨,鹦鹉的叫声常引来野鸟憩于枝头,与鹦鹉对唱。梧桐花在枝头飘香,花草、蔬菜在安静地生长,伴着声声清脆的鸟鸣,小院一片勃勃生机。

  父亲有早起的习惯,早晨五点多便穿衣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他的鹦鹉喂食、打扫鸟笼。无论春秋冬夏,无论雨雪风霜,父亲与鹦鹉清晨的约定从没变过。

  父亲要来我家小住几日,离家前对母亲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忘了给他的鹦鹉喂食喂水。在我家的日子,父亲只要与母亲通电话,最后一件事准是叮嘱别忘了喂鸟。有时真有些吃醋,感觉父亲对鹦鹉比对我还要好上几分。

  父亲告诉我,花草树木以及猫儿狗儿鸟儿都是一个个生命的存在,它们也害怕疼痛、饥饿、死亡,它们和人一样有着丰富的情感,要像人一样对待才是。

  父亲讲,曾有一只鹦鹉不小心飞出了鸟笼,飞向小院里那棵梧桐树。但它又不忍离去,在梧桐树和鸟笼间飞来飞去,因为鸟笼里有它朝夕相处的伴侣。父亲试图将它捉住放回鸟笼,但没有成功。后来又想将笼中的鹦鹉放飞,让它们夫妻团聚,但又怕它们不适应外面的风雨,全部饿死在外面,只好作罢。不料,三天后,飞出去的鹦鹉再也不见了踪影,又过了一段时间,笼中的鹦鹉也无疾而终。

  要么笼中相守白头,要么在天比翼齐飞,要不就来生相会!父亲在小院里时刻关注着这对鹦鹉,在两只鹦鹉的去留之间焦虑矛盾,为夫妻鹦鹉生死不渝的情感感动,对夫妻鹦鹉的宿命充满悲悯的情怀。

  父亲对万物生灵充满敬畏之心,对于人间情感自然也是倍加珍惜。年至耄耋的奶奶他精心照料,患有糖尿病的母亲他体贴入微,儿孙的生活他关心呵护,亲朋好友的事儿他也乐于帮忙操持……

  3

  父亲把小院侍弄的井然有序,鸟语花香,他将自己事业的“小院”也打理的有条不紊,自然天成。

  父亲一辈子淡泊名利,信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求把功夫下到,只求无愧于心,从不为追求功名刻意经营,因此他从没有为名利所累,内心也自然平静坦荡。

  父亲从一名民办教师起步,后转为正式教师,再后来被评为高级教师职称,一路坎坷,一路艰辛,每一步都是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的自然所得。

  在父亲教学的头二十年,他在教的乡中学曾连续多年创下全县升学率之最的辉煌。后十几年父亲从教学一线上下来,从事学校的行政后勤工作,他也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四十余年的教师生涯,有过辉煌也有过失意,但父亲时刻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始终恪守着为人师表的情怀。

  父亲在从事学校行政后勤工作时,曾和另外三名教师为学校的一笔贷款做担保。后来新一任校长上任,秉承新官不理旧帐的理念。父亲和三名教师只好被扣发工资还学校的贷款。当时我正在上大学,父亲把每月所剩的五百元的工资拿出二百元给我做生活费,剩下的留作家用,生活一下子吃紧起来。但父亲并没有因此而抱怨过半句,进而对事业消极,对生活消沉。他依然兢兢业业于自己的事业,他相信苦日子只要挺一挺就会过去的,但人若失去诚信便会寸步难行。

  父亲退休后,时常有些年青的同事来看望他,谈起往事,年青同事总替他鸣不平,但父亲总是一笑了之。一些和父亲同时退休的同事也与他交往甚密,他们时常在小院的梧桐树下,几张板凳围坐,一壶清茶悠悠,谈天说地,笑声连连,以他们的方式享用着退休后的快乐时光。

  如今,父亲已年近古稀,岁月无情的刻刀已将他雕刻成名副其实的老人,但他精神的“小院”依然郁郁葱葱,他的善良、诚信、平静让他精神矍铄,健康明朗,坦荡豁达。父亲的小院也伴随父亲成为名副其实的老院,但老院在父亲的精心料理下,依然一片鲜红翠绿,依然鸟语花香,依然生机勃发!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