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距离村庄的距离

2017年09月27日 16:47    作者:张占云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我所居住的房子,按照原来的布局,应该在村庄的正中位置。前面是学校,水塘,后面是半截河,高崖子。整个高崖子上的人家全部是这个村庄的原住民。原住民就是在明朝洪武大移民之前就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不过他们香火不盛,洪武至今已经六百多年,况且他们是在此之前就定居于此。几百年尘嚣散尽,整个高崖子上不过二百来人。也就是这二百来人,还七零八落,如飞絮飘萍,天南海北散落到全国各地,家里大多只留了些老弱病残,或者安稳种地的农民。离开村庄的都是考出去的,高崖子上出秀才,有一家兄弟六个,除了老大在家创办了企业,成为村庄首富,其余兄弟五人,清一色大学生,四邻八乡说道起来,啧啧称奇,说道他们家祖坟风水好,有好事之人纠集了去现场考察研究,一看之下,大惊失色。说:难怪这么好,这风水当真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啊。有同行的问道:你说他家阴宅风水好,为啥他老大家出了五个大学生,一个富豪,他们老二家就出了仨劳改犯呢?那人就说:他这风水只旺长子,其余式微。

  除了这些原住民以外就都是从明朝年间迁过来的移民后裔。以至于这个村子后来拆迁的时候纷纷说起户口界定问题应该是截止到80年代,还是90年代,还是00年代,于是有个高崖子上的青年说:截止到1368年吧,嗯,那时候明王朝还刚刚成立,移民还没来到,这里只有原住民。

  我就住在这个村子里最中央处最高的建筑物上,却想不出村庄原来的样子,只依稀记得:村子四周是大片大片的稻田,蟹池,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沟渠纵横,蒹葭苍苍。而今放眼望去,除了高楼就是高楼,除了商铺就是商铺,除了酒店就是酒店,除了马路还是马路。除了广场还是广场,除了不像村庄,还是不像村庄。我在村庄的正中央,怀念原配的村庄的模样,在村庄的正中央测算距离村庄的距离。

  村庄应该是什么样子呢?不是非要说土坯房,茅檐低小就是原配的村庄。我更喜欢红瓦白墙,绿柳白杨的村庄。村庄还要有炊烟,还要有母亲声声唤归,还要有水塘,水塘里有春天窜出来的嫩嫩芦芽,轻薄的小小的圆润的莹绿的荷叶,夏天便会盛开满满一池荷花,香味在晚风里飘散着,整个村子都浸润在荷香里,这村子真该叫做荷乡了。在秋天的村子要有粮食的味道弥漫着,今天是大豆打场了,明天是高粱收割了,后天就该掰玉米棒子了,三秋不如一麦忙,三麦不如一秋长。夏天收麦子就是一转眼的活儿,可这秋天的庄稼零零落落散在田野里,想要都收到粮囤里,确实得耗费点时日。可这也愿意啊,收获,谁不喜欢?说着道着粮食就都进了家,棉花也打包顶到了房梁上,田里空出来了,开始播冬小麦。一场秋雨过后,麦芽儿钻了出来,秋阳下,嫩生生,绿莹莹。北风一紧,麦苗开始缩起来,等着来场大雪,当被盖。雪夜里的村庄多么安宁啊,除了几声狗叫,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要是还有啥响声,那大约就是雪地里兔子窜出来觅食吧。

  我住在九层楼高的村中央,想念村庄。想念春天里满地嫩嫩的野菜苗,想念夏天里的虫鸣蛙鼓,想念秋天里丰硕的果实,想念冬天里温暖的炉火。

  一切都渐行渐远,一切都逝水无痕,一切都恍若隔世,一切都让你有说不出的怅惘。

  村庄里应该有牲畜,有牛马驴骡、鸡狗鹅鸭、猪羊鸽兔,有马嘶牛哞,有鸡飞狗跳,还有清脆的鸽哨划过澄澈高远的青天,还有挎着篮子挖野菜的小丫头,赤着脚水洼里捉鱼的臭小子,路边是红艳艳的几棵枸杞,蓝盈盈的几墩马莲花,谁家的冬瓜藤蔓儿伸出这么远?路边上就滚了个圆鼓鼓的大冬瓜。

  村庄还应该到处都是丝瓜架,扁豆架,牵牛花架,南瓜架,乡下的孩子跟乡下的瓜菜一样泼泼实实,在村庄里恣意生长。谁家的丝瓜在篱笆上挂满了?谁家的牵牛花开满了自己院墙又爬上了邻家的草垛?谁家的孩子吃饭满大街上跑着,吃了东家吃西家?谁家的扁豆花开了一茬又一茬?

  我在高高的楼顶上,极目远眺,视野开阔,想念的那个地方就在脚下,我却望不到,任凭我如何眺望,也望不到那个原来的村庄。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谢禹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