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毕业这么久了 你们都还好么?

2017年10月24日 09:59    作者:谢禹祺    来源:    [纠错]

 

  张小娴说:“没有有回忆的人生,未免苍白了一点。”总有些人,有些事

  是你今后不管走向何处,都无法忘记的,这些你回忆里温暖的事,就像闪闪的烛火

  当你受了委屈,当你遭遇失败温暖你的心房,为相聚,不远万里。便有了这些足以让你铭记一生的瞬间。

  

 

01

  无助

  是我临毕业那段时间,脑袋里总会出现的两个字。

  不是工作以后,在公司当了一天孙子回到家依然被父母指责长这么大什么事都还要操心的时候。

  再具体一点

  是毕业前在宿舍里看着舍友收拾行李的那段时间。明知道这次分别以后,再相聚不知何时却拿时间没有一点办法。

  这样也挺好的,再也不会有人在我睡觉时把我摇醒还贱贱的问我你睡了么。

  吃饭也不用统一食谱,我想吃啥就吃啥,我生病不吃饭了也不会有人拿着鸡腿坐我对面苦口婆心劝我生病就要多吃一点,还不给我一口尝尝。

  嗯

  毕业真好

  02

  毕业前夕的一个下午,小黑正火急火燎的收拾行李准备坐飞机回家,爬上爬下累的像个200斤的胖子。

  我一脸嫌弃的对她说,被褥扔了吧,都这么烂了,带回去也不方便。

  小会儿看了我一眼,低着头哽咽的说,这是我外婆在我来上大学的时候给我做的,现在她走了,我得把这被褥带回去。

  直到今天,我依然会想起那个燥热的下午小黑对我说这句话时的场面,毕业时不舍,小黑的信念,我的无助。

  03

  大四某一个下午,五月,中午吃完饭电闪雷鸣,我在床上躺着,看着舍友在静音打游戏,屋子里很暗,不冷不热,只有敲击键盘哒哒哒的声音,中午洗的衣服还在缓慢地滴水,散发着洗衣液味道。

  就在快睡着的时候,舍友可能因为某个精彩的操作,突然的一阵骚动被旁边舍友摁在了座位上,“小点声,小谢睡觉呢”。

  我当时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里,真动了就这么躺一辈子也不错的心。

  我的大学时光压力不大,但一直准备着留学需要的语言成绩,每日都暴躁不安,室友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我本人的暴躁,竟然被日复一日的集体模式抚慰的很好,上课下课吃饭自习跑步撩妹,看起来几乎像是真正的生活。

  毕业那天我站在寝室楼道里看太阳,很轻易地舍不得起来,进而想到长长人生里最平和的日子就已经被这么挥霍掉了,又不能再回头了,就很想再过一个躺一下午的雨天。

  我难过自己的无助,但无可避免地,更加怀念大学。

  ​

  04

  工作以后约两个朋友出来吃寿司,结果点多了。

  我说,沙比点这么多你们吃得完吗?朋友反骂我,你才沙比,吃不完不会给家里打包啊?然后他俩一边打包一遍讨论自己媳妇儿最喜欢吃什么,哪个刺身要多带点。

  我怔了怔,想起家里空无一人。

  最后剩的太多,我还是打包了一份。晚上快要到家,见到街角乞丐蜷缩在路灯下,灯火灰黄,旁边是人来人往,谈笑风生,没人愿意多看他一眼,他垂着头,独自与全世界的冷漠针锋相对。我随手把寿司给了他,酝酿着做出一个温暖全世界的微笑。

  乞丐说,好歹你给个钱,真当我是要饭的?

  我无言以对,拿回寿司径直走掉。路人说,怎么有人还从乞丐手里拿东西?乞丐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而我装作低头看手机,不是试图以此对抗非议,而是一个人走路,必须要拿出手机才显得不那么孤独。

 

 05

  @细缘y:全班给我过生日的时候

  @小玖的环儿:是高三无数个刷题的夜晚

  @大胖老娘们儿:很久没这样全校一起玩雪了

  @郑爱吃:我俩大学同班同学 

那时候已经在一起了同学都知道但是老师还不清楚

有一次老师上课玩你画我猜  刚好抽到我们俩上去 

刚好是这句  我来比划他来猜   

于是当着全班同学包括老师的面表白了 

同学帮忙拍的照

  @个死宅:5年前  一睡觉就给递胳膊的同桌 助纣为虐 害我没考上清华

  @露西芳芳:和同桌一起举行他葬礼的时候

  生病了才知道身体多重要,毕业了才知道学生时代多美好,错过了才知道曾经拥有的多宝贵。

  我们都太后知后觉,不要再等待,不要再拖延,想到什么就去做吧,有些事等到你发现它有多重要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