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夏日:热心谛听的耳朵

2017年09月12日 15:09    作者:    来源:齐鲁晚报-青未了文学网    [纠错]

  作者:时培京

  耳朵支起于木头或者枯死的藤条。在朽木、枯枝败叶之间举起黑旗军的旗帜,是夜色染黑白日的窥听者,一段被修复的木料之上矿物质颜料作了肥料。晚上雨白天歇,蝉噪夏溽,水清船摇。烈日和月亮,火热与幽蓝。热气下降食欲,锅和嘴急于开张。于熟油之后炸几把夏声,蝉在兰婷书寓门前、台庄闸间的柳树细细风干。喝风倒沫,古城和蝉一样洁净。

  刷漆匠六十多岁,南方人,维护了四十多年的古城。在它们面前,他是绿绿的树干。人美滋滋的,木缝喝漆美滋滋的,得了焦渴症,同时引出耳朵听到声音。夏日关门,抛下身影,初秋是乳虎,它蹦,小演员在兰祺会堂蹦;它蹦,月河的鱼在水面上蹦;它蹦,参将署后“徐园”锦鲤在跳;它蹦,关帝庙瓦上的麻雀在叫。

  为了许多话语与雨水,木耳来了。为了向许多人说,耳朵有三百余万人次的声音折射,还不包括七月八月的声音。耳朵一热,“是有人背后想我么?”红烧、清炒或者以麻辣烫的形式让木耳成为营养,每一寸热量不可白热络一次。

  老冰棍在棉被里射着冷气,沿着车大路、月河街等主街为古城解暑。老冰棍冻住的木片长不出木耳,上面的五个字“天下第一庄”是皇帝御赐。一批废弃的摇船在仓库不退休,看见了第一位、第一百万名、第二百万名游客。国际旅游小姐踩着它说过:“To Know Taierzhuang,To Know CHIAN。”(在台儿庄看中华传统文化)它听不懂外语,美丽的脸上绝无丑陋的词句。摄影师在第五届世界摄影大会台儿庄古城分会场拍下了它身上拱出来的第一朵木耳。摄影师海蒂给台儿庄古城留了言:“此次台儿庄古城之行,深有感触,没来中国,想来中国,但想象总归是想象,现实却如此美好,超越了想象,让人难忘。中国人说‘百闻不如一见’,这次,真的应了这句话。我要用镜头把台儿庄古城的美向世界展示。”

  木耳,夏日谛听古城的耳朵。朽木,站立的土壤,从声音里复活。挺立,随着秋老虎的尾巴,声音翘起上扬。

  人无心平气和。关帝庙广场马戏节上的空中飞人,乌克兰美女,五A的夜色,船妹子,耳朵有了视力,“凡是看到的是凉爽的。”

  古城是一个叫做凉爽的女子,她为木耳代言。

  夏日是一只叫谛听兽的小动物,在女子的呵斥下,惟愿俯首帖耳。

【责任编辑:谢禹祺】